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赔礼道歉

    苏小米说着微微顿了顿,又扫了他们一眼,见他们确实在洗耳恭听,这才说,"我要皇上你的免死金牌,虽然我不怕死,有备无患嘛。"

"哈哈哈,原来你知道要这个,这条件是不是太简单了些?"皇上笑归笑,说归说,却也没有给苏小米反悔的机会,就命人去取免死金牌了。

苏小米又看向风轻寒,也对着风轻寒施了一礼,"我还要风大人风都的密使令牌,不知道风大人可否舍得?"

"娘子你说哪里话,只要你一天是密使夫人,别说密使令牌了,这整个风都就都会是你的。"

我靠!他这意思她要不是密使夫人,这密使令牌也没得给了是么?

不行,她这密使夫人不要做,密使令牌还非得拿。

想着苏小米一笑,万分妩媚的看向风轻寒,"风大人,没有想到你如此小气,就连皇上都舍得给免死金牌了,你一个密使令牌还舍不得给,由此可见,你不如皇上。"

"哈哈哈..."皇上再次大笑,他今天的心情似乎特别的好,"小米儿真会说话,那怪那么叫人喜欢了,这密使令牌朕替风爱卿答应了。"

"谢皇上!"苏小米顿时高兴的谢恩。

这这个年代,皇上的话可是一言九鼎啊,皇上答应的事,以风轻寒的性格,是不会拒绝的。

果然,风轻寒在深深地看了苏小米一眼之后,拿出一块金色的令牌,跟她以前看的那种墨色的有点不太一样。

这时,就听见风轻寒说,"这是主令牌,在风都,所有颜色的令牌都必须听这块主令牌,这令牌一共只有三块。"

风轻寒只说到这里,并不再往下说,而是直接把令牌丢给苏小米。

苏小米连忙双手接过,如获至宝一样的捧在手心里,是左看看,右看看,爱不释手,是越看越喜欢。

这可是主令牌哦,所有颜色的都要听这块令牌的哦,一共只有三块,风轻寒一块,她一块,还有一块不知道在谁的手中。

苏小米一边看一边想,这时魔镜开口了,"主人,你看风大人对你多好,你为什么还要想着离开风大人?"

"..."苏小米吞了一下口水,在心里说了两个字,"闭嘴!"

她收好令牌,这时,那块免死金牌也被拿过来了,她一并收了起来,"好了,你们的诚意我也看见了,我现在就去相爷府,治好冷二小姐的病,告辞!"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等会!"苏小米转身准备走,就被风轻寒喊住,"我陪你一起去。"

这时皇上也说,"对,有风爱卿相陪,朕也比较放心。"

苏小米看了皇上一眼,又看了风轻寒一眼,最后想想,"好吧,你陪我去也好。"

至少等她治好了冷二小姐的病,相府里的人也不敢趁机找她麻烦。

苏小米再次转身准备离开,突然又顿时脚步,因为她想起了一件事,于是她又转回身,看向皇上,施了一礼,"皇上,我把你的外甥女带来了,就在宫殿外。"

"你是说彩凤郡主?"

"是。"

皇上顿时双眼发亮,"来人,快快请彩凤郡主进殿。"

随后又说,"不不不,朕亲自出去迎接。"

说着,迈开大步朝着外面走去,苏小米摸了摸鼻子跟了上去。

宫殿外,水月又在跟彩凤斗嘴,看到皇上出来,全都闭了嘴,彩凤则嘟着嘴跑向皇上,撒娇道,"舅舅,她欺负我!"

"给朕看看,是谁欺负我家的小郡主了。"皇上宠溺的把彩凤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随后喊道,"来人,把她拖出去斩了!"

皇上一句话,两边的侍卫顿时拿下了水月,苏小米暗暗一惊,这皇上不问青红皂白,只是连彩凤的一句话就要斩人,这是有多宠溺她啊。

就在苏小米准备为水月求情的时候,连彩凤又不高兴了,"舅舅,我只是想要她知道,我不是好欺负的,我可不想你就这样斩了她。"

"好,小郡主说要怎么处理她。"

连彩凤想了想说,"我要她向我赔礼道歉,还要给我做一个月的使唤丫鬟。"

"好,都听你的。"皇上说着,看向被侍卫押着的水月,冷冷的说,"你都听见了吧,还不快点跪下!"

水月狠狠地瞪着皇上和小郡主,就是不想跪,可押解她的侍卫怎么可能放过她,所以一人给了她一脚,她不得不跪了下来。

"皇上..."苏小米看不下去了,终于还是站了出来,"她是我的贴身婢女,如果她做错了什么,是我这个主子没有教管好,就由我来给小郡主来赔礼道歉吧。"

"不行!"

"不可以!"

小郡主和水月同时喊道。

小郡主说,"不行,我不要姐姐向我赔礼道歉,大不了我不跟她计较就是了。"

水月说,"小姐,不可以,我愿意道歉,小郡主,对不起,以前都是我的错,以后我不会再和你斗嘴了。"

水月这句话说得不咸不淡,不冷不热,小郡主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根本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兴。

她嘟着嘴,上前一步,拉起水月,"对不起,我也有错。"

水月看了小郡主一眼,没有说话,而是低下头,推开小郡主,退到了苏小米的身后。

她这个反应,叫小郡主的心里更是觉得怪怪的,其实她非常喜欢跟水月斗嘴,虽然每次都输了,但是她的心里很充实的。

如今,水月这样,她反而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就好像少了什么似的。

苏小米怕小郡主不高兴,影响了皇上,皇上要是跟着不高兴,这水月恐怕还有苦头吃,于是她笑了笑,打圆场,"既然大家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那以后就加以改正,大家还是好朋友嘛,对不对?"

"对。"小郡主看了水月一眼,见水月依旧低着头不看她,她再次走到水月身边,轻轻地推了推水月,"好嘛,我也不要你做我一个月丫鬟了,你也别生气了好吗?"

水月不着痕迹的退了一步,毕恭毕敬的说,"不敢,你是郡主,我是丫鬟,不敢生你的气,更不敢做你的朋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