第295章番外三十五(完本)

    皇宫,安然推着卫临在御花园中散步,自从经历哈萨国事件后,卫临受了重伤,朝中之事全权交由卫国他们几个兄弟处理了,原本以安然的意思是要让卫临退位的,但太子那人太过孝顺,非要倔着只要父皇在,决不登基,安然拗不过那孩子,随他了。

    其实安然心里也明白,卫国不肯登基的原因,他是怕他坐上那个皇位后,其他三个弟弟就要跪拜他,从此兄弟之间就是君臣关系了,他不想打破这样的兄友弟恭的场面,有父皇,就感觉他们还是孩子,不管他们现在多大,心里总是有一个念想,还有父母可以孝顺。

    安然觉得这辈子真的值了,平平安安富贵一生,人生还有何遗憾?

    “卫临,你说我们还有下辈子吗?”安然将卫临推到一处亭中,与卫临并排坐了下来,侧头看他。

    “我希望有。”卫临柔柔一笑,“下辈子,我还要找到你。”

    安然笑了笑道:“下辈子的事怎么知道?怎么找?”

    珍惜当下就已经很好了,虽然安然也希望有下辈子,能与卫临再续前缘,可是,下辈子的事谁还认识谁呢?

    安然握着卫临的手眼角泛着眼花,她实在是很舍不得卫临。

    卫临的内伤虽然御医努力调理了,但卫临身体的各个机能已经退化,也许,不知道哪一天他可能就走了。

    卫临望了望远方,道:“安然,不管你信不信,今生你我能结缘,来生天涯海角我定寻你。”

    “好。”安然靠在卫临的肩上,笑得幸福。

    春去冬来,卫临熬了两年后,最后在安然与孩子们打马球的观台上静静的闭上了眼,走的很安祥,脸上带着笑容,孩子们哭惨了,安然只静静的落下几滴眼泪,卫临,撑的够久了。

    他说,若有一天他走了,别难过,陪着孩子们好好过下去,不管多久,他都会在别一头等她,他要带着记忆找到她。

    卫临说那句话的时候,安然笑出了眼泪,卫临好执着。

    举国悼哀,大卫国一代明君走了,百姓哭声一片。

    朝臣办完皇上丧事后,就接着办太子登基事宜。

    礼部选了吉日,迎接太子登基,安然荣升为太后,接受新皇新后的朝拜。

    所有礼仪办完后,新皇颁布了几道新令,封赏了一批官员,最后,龙袍加身的卫国声音洪钟道:“朕,与太子位三十九载,受父皇教诲,母后疼爱,兄弟扶持,朝臣拥护,致此,朕感激与我生命中的每一个人,自,朕今日登基,也,卸袍退贤,我卫家子孙贤能之人多数,全仗父皇母后细心栽培,如今父皇仙去,母后孤独,自朕决定将皇位让与我卫家最为出色的贤能卫霄,有他坐上皇位,相信我大卫国更为繁盛,朕也好陪母后游览这大好江山,不致母后孤寂。”

    卫国说完这一段话,群臣一片哗然,卫霄连连拒绝道:“皇上,臣侄不同意,臣侄决不会坐这皇位的。”

    “你想抗命?还是你想做不孝子孙?”卫国哪容得他拒绝,朝两边侍卫使了使眼色,卫霄便被侍卫按住,卫国将自己头上的皇冠戴到了他头上,龙袍也强行往他身上穿。

    “皇上,您这是强迫。”卫霄就这样被架到皇位上。

    “霄儿。”卫国道:“母后抚养我们几个不容易,当初我们卫家穷的连饭也吃不上的时候,是母后从自己的嘴里抠省一点点粮食给我们吃,养育之恩不能不报。”

    “大哥,我陪你。”

    “我也陪你。”

    卫洲卫城一左一右站在卫国的身边支~持他道。

    “好。”兄弟三人的感情几十年始终如一。

    其他卫家的孩子们见到此情此景,想说的话都憋在了肚子里。

    安然眯了一会,才知道自己从太后又转成太皇太后,卫国退位了。

    这个孩子啊,安然想骂却又骂不出口,卫临走了,却给她留下了一群孝顺的孩子,不至让她孤单。

    游遍千山万水,踏遍名胜古迹,整整五年,卫国卫洲卫城将他们的母后带回了宫。

    太皇太后回宫那日,京城百姓夹道相迎,宫门口跪满了卫家的孩子们。

    安然终是因为太过思念卫临,寿终将近。

    陵寝,安然摸着卫临的棺椁含笑道:“卫临,五年了,你可还在等我?来生我们真的能再相遇吗?”

    安然不知道,但她愿追随这个念想与卫临也算生则同床死则同陵,这样,就够。

    若真有来生,她愿奢侈再见卫临。

    安然笑着趴在卫临的棺椁上呼吸渐渐停息。

    来生,庆阳,第三人民医院。

    卫光与杨柳儿牵着五岁的儿子卫临在妇产住院部找了好久,也没找到卫光的妹妹所住的病房到底在哪儿?

    “哎呀,你再打电话问问啊,连自己妹妹的病房号你都忘了,真不知道你做什么吃的。”杨柳儿埋怨卫光道。

    卫光也怪杨柳儿,“你当时不也在我身边吗?你怎么不帮我记一下?”书香 

    “我公司那么多事情,我哪去记这个,再说你妹给你打的电话,当然是你记了。”杨柳儿白了卫光一眼道。

    “那我公司事情也多啊,忘了不也很正常吗?”卫光底气不足道:“忘了就忘了,打个电话再问问就行了,哪知道卫娴她电话关机了。”

    “你傻呀,她刚生完孩子,这里又是医院,能不关机吗?哪有你这样做哥哥的,哎……卫临。”

    杨柳儿还在念叨卫光,卫临就挣脱她手朝一间病房跑了进去。

    卫光杨柳儿赶紧去追,一进房里,就看到卫临朝一刚出生的婴儿走去,那婴儿躺在她妈妈的怀里,粉~嫩粉~嫩的。

    卫娴见自己的小侄儿看别人家的孩子,便道:“临儿,这个才是你妹妹。”

    病床上的安锦瞧着这小男孩特别喜欢她女儿,笑问道:“你喜欢她吗?”

    卫临点了点头。

    襁褓里的安然微微的睁开眼睛,看到是缩小版的卫临,粉红的小嘴朝他一笑,原来真有来生啊。

    林皓见自己刚出生的女儿就会对人笑,很是惊奇,“老婆,你有没有发现咱们的女儿跟这孩子好像挺有缘的?”

    卫临伸出手,小声问安锦,“阿姨,我可以抱抱她吗?”

    杨柳儿冲了过来,训自己儿子道:“不行,你还小,万一抱不动摔到了小妹妹那可怎么办?”

    “我抱得动,绝对不会摔到她的。”卫临倔强的道。

    安锦心大的很,“孩子想抱就让他抱吧,他那么喜欢我女儿,抱一下又没什么关系。”

    林皓也同意。

    杨柳儿没办法,只得道:“那你小心点啊。”

    卫临说了声谢谢,便轻轻的从安锦怀里将刚出生的安然抱了起来。

    房间里的大人们都觉得好惊奇,卫临抱的好稳,好温柔,那双黝黑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怀中的安然,竟满是柔情。

    太奇了。

    安然举着娇~嫩的小手,在卫临的脸上抚了抚,咦咦直叫。

    林皓安锦,卫光杨柳儿简直都被惊呆了,这俩孩子像是前世有缘一样,一遇见眼中全是彼此。

    “阿姨,给她取名了吗?”卫临问道。

    “还没想好。”安锦突然不知道为什么,想问问这孩子:“要不你给她取一个?”

    卫临一下便道:“那就叫安然吧。”

    “安然?”安锦看向林皓。

    林皓爽朗一笑,“安然挺好的,跟你姓。”

    “可她是你女儿呀。”怎么能跟她姓呢,安锦觉得不妥。

    林皓却无所谓,“你我之间还分什么你姓我姓,都是我们的孩子,你要实在计较,大不了下一胎再跟我姓好了。”

    杨柳儿见这对夫妻如此恩爱,不免羡慕,抵了抵卫光,“你看看人家,什么事都不跟自己老婆计较,你呢?凡事都能跟我顶几句嘴。”

    卫光被林皓的好老公模范也感触到了,向杨柳儿认错道:“以后我对你好,不跟你顶嘴了,事事都依着你,体贴你好不好?”

    “这还差不多。”杨柳儿抱着卫光的手臂笑的一脸开心。

    卫娴看到自己的大哥大嫂侄子跟隔壁床的一家人亲亲热热,大声抗~议道:“大哥,大嫂,我才是你们的妹妹。”

    卫光杨柳儿相视一笑,不知为何,一见这对夫妻,他们俩就感觉一见如故一样,如此缘份,四人自然是留了彼此的联系电话。

    卫光这几年生意做的不错,赚了些钱,依着卫临的要求,将家搬到林皓对面,这样也好,他们夫妻经常在外谈生意,林皓与安锦俩夫妻在同一单位上班,时间充裕,还能帮他们照顾照顾卫临呢。

    卫光夫妇每次去林皓家里接卫临,都是看到同一温馨的画面,卫临带着安然玩,安锦在厨房做饭,林皓刚帮她打下手,杨柳儿每每看到这一场景,总是忍不住对卫光道:“怎么看他们才像一家四口,我们是不是做父母做的太失败了?”

    “计较这些?我们俩一进去不就成了儿女亲家一家人了吗?”

    “你又想在林皓家蹭饭了是不是?”

    “一家人不说俩家话。”卫光换鞋进去。

    林皓连他夫妻二人的拖鞋都准备好了,自然是留下吃饭了。

    六人,围在餐桌上,幸福的笑着吃着喝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