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我的条件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皇上生病的这件事鸢尾山庄的人不是应该第一个知道吗?为什么不见他们派人来?

这皇宫的事真的是太复杂了,叫人琢磨不透。

"对啊,这件事只要是关注皇宫的人都知道,这也不算是什么秘密了。

只要是关注皇宫的人!

苏小米深深地看了水月一眼,要是按照水月的说法,玄冰宫的人也在关注皇宫了。

唉...

这做皇上的还真的是不容易,被这么多别有心思的人盯着,哪里会有什么好日子过。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水月,你还知道些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公子,有些事还是你告诉我的呢,只是你现在忘记了而已。"

"我告诉你的?"苏小米难以置信的看着水月,"你的意思我也一直在关注皇宫?"

"嗯,就是因为你关注,我才特地留意的。"

水月的回答叫苏小米最后一点侥幸心理也没有了,果然原来的那个她有很多秘密。

她有些疲倦的挥挥手,"我累了,你出去吧。"

"是。"水月不再说什么,只是深深地看了苏小米一眼,便退出了房间。

水月退出去后,苏小米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拿出魔镜,"我现在大脑很乱,你帮我理一理,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主人,你这么说我也很乱,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提示,你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我的真实身份。"苏小米没好气的翻了一个大白眼,"那个老混蛋到底给了我多少身份。"

"主人,你目前的身份是密使夫人,神医徒弟,玄冰宫的紫烟公子,相府的大小姐。"

"这些我知道,不需要你说,我想知道我不知道的。"苏小米真的很想掐死魔镜,如果可以的话。

"你不知道的?"魔镜想了想,说,"主人,你还不知道紫烟的真正任务吧?"

"不就是寻找妖魔令吗?"

"这只是其一,其二是刺杀风大人和皇上。"

"不是吧,让我刺杀他们,不是让我送死吗?"苏小米整张小脸都皱在一起,随后想想又觉得不对,"如果还要刺杀他们,香君宫主见我几次面为什么都不提醒我?"

"这个我也还不知道,估计是他们觉得时机还没有到吧。"

"嗯,也只能这么解释了。"

翌日,苏小米一辆马车,就带着其他几个人全部进宫了。

本来水月是不打算进宫的,后来不想跟苏小米分开,所以想了想还是跟着进宫了,以苏小米贴身丫鬟的身份进宫的。

宫门口,听到神医来了,早早就去通报了,等到了皇上寝宫,皇上只许苏小米一人进去。

苏小米进去之后,见到的第一个人不是皇上,而是风轻寒,苏小米看了风轻寒一眼,没有打招呼,而是直接问,"皇上呢?"

"哈哈哈..."皇上笑着从内室走了出来,"朕在这。"

苏小米一看皇上,面色红润,声音洪亮,哪里有一点像是生病的样子,不由很生气,也不行礼,而是很不高兴的说,"都说皇上无戏言,你这个皇上怎么也跟他人合起伙来骗我?"

"因为朕有件事想要求你帮忙,又听说你已经离开密使府,不知去向,朕才让风爱卿启动风都密使,寻找你的下落,又怕你不回,才出此下策,还望见谅!"

苏小米咬牙笑道,"你是皇上,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当然见谅了,只不过,你找我帮忙的事,我得看看是什么事,如果是我不愿意做的事,你就是要砍我的头,我也不会答应。"

说着,她有意无意的看了风轻寒一眼,意思是想要她收回休书,窗户都没有,别说门了。

皇上笑了笑,"小米儿,朕知道让你帮忙有点为难,还请你看在朕的面子上,就帮这一次,如果你觉得吃亏,你就提个条件,不管什么条件,朕都答应你。"

"好,我先听听是什么事。"

她看上了皇上的免死金牌了,如果将来有一天,皇上突然翻脸无情,她还可以用免死金牌抵挡一阵子,有备无患,电视上不都是这么演的吗。

皇上看向风轻寒,"风爱卿,还是你来说吧。"

"好。"风轻寒这才淡淡的开口,随后转向苏小米,对着苏小米施了一礼,"娘子,岳父大人恳请皇上,向你求情,能不能给冷二小姐施以援手,让冷二小姐早日康复。"

"这是你的意思?"苏小米用审视的目光看着风轻寒,"还是说,她除了残疾还有其他的病症?就连太医院也束手无策?"

"正是。"风轻寒也不隐瞒,一五一十的回答。

原来是这样!

她就说嘛,如果只是她弄残了冷二小姐,怎么还要如此大费周章的来请她呢,如此,她得好好的多要一个条件了。

"好,我可以治好她的病,但是,我有两个条件,你们先实现我的条件,我才答应,否则免谈。"

"朕答应你。"皇上毫不犹豫的回答。

苏小米顿时别有深意的看着皇上,笑道,"你如此痛快的答应,就不怕我要你的命来换冷二小姐的命吗?"

"不得无礼!"

皇上还没有回答,风轻寒就冷声断喝。

苏小米却不屑的瞥了风轻寒一眼,再次看向皇上,等着皇上回答。

"哈哈哈..."皇上在微微愣了几秒之后,大笑起来,"我这条命都是你们师徒所救,如果你真的要拿去,朕有何不舍得,不过你得让风爱卿答应接手朕的江山,朕才好放心的离去。"

靠!皇上想要把江山给风轻寒!那她以后不就是母仪天下了?

不行不行,母仪天下有什么好的,整天关在这里哪里也去不了,还是算了,她还是自由自在的去闯荡她的江湖吧。

"皇上,切不可再说这样的玩笑话。"风轻寒连忙阻止,"我自由自在惯了,这里实在不适合我,如果我的娘子非要一个人的命,还是用我的命好了。"

"切!我开玩笑的,你们还当真啊。"苏小米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你们可真是无趣,好了,我要说我的条件了,你们听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