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替我报仇

    我靠!果然被她猜对了。

这猜对是猜对了,不过他们这是几个意思呢?

苏小米表示很头疼,她伸手戳了戳风轻寒,"诶,你不会是跟他们一伙的吧,骗我来这里是何目的?如果是想要杀我也不用如此的大费周章吧?"

"不是。"风轻寒只回复了简单的两个字,就冷冷道,"岳父大人,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是否解释一下?"

"想要听解释?好!"冷艳秋一声冷喝,"来人,把夫人给请进来,小心着点!"

不一会,两个下人就把双目紧闭的相爷夫人给抬了进来,放在苏小米和风轻寒的面前。

看到双目紧闭的夫人,相爷脸上本就虚假的笑容早已不见,他在夫人面前蹲下,轻轻地抚摸着夫人的脸,满脸的悲伤。

倒是冷艳秋反而有点不太像原来的冷艳秋,只见她一声冷哼,"你们知道我为什么会站起来?你们知道我母亲为什么会躺在这里吗?"

"都是因为你们,不是你们我不会受伤,我不受伤我母亲就不会为了救我而死,你们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抓你们了吗?因为我要报仇!"

说到最后,冷艳秋的声音变成了嘶吼,"给我上,不用留任何情面,有事我兜着。"

"等会!"风轻寒一声冷喝,满脸阴骘,"你觉得你们这几个人能抓住本尊?"

"哈哈哈..."冷艳秋笑了,"以前也许不可以,但是现在,我只要一半人就能抓住你们。"

说着她带头朝着苏小米直接抓过去,苏小米连忙伸手抵挡,却突然发现全身丝毫提不上力气,还没有过招,人就软下去了,正好被冷艳秋抓在手中。

再看风轻寒,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还有抵挡之力,却毫无威力,不用说,他也中招了。

她实在想不明白,她这个神医,为什么觉察不到被他们下毒,如何下毒?何时被下毒?都是一无所知,她在这个世界里,到底还算不算神医,为何总是被人下药。

冷艳秋抓住苏小米,刀子就架在她的脖子上,对风轻寒冷笑道,"密使大人,我看你还是束手就擒吧,免得夫人受皮肉之苦。"

说着,刀子就往苏小米的皮肉里招呼。

苏小米脑子一热,也不知道抽哪门子筋,对着风轻寒就喊道,"风轻寒,你快点走,不用管我,记得替我报仇!"

"跑?"冷艳秋冷笑,"你以为他能跑得了?"

苏小米翻了一个大白眼,继续喊道,"跑不了也要跑,万一见鬼了呢。"

听到这句话,风轻寒手一抖,脚一软,还没有来得及跑就被抓住了。

"给我把他们绑起来,送到地牢去。"冷艳秋把浑身无力的两个人推到一起,让下人把他们两个绑得结结实实的,这才又说,"今天这件事谁要是说出去,全家都得死,明白了吗?"

"明白!"

"很好。"对于下人们的回答,冷艳秋很是满意,接着又吩咐道,"如果有人问起,你们就说相爷留密使大人和密使夫人多住一些时日,直到冷二小姐完全康复。"

"是!"

"很好!带下去吧。"

"是。"

下人们正准备把苏小米和风轻寒带走,冷艳秋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喊了一声,"等等!"然后走到苏小米的面前,伸手就在苏小米的身上一阵乱摸。

"喂,你干嘛?"苏小米非常讨厌冷艳秋这样乱摸,特别是她身上还有宝贝的时候。

冷艳秋冷冷地斜了苏小米一眼,鄙夷的勾了勾嘴角,"干什么?怎么,你拿了别人的东西,是不打算还了吗?"

只是冷艳秋摸了半天,就摸出一面铜镜,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她还不死心,丢掉镜子,抬手就狠狠的给了苏小米一个耳光,"说,你把麒麟扣藏哪里了?"

靠,原来冷艳秋是想要麒麟扣啊,好在她已经习惯性的把东西放进魔镜里,不然还真的被冷艳秋给收走了。

"呸!"苏小米狠狠地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你放了风轻寒,我就告诉你麒麟扣在哪里。"

听到这句话,风轻寒不由朝苏小米看去,微微蹙眉。

苏小米却对着风轻寒笑了笑,她让风轻寒先走,自然有让他先走的道理。

毕竟,和冷艳秋有过节的是她,不是风轻寒,这个时候,冷艳秋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放过她的。

至于风轻寒,说起来要不是她这一层关系,冷艳秋跟风轻寒是丝毫过节都没有,何况,风轻寒还是皇上身边的红人,放了他,对冷艳秋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是谁都会答应这么好的条件。

当然,她还有一个私心,希望风轻寒出去之后立刻派兵前来救她,让她少吃一点苦头。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不过,想到这人曾经的恩将仇报,苏小米不由叹了一口气。

冷艳秋审视着苏小米,又看了看风轻寒,然后做了一个决定,"好,我可以放了他,但是,在放他走之前,得让他给你写一封休书,再让他跟我成亲,他就可以走了。"

"呵呵..."苏小米不由好笑,这搞了半天,感情冷艳秋并不是冲着麒麟扣的,而是冲着风轻寒的啊。

"啪!"冷艳秋又给了苏小米一个耳光,冷冷地道,"你笑什么笑?让他写!"

"呸!"苏小米再次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脸上带着笑意,心里却恨得直咬牙...冷艳秋你这个死女人,最好现在就打死她,否则有机会,定叫你生不如死!

"嘭!"见苏小米都这个鬼样子了还在笑,冷艳秋气不过,一脚狠狠地踹在苏小米的肚子上,"我让你笑,让你笑,还不快点让他写。"

尼玛,真特么的痛!

苏小米咬着牙,弯下腰,要不是她跟风轻寒绑在一起,估计这一脚直接就把她给踹飞出去了。

风轻寒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丝毫帮不上忙。

"唉..."疼痛过后,苏小米深深地叹息一声,"你要他给我写休书,你应该去找他,你找我做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