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他是活该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水月给了小春子一个大白眼,"如果觉得我会祸害你们,你们就走好了,反正这里也是我先来的。"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听到有争吵声,风轻寒朝他们走了过去,目光从水月的脸上,落在她的脚上,然后一句话不说,转身就往外走。

"爷..."小春子不知道风轻寒想要做什么,连忙跟了上去,两人一前一后,很快又消失在雨幕里。

别说小春子奇怪了,就连水月都很奇怪,看着他们消失的身影嘟嘟了一句,"怪人!"

风轻寒走了一段路之后,突然又折转身,害得跟在后面的小春子差点一头撞在他的身上。

"爷..."

"别说话,跟着我走。"

风轻寒绕过小春子,往回又走了一段路,随后便藏身在一棵树后,盯着茅草屋的方向。

这下,小春子貌似有点明白了,"爷,你是怀疑夫人故意躲着你对吗?"

"闭嘴!"风轻寒给了小春子一个冷厉的眼神,"你在这里盯着,夫人出现,你就请夫人回去,夫人不出现,你不许离开。"

风轻寒说完,已经飞身离开了,小春子顿时哭丧着脸,"爷..."

要是夫人一直不出现,难道要他一直站在这里?

这个想法也就在小春子的心里一闪而过,他便选择相信了他的爷,因为他的爷不管叫他做什么事,都有爷的理由,他相信爷是没错的。

这么一想,小春子的心里又踏实了,他也顾不上被暴风雨的侵袭,双眼一刻都不离开的盯着破茅草屋。

没多久,就看到苏小米跟落汤鸡一样的从屋后窜了过来,钻进茅草屋内。

小春子心头一喜,连忙跟了过去。

茅草屋内,苏小米正把找来的草药嚼烂敷在水月的脚上。

水月深深地看着全身湿透,脸上的妆也因泡了雨水而变成花斑斑的苏小米,鼻子突然有点酸酸的。

听到水月吸鼻子的声音,苏小米抬起头看向她,微微笑着伸手揉揉她的头——别怕,一会就不痛了。

水月听不到她的心里话,只看到她温和的笑脸,这鼻子反而更酸了,眼泪也忍不住的滚落下来。

苏小米奇怪,在地上写道,"怎么了?很疼吗?"

"嗯。"水月吸了吸鼻子,狠狠地点点头。

见水月点头,苏小米手上的动作也变得更加轻了。

看着如此温暖的苏小米,水月的嘴巴动了动,也不知道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要不要说的样子。

不过,还没有等她想好的时候,小春子就高兴的跑了进来,惊喜的喊道,"夫人,真的是你吗?太好了,终于找到你了!"

小春子的突然出现,叫苏小米心头一震,连忙回头,看了小春子一眼,又朝小春子身后看去。

小春子顺着苏小米的目光也朝身后看看,身后空无一人,便笑了笑说,"夫人,你是在找爷吧,爷不在,他让我带你回去。"

听风轻寒没来,苏小米的一颗心稍稍安了一些,同时又有一种被她忽略掉的怪怪感觉,她狠狠的白了小春子一眼,转头继续给水月敷脚。

见夫人不理他,小春子急了,"夫人,你到底要不要跟我回去?"

苏小米既没有回答,也没有抬头,小春子更急了,"夫人,你说句话啊,到底要不要回去?"

"..."苏小米狠狠地鄙视了小春子一眼,她要是能说话,肯定要大声的告诉小春子,她不会回去的!

看到夫人鄙视的眼神,小春子瘪瘪嘴,很委屈,"夫人,爷说了,无论如何都要带你回去,你就跟我回去不,你要是不回去,爷又不知道要怎么折磨自己了。"

"..."切!他就是活该,关她什么事。

"夫人..."

"诶,你烦不烦啊!"见小春子一直在烦苏小米,水月有点看不下去,"她根本不是你家夫人,你是我家公子,你再在这里唧唧歪歪的,我可要对你不客气了!"

小春子被水月骂得眼睛一眨一眨的,仔细的去看苏小米的脸,她脸上很狼狈,但是他敢百分百的肯定,她就是他家的夫人。

为了证明他的对的,小春子求着苏小米,"夫人,你说句话啊,告诉她你是我家夫人,不是她家什么公子。"

"..."苏小米无奈的翻了一个大白眼。

水月却很得意的说,"看见没有,我家公子根本不屑跟你说话,你还是哪里来再哪里去吧,别再烦我家公子了。"

"我不信!"小春子不死心,拉着苏小米的手臂摇了摇,"夫人,你就说句话嘛,你再不说话我都要被人给欺负死了。"

苏小米瞥了小春子一眼,拿起树枝在地上写道,"你活该!"

"啊?"小春子顿时哀呜,"夫人,我千辛万苦的冒着大雨找你,我都找你一天一夜了,你怎么还说我活该呢?"

苏小米又看向水月,也在地上写道,"水月,你也别闹了,等雨停了我们就离开。"

"知道了公子。"

小春子看苏小米不说话只是在地上写字,感觉哪里不对了,便关切的问,"夫人,是不是他们抓了你之后给你下药了?"

"你怎么知道我被抓了?"

"我跟小强亲眼看见,小强去跟踪你的马车,我回去禀报王爷的,只是半道上,他们把小强给骗了,害得小强把你给弄丢了。"

小春子这么一说,苏小米全明白了,她为什么醒来之后会掉进坑了,原来她们是为了躲避小强的追踪。

她看了水月一眼,水月顿时低下头。

苏小米不由叹了一口气,写道,"小春子,你回去告诉风轻寒,就说我被下毒了,现在不能回去,我要去雪山找师傅,让师傅帮我解毒。"

"夫人,你自己不就是神医吗,为什么还要找你师傅?"

"你能少问问题吗?"苏小米不得不再次给小春子一个大白眼,写道,"你就按照我说的告诉风轻寒,其余的你不要多问!"

"可是夫人..."

苏小米顿时脸色一沉,一个冷厉的眼神看向小春子,小春子不由瘪瘪嘴,小眼神哀怨的看着苏小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