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哭给你看

    只见一黑一粉两个身影时而分开,时而交错,时而在空中飞舞,时而落在马背上,时而又落在车顶上,女孩手中的鞭子也随着她的动作甩得"啪啪啪"的响,却没有一次打在小强的身上,看起来真叫人心旷神怡。

这简直就是在看好莱坞大片,不对,是4D大片,养眼,精彩,刺激。

她干脆把帘子全部撩起,准备坐在车前好好的观赏,水月不同意了,她用力的把帘子拉放下来,"公子,你这样很危险知道吗?"

"..."危什么险?

苏小米给了水月一个不爽的眼神,又要去拉帘子看好莱坞4D大片,结果水月死活不同意。

苏小米急了,抬起脚,不爽的看着水月,意思很明显:你再不给我看,我就踹死你!

水月根本不怕苏小米的威胁,就是拉着帘子不放,两个人这拉来拉去,扯来扯去,结果就听见"呲啦"一声,帘子被分开了两半。

"..."哈哈哈,苏小米高兴的笑了,眉毛轻轻地一挑,得意的看了水月一眼,意思是你还有什么招?

水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看着手中被撕了一半的帘子愣了一下,随后就丢下帘子抱住了苏小米,使劲的往里拖。

"..."苏小米那个气啊,也得意不出来来,正准备去掐水月的手,就听见"啪"的一声,一鞭子落在她刚才所站的位置。

我去!

老虎不发威,当她是病猫?

就算她不能开口说话,也不代表她就是个废人。

苏小米用力的推开水月,不顾水月再次阻止,冲了出去,站在马车前威风十足的看着女孩,并且伸出一根指头,轻蔑的朝着女孩勾了勾,叫女孩过来。

看到苏小米这样公然挑衅,小强着急,连忙说,"主人,你快进去,危险!"

就在小强分神之际,女孩一鞭子朝着小强甩了过去,"啪"的一声打在小强的手臂上。

小强吃痛,后退几步,女孩又趁机一鞭子甩向苏小米,苏小米早就把极地之火运行于掌心之中,在女孩挥鞭甩过来之际快速的抓住鞭子,一瞬间,鞭子便燃烧了起来。

女孩大吃一惊,连忙丢下鞭子,后退数步,气鼓鼓地瞪着苏小米,随后瘪了瘪嘴,小脸越来越红,越来越红,突然,"哇"地一声大哭起来,"你还我鞭子,你还我鞭子。"

这一哭把苏小米给哭愣了,赶紧丢掉鞭子,傻傻的看着那个哭得撕心裂肺的女孩,很怀疑这个女孩是不是有精神分裂症,刚才还是一副嚣张跋扈的样子,现在又是一幅被人欺负的邻家女孩。

她揉了揉眉心,看了小强一眼,用眼神示意小强去安慰那个女孩。

小强则一个飞身来到她的面前,关心的问,"主人,你没事吧?"

"..."我没事。

苏小米摆摆手,又指了指那个女孩,轻轻的推了小强一下。

"主人..."小强很不乐意去,而且他根本不会安慰人。

"..."去吧去吧。

苏小米继续推着小强,小强无奈之下,这才勉为其难的去了。

他走到女孩身边,站了好一会,憋了半天,这才冷冰冰的说了一句,"别哭了,鞭子我赔给你。"

还别说,这么一说女孩还真的不哭了,她擦了一把眼泪,看向小强,"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

"那,我要火烧不坏的。"

"好。"

"我还要比这个长的。"

"好。"

"比这个结实的。"

"好。"

"刀也砍不断的。"

"好。"

"比这个..."

"好。"

"我还没说呢,你好什么好?"

"只要你不再胡闹,不再哭,你要什么都可以。"

"真的吗?"女孩眼中顿时一亮,"我要坐你的马车跟你们一起走。"

"这个不行。"小强毫不犹豫的拒绝。

"哇..."女孩又大哭起来,哭得还特别的委屈,一边哭就一边控诉,"你说什么都可以的,现在又出尔反尔,谁知道你说赔我鞭子是不是真的,万一你也是骗我的,我去哪里找你们,哇..."

小强这下真的没辙了,他又不知道这个女孩是什么人,怎么好带着她一起走呢?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他无奈的朝苏小米看去,苏小米摸摸鼻子又挠挠头,也很头疼,最后想了想还是点点头。

"公子,这样不好吧?"水月很担心,万一这个女孩是谁派来对付公子,那么公子不是就很危险了吗?

小强更担心,担心这个女孩会对主人不利。

所以,苏小米同意之后,他还是犹豫了很久,刚想对女孩说些什么,结果女孩却擦了一把眼泪越过小强,直接上了马车。

上了马车之后,女孩顿时拉住苏小米手臂,笑得十分的甜美,"姐姐,你刚才那火是怎么冒出来的,教教我好不好?"

面对如此一个天真无邪的女孩,苏小米只好装傻,拉着女孩进了马车,把女孩推到水月的身边。

女孩不干,非要坐在苏小米的身边,水月不高兴了,她一把拉开女孩,站到苏小米身边,抱住她的手臂,把女孩挤到一旁,"你爱坐就坐,不坐就下去,想要搭车就老老实实的呆着,敢玩花样我可没有那么好心伺候你。"

"哇..."

"闭嘴!"

女孩一声"哇"才哭一半,就被水月一声断喝给制止了,并且威胁道,"你敢在我面前哭一声试试?"

女孩瘪瘪嘴,果然不哭了,只是那双哀怨的小眼神,一会看看苏小米,一会又看看小强。

苏小米低下头,摸了摸鼻子当没有看见,小强则在车前坐下充耳不闻,只管赶着马车继续前行。

见一个人都不帮她了,女孩也不哭了,她收回泪水,双眼狠狠地瞪着水月,"你可知道我是谁?"

"切!"水月给了女孩一个鄙夷的眼神,"我管你是谁,你是谁跟我有关系吗?"

"当然有了,你要是让我不高兴了,我就叫皇上砍了你的头。"

"哟,我好怕怕哦。"水月不但不怕,还更加的鄙视,"你以为你是谁,还想叫皇上砍我们的,你可知道我们是谁?到时候还不知是谁砍谁的头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