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339.邪魂枪

    “怎么会……这么强?!”

“我记得月神祭的战场是被特别强化过的吧?乌鲁基欧拉我记得才只不过是清虚而已吧?怎么可能直接改变赛场的地形?”

“没什么不可能的,要知道他可是将那个路仁打败的人啊!他的肉身强度强的简直不可理喻!”

赛场之外的观众议论纷纷,对于甘泞所展现出的超乎常理的战斗力惊叹不已。

……

赛场之内

“抱歉。”

甘泞低声说了一句,而后展开感知在烟雾之中寻找风辰羽的踪迹。

遭受到重创的风辰羽再一次遁入虚空,不断消耗血炼神纹为自己疗伤。

但甘泞的这次攻击太过惊人,即便是有着血炼神纹的辅助风辰羽亦没办法快速愈合。

更糟糕的是,因为自己现在的状态,虚空行走并不完美,且失去了地形这一重要优势,处于外界的甘泞哪怕站着不动单靠万花筒都可以察觉到行走于虚空之中的风辰羽。

空间中所散发出的淡淡涟漪并没有逃过甘泞的眼睛。

但他并没有攻击,反而是解除归刃状态,闭上眼睛似乎是在感悟着什么。

虽然说见稽古已经确实的让他学会了夜神之杀,但学会和将其中的原理运用到自己的剑术之中是两个概念。

而在连续被夜神之杀击中两次之后,甘泞因此获得了巨大的启发,距离甘泞彻底掌握其中的诀窍之差一步了。

忽然间,甘泞睁开眼睛:

“时雨苍燕流·改,攻式第六型『斩之雨』!”

一道剑光在空间中一闪而没,紧接着一道鲜血自空间之中突兀的喷出,风辰羽自虚空之中显露身影,他捂着胸口的伤痕无比惊愕的看着甘泞。

甘泞的那一剑竟划破了空间壁垒击中了自己。

更重要的是,这一剑造成的伤势血炼神纹无法治疗!

在命中风辰羽的一瞬间,甘泞将血炼神纹的恢复能力也一并斩断了!

“还不够。”甘泞看着手中的鞘伏低声道。

这是甘泞第一次挥出的,破开空间的一剑,其中的还存在着大量的不足。

若非如此,此刻的风辰羽应该已经输了才对。

他重新摆出“正眼”的姿势,一边回忆着之前那一剑的感觉,一边再次出手。

铺天盖地的威压将风辰羽锁定,恍惚之间,风辰羽竟突兀的产生了一种就算自己跑到天涯海角都会被击中的错觉。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金色,鬼使神差之间惊天动地的煞气席卷整个赛场。

邪魂枪入手,冰冷的煞气入体,恍惚之间风辰羽体内的血炼神纹竟如同邪魂枪的燃料一般全部燃烧起来!

而当风辰羽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无边的煞气与所有血炼神纹皆凝聚于邪魂枪之中。

“龙大人!龙大人!快点想办法阻止邪魂枪的生灵之杀啊!一旦将生灵之杀释放,乌鲁基欧拉绝对没有机会活下来的!”风辰羽大吼道。

他身为杀神殿的少殿主有属于他自己的骄傲,就如同甘泞可以用更高级的兵装但他却没有用一样,风辰羽也是如此。

在这场比赛中他更希望的是通过自己的实力来赢得比赛而不是一件影响游戏平衡的外挂!

更何况邪魂枪本身太过于危险,就算是经历了五年的沉淀他依旧无法彻底掌握,生灵之杀一出必定染血,就算是风辰羽自己都没办法控制。

然而出乎风辰羽意料的是,往日时常给予自己指点的血龙魂这一刻就像是根本不存在一样一声不吭,邪魂枪之中一片寂然。

“乌鲁基欧拉!快跑!赶紧跑!这招一旦出现就算是我自己都控制不住!赶紧跑!”风辰羽大吼道。

他多少跟甘泞还是有点交情的,深渊一战中,若不是甘泞与殷落尘合体,恐怕他们就已经死在深渊之中了。

换做其他场合的话倒也算了,但在月神祭这种比赛性质的战斗中,他并不想杀了甘泞。

“没关系的。”甘泞平静的说道,他的目光闪动,很快便理解了风辰羽现在的状态。

恐怕是世界动了手脚吧。

否则的话,以他对风辰羽和路仁实力的了解,没有邪魂枪的风辰羽又怎么可能排到路仁的后面呢?

这种事情,恐怕世界在一开始就已经做好了打算吧。

“不!你不了解!生灵之杀是即死攻击!你会死的!你明白吗?!”风辰羽大吼道。

“嗯,明白了,所以说没关系的。”甘泞说到:“大概,即死对我没用。”

“诶?”风辰羽微微一愣。

“不过如果被这招击中的话大概也会很麻烦吧,所以说……”

甘泞深吸了一口气。

一刀……罗刹!

强大的气场自甘泞的体内迸发,而后这一切又开始迅速凝聚于手中的鞘伏之上。

即死的概念相对于拥有正体不明的甘泞来说大概率是无效的。

但即便有效,甘泞也绝对不能退缩,这个赛场就这么大,甘泞能跑到哪里去?

风辰羽的言外之意就是让甘泞弃权罢了。

但唯独这一点,甘泞绝对不能接受。

他要不断的赢下去,直至再次遇到殷落尘为止!

这一刻,甘泞将自身全部的力量以及对于剑的感悟全都融于手中的剑刃之中。

原本浩大的声势此刻完全内敛,甘泞看着眼前的风辰羽,缓缓抬手挥出一剑。

而风辰羽这边,强大的煞气让他根本无法控制,足以凝聚成实质的煞气仿佛具备着生命一般竟控制着风辰羽的身体动了起来。

夜神之杀!

对生命特攻的一击穿越空间直击甘泞的眉心。

就如同甘泞最开始的猜测那样,生灵之杀的即死攻击并没有对甘泞产生作用,但排除即死攻击之外,生灵之杀的威力依旧是强大无比,以夜神之杀破开空间必中的一击甘泞避无可避。

甘泞的头颅瞬间爆裂,大量的鲜血如泉水般喷涌。

而同样甘泞的一剑也确实的命中了风辰羽,凝聚甘泞所有力量与剑术的一击竟只是将风辰羽的身体划破了而已?!

死了?!

胜负已分?!

赛场之外的观众无比惊愕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在他们看来,胜负已经很明显了。

一方是失去了头,另一方却只是皮外伤,谁输谁赢还用得着说吗?

“呵呵,未必啊……”焰灵姬看着眼前的一幕轻笑道。

甘泞这两年以来的进步他一直都看在眼里,对于甘泞的不死性她可是相当了解的。

或许在曾经,爆头真的可以要了甘泞的命,但现在不能,更何况甘泞的那一剑……

“砰!”

风辰羽脸色一白突兀的倒了下去,明明的皮外伤的一击却仿佛斩到了自己的生命本质似的,他就连一丝一毫再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了!

而甘泞则好好的站着,片刻之后他的脑袋再次长了出来。

魂境,是一种对于自身灵魂的探索,其宗旨便是摆脱肉体的束缚,不再是肉体操控灵魂,而是灵魂操控肉体。

若是浸淫此道极深者哪怕肉身彻底毁灭只要灵魂不灭便可以夺舍重生。

而对于拥有不死性的甘泞来说,进入魂境之后的最大好处便是曾经作为自己唯一要害的头颅也被彻底模糊掉,只要甘泞的灵魂或肉身损毁程度不超过三分之二则甘泞不死。

生灵之杀的对生命特攻确实厉害,但他终究没能毁掉甘泞三分之二的肉身或者三分之二的灵魂,具备着正体不明的甘泞无论是肉身还是灵魂都有些过于坚韧了。

“胜者!乌鲁基欧拉·西法!”

角斗场之中响起胜利的凯旋音,甘泞赢了。

“呼……”甘泞长舒了一口气,一刀罗刹用完之后哪怕是现在的甘泞也不免觉得有些疲惫。

严格来说,风辰羽的实力并不足以让甘泞赢得如此艰难,但邪魂枪一出一切都不一样了。

神玄之器中所蕴含的神玄之力无比恐怖,甘泞几乎没有什么反抗的机会。

若非靠着正体不明的外挂以及强大的不死性,甘泞恐怕已经输了吧?

他稍稍回忆了一下自己刚刚那一剑的感觉,而后将风辰羽扶起说道:“抱歉,我……”

“行了别说了!”风辰羽有些烦躁的打断了甘泞,或许别人吃甘泞这一套,但风辰羽不吃,哪怕知道甘泞是一个表里如一的人这也之会让风辰羽觉得羞耻罢了。

“我不需要你可怜,我们之间的战斗,你赢了,我输了,仅此而已,你不需要道歉,我也不会接受,现在把我放在这别管了!”风辰羽说道,他现在连甩开甘泞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我还不需要对手的同情!”风辰羽淡淡的说道。

“……好吧。”甘泞看了看风辰羽,并没有坚持,原本他还想给风辰羽喂一颗仙豆的,单现在看起来他是不会接受了。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世间之大无奇不有,不是每个人都觉得甘泞这个人还不错,也会有很多人对甘泞无比火大。

他将风辰羽放平之后朝着风辰羽微微躬身:

“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甘泞转过身离去。

“啊……输了啊……”

望着甘泞离去的身影风辰羽低声说道。

他输的彻彻底底。

哪怕是他倾尽所有,甚至连外挂级的神器都搬了出来,但最终还是没能打败。

明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还不过是自己的一合之敌,但现在……

如果风辰羽还有一点力气的话大概会拼命的捶打地面吧,但可惜现在的他脸捶打地面自我发泄的力量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