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讲经首座现身

      伴着清音响声,一道慈悲威严的佛性,传进徐川的耳中,默然进入他的识海。

  一瞬间,便有无数幻觉在他脑海浮现。

  有丑陋不堪的妖魔,亦有妖媚动人的天女,或以恐吓或以诱惑的手段,想要牵引出他的心神,去往那冥冥未知之地。

  然而他的心神意念何等强大,这些幻觉根本无法撼动他心神分毫。

  脑海中,他平静而漠然的‘看’着那些妖魔天女,一念间,便有万千雷霆轰鸣而起,将无数妖魔天女直接化作灰烬。

  不过,也就在同一时间,一道佛光直接穿过了厚厚的房檐垂落而下,落在了他的身上。

  这道佛光看起来充满了慈悲,却又尽是冷酷。

  在察觉到这股佛光中蕴含的恐怖威能之后,徐川便知晓,他有些小看那悬空寺戒律院首座宝树了。

  他以为对方就算有着佛门的传世法器,以其知命境的修为也不可能对自己造成半点威胁。

  可事实上,净世铃以及这烂柯寺十七口古钟不过是引动佛祖力量的一个引子。

  这佛光并非来自宝树僧人,而是来自传说中处于涅槃境界的佛祖。

  佛光中的可怕威能完全已经达到了七境的程度。

  哪怕他也必须慎重对待。

  佛光中,他深深的看了一眼殿首的宝树僧人,随即目光扫过莫山山,叶红鱼和陆晨迦说道:“我需要一些时间。”

  话落,他便在佛光中平静的闭上了双眼。

  莫山山神情有些担忧,不过她很快便将这抹担忧隐去,一步上前,将处于佛光中的徐川护在了身后。

  叶红鱼和陆晨迦也分立左右,神情肃然。

  佛殿中,宝树僧人手中的净世铃已经不再晃动,铃声止,烂柯寺中的十七口古钟也不再发出声响。

  他畅快的看着安静闭目垂立于佛光中的徐川,杀意毫不掩饰的涌上了他苍老的脸庞。

  他目光落在位于最前方的莫山山身上,厉声喝道:“冥王之子,人人得而诛之,尔等莫要不知死活,还不速速退下!”

  然而,闻言莫山山好看的脸颊上却只有平静,甚至因为目光有些散乱,更显出几分冷漠。

  叶红鱼更是嗤笑一声,讥讽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此狂吠?”

  话落,她目光一凝,顿时便有两道森然剑气破空而去,呼啸间似有划破天河的气势,欲要洞分天地,重定轮回。

  她三起三落入知命,虽然因为体魄不够,无法修成元始真解,但早已经在知命境走出了一段极远的距离。

  要知道,荒原之上,她第一次破境前,便已经有了几乎能与知命抗衡的力量,此刻的她,自然更加恐怖。

  只一瞬间,两道剑气当头的宝树心头便涌起了难以抑制的危机。

  他震骇的发现,自己似乎挡不住这两道剑气。

  但这个时候,有人动了。

  是叶苏。

  他拔出了一柄崭新的木剑,一剑斩落。

  便以一种极为蛮横强大的姿态将那两道剑气直接斩灭。

  与叶红鱼对视间,二人的目光都有些复杂。

  宝树则微微松了口气,随后猛然厉声道:“佛威下,魔头已经自顾不暇,此刻不动手更待何时?杀了他,便能够拯救天下苍生,诸位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王书圣立即附和道:“大师所言不虚,为了天下苍生,老朽愿为先锋!”

  话落,他取出一支符笔,开始在虚空中写字。

  每一个字便是一道神符,而他短短片刻,便写出了几十个字。

  刹那间,汹涌的符意极为霸道的驾驭着惊人的天地之力向着身处佛光中的徐川而去。

  狂风,雷电,火焰。

  世间诸般异力尽数在其间涌现。

  威势不可谓不惊人。

  莫山山看着肆意挥洒笔墨的王书圣眼眸中有几分叹息,而这份叹息很快就变成了漠然。

  面对这足足几十道神符之力裹挟的天地之力,她没有任何动作,只是起了一念,于是天地间便有一股浓郁而强大的符意升腾而起。

  她修行了元始真解的修神篇,以一个个神符代替那世界之种,神念之中如今已经有了足足一千三百七十一枚神符。

  为了稳固这些神符,她更是以这一千三百七十一枚神符在她的识海中形成了一座块垒大阵。

  可以说,她一念间便可以直接激发一千三百七十一枚神符的力量。

  王书圣这几十道神符虽然不弱,甚至他还在继续书写,但哪里能与一千三百七十一枚神符的力量抗衡?

  只一个刹那,他以数十枚神符激发的天地之力便直接破灭。

  而随着一股浩渺的气息落下,他的符笔更是直接当场折断。

  不过,就在他将被那股浩渺气息镇压之际,宝树出手了。

  他自然不可能看着自己这位很给面子的盟友落败。

  净世铃再次摇动,铃声清鸣之下,佛威流转,顿时将那股浩渺之气削弱了不少。

  王书圣也连忙以指代笔,迅速书写神符,这才堪堪挡下了这道浩渺之气。

  他神情凝重,羞恼愤恨之极,他没想到,那日一别,不过区区数月,莫山山的实力便有了如此惊人的变化。

  这时,叶苏又一次出手了。

  他一剑划落,天地间所有的光明似乎都尽数汇聚在了剑身之上,剑落之际,便有着世界生灭的幻影浮现。

  威能之盛,完全已经触摸到了知命之上的境界。

  时刻注意着叶苏的叶红鱼第一时间便凝聚出了一柄道剑。

  剑身如鱼,灵巧动人。

  这是她的本命剑。

  面对叶苏这无比强大的一剑,她没有丝毫的保留。

  然而,剑身相触的一瞬间,她的本命剑便有了崩溃的迹象。

  这让她不由紧紧咬住了自己的唇,咬的很用力,甚至有血液顺着唇角滑落。

  从小到大她一直追寻叶苏的脚步,可直到现在,他们之间仍有着一段肉眼可见的差距。

  这令她有些不甘,但她却并不如曾经那般绝望。

  因为如今的她,有着绝对的自信能够在不久的将来拥有不弱于叶苏甚至能强于对方的力量。

  而就在她本命剑即将崩溃之际,莫山山出手了。

  一股磅礴的符意涌现,将叶红鱼的本命剑尽数包裹,好似为叶红鱼的本命剑打造了一层坚实的盔甲。

  二人合力之下,立时便挡下了叶苏这无限接近六境的一剑。

  而就在叶苏出手的同时,王书圣和宝树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一道符意一道佛威双双向着徐川落下。

  这时,宁缺也选择了出手。

  徐川对他几乎恩同再造,他自然不会干看着眼下的一切。

  至于什么冥王之子,什么永夜,他根本不在乎。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弯弓向着宝树射去了一支元十三箭。

  一箭既出,便势如奔雷。

  瞬息之间便出现在了宝树身前。

  生死危机之下,宝树只能迅速收手,强行以手中的净世铃挡在了身前要害之地。

  裆的一声,净世铃震动不休,元十三箭也无声坠落。

  王书圣则肆意的驾驭着强大的天地之息继续向着徐川落下。

  于是,一直安静站在徐川身侧的陆晨迦出手了。

  修成了元始真解的她实力绝对不弱,虽然只有第一重,很难与知命巅峰的王书圣抗衡,但纠缠一段时间也并非难事。

  天地之息落下之际,她手中有一朵淡黄色的花朵悄然绽放。

  于是,天地间便有淡黄色的花瓣片片落下。

  体内世界之种动荡间,一股不同于寻常知命修行者的玄妙气息在花瓣间流转不息。

  一片片花瓣顿时仿佛化作了世间最锋锐的刀剑,瞬间将王书圣驾驭的天地之息切割的七零八落。

  此刻,天下三痴尽皆出手。

  她们的实力显然震动了殿内之人,毕竟一年前,天下三痴虽然名声不小,却只是洞玄境罢了。

  如今纷纷踏入知命不说,更是能与数位知命强者抗衡,其中甚至还有成名多年知名巅峰境界的王书圣,以及不可知之地知守观的天下行走叶苏。

  这无疑是一件十分令人震惊的事情。

  不过,她们皆有对手,脱不开身,意味着徐川这位魔宗宗主周身再无半点防护。

  殿首,一直闭目养神,好似没有什么存在感的七念忽然出手了。

  出手便是佛门威力最为强大的不动明王印。

  磅礴的气息以极为凛冽的姿态向着徐川涌去。

  莫山山和叶红鱼全力抗衡着叶苏,根本抽不开身,陆晨迦也与王书圣源源不绝的神符之力僵持,无力出手。

  唯有宁缺有能力出手。

  宁缺也没有迟疑,瞬间转变目标向着七念射了一记元十三箭。

  然而七念根本不为所动,周身似有一层淡淡的金光流转,便令破空而来的元十三箭徒劳无功。

  初入知命的宁缺,哪怕有元十三箭这样的神器,也根本不可能对七念造成丝毫的伤害。

  卓尔和李渔虽然有心出手,但他们不过洞玄修为,如今数位知命强者出手,单单那股惊人的气息便令他们根本无法靠近徐川,更不可能挡住的七念全力之下的不动明王印。

  看到这一幕,他们不禁有些绝望。

  而其他宗派和诸国之人则不免有些感慨,引起偌大风波的魔宗宗主竟就要死在这烂柯寺了?

  然而,便在这时,殿内忽然响起了一声佛号。

  “阿弥陀佛。”

  一道身影出现在大殿中央,温和而慈悲的气息流转之下,生生挡住了七念不动明王印那股磅礴的力量。

  “歧山大师?”

  “这怎么可能?”

  许多人惊呼出声,看着佛殿中央的那道身影满脸的不可思议。

  救苦救难的歧山大师怎么会帮魔宗的宗主出头?

  这完全应该是一件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才对。

  七念向来平静的脸庞上也罕有的浮现几分惊疑。

  他出声问道:“师叔可知自己在做什么?”

  歧山大师其实也很是纠结,徐川是魔宗宗主,甚至有可能是冥王之子,更是曾经在他面前毫不掩饰要屠灭悬空寺的杀意。

  按理说,他不该出手。

  但他毕竟受了对方的恩惠,若当真坐视,心中实在难安。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的心灵告诉他,对方绝非看似这般轻易便能够杀死的。

  他若旁观,激怒了对方,整个烂柯寺或许会在今日除名。

  所以他选择了出手。

  面对七念的质问,他没有回应,只是闭上了眼睛,双手合十默诵经文。

  而此刻的徐川与佛祖之间的第一次交锋则已经处于一种极为关键的时刻。

  他们的对决与现实无关,完全处于识海之中。

  乃是神念间最直接的碰撞。

  这远比现实中的交锋更加凶险。

  一个不慎,便可能识海崩溃,神意破碎。

  当然,徐川一身精气神皆在体内世界之中,神意自然也有着十二万八千世界之力的加持,若是正面对抗,便是七境的力量他也丝毫不惧。

  但佛祖其实并未真正以自身的力量与他交手,而是以一种极为粗暴的手段,将这千年来,无数信徒的念头一股脑的灌入他的识海。

  信仰之力是世间最恐怖的毒药,它能够令人强大到极致,也能够令人变成疯子。

  这无数信徒的念头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爱恨怨憎痴,纷杂的情绪充斥在徐川的识海之中,虽然无法撼动他的根本,但依旧对他造成了极大的麻烦。

  尤其是这些念头无根无缘,虚无缥缈,他也很难将其抹去。

  最重要的是,佛祖那家伙仍旧在通过佛光源源不绝将那些纷杂的念头向着他识海中灌输。

  于是,无数声音情绪几乎令他也不由生出了几分疯狂和躁动。

  便在这时,他突兀的生出了一个念头。

  自己的十二万八千世界虽然山川河流应有尽头,但唯独没有生命,倘若他将这无数来自佛门信徒的念头注入那十二万八千世界之中,有没有可能在其中形成一种特殊的生命?

  一念及此,他毫不犹豫的敞开了体内世界,识海本就与之连通,世界敞开之下,无数纷杂的念头便顺着一股股强大的吞噬之力涌入其中。

  那些念头一入他体内世界,顿时便在一种无形的规则影响下化作了一个个小人。

  刹那间,他体内十二万八千世界莫名的散发出一股特殊的生气,隐约间,似乎又出现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蜕变。

  徐川眼神发亮,更是疯狂的吞噬起了那些念头。

  事实上,佛祖那棋盘世界中的人便是无数信徒的念头所化。

  如今,他也误打误撞的走上了与佛祖同样的道路。

  当然,按照目前的体量,佛祖虽然只有一个棋盘世界,但已经完全足够媲美他的十二万八千世界了。

  不过论起发展前景,自然远远不如。

  而就在他疯狂吞噬那些念头,令自身世界蜕变的时候,烂柯寺佛门大殿双方本已经看似均衡的境况又迎来了新的变数。

  因为有一个手持锡杖头戴笠帽的僧人来到了这里。

  他的到来直接打破了双方脆弱的平衡。

  而看到他的瞬间,便是辈分极高,活了许多年的歧山大师也神情大震。

  “你竟也入世了!”

  能令歧山大师有着如此反应,来人的身份显然非同一般。

  因为他来自悬空寺,更有着讲经首座的称号。

  当年,他曾与观主在桃山与夫子一战,虽然不敌,但能与夫子交手,已可称在世佛陀。

  如今,佛陀入了人间,自然是为除魔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