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不会抛弃

    "呼呼..."突然狂风四起,吹起了一地的尘土和落叶,吹得苏小米的眼睛都睁不开,明亮的天空也忽然变得阴暗起来。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接着,"咔嚓!"一声,一道闪电划破长空,把漆黑的天空划开一道长长的口子,看起来格外的瘆人。

不用说,这就是下雨的前兆,而且还是那种绝对不会小的雨,果然,没有最坑的,只有更坑的,苏小米顿时后悔自己的乌鸦嘴!

最后想想不对啊,她都不能开口说话,难道就在心里想想也不行?

玛蛋,不管了,先找个地方避雨才是正道。

她再次看向水月,写道,"现在你可以说方向了吗?再不说我们就得在这里被雨淋死了。"

水月抿了抿唇,这才指了一个方向,苏小米赶紧背上水月,朝着她指的方向走去。

"轰隆!"没走几步,又是一声响雷,顿时黑沉的天空又突然变得诡异的亮,这诡异的亮维持了几分钟后又变得十分的黑,黑得根本看不清前面的路。

俗语说,天空黑一黑,河水涨一尺;天空亮一亮,河水涨一丈,这一黑一亮,看来今天这雨是小不了了。

苏小米顿时加快了脚步,想要在下雨之前找到避雨的地方,水月似乎不这么想,她优哉游哉的趴在苏小米的背上,一点都不担忧会下雨。

"主人,我知道你现在很讨厌我,不想我说话,但是,我还是不得不说。"魔镜憋了好久,终于忍不住了,"你那个方向找不到避雨的地方,你想要避雨就听我的,往右走。"

听到魔镜出声,苏小米顿住脚步,往右看了看,魔镜虽然坑她,却对于指引方向还是正确的,不如就再信它一回。

于是她移步往右走去。

见苏小米突然往右走,水月开口了,"公子,你走错了,往前走,我没说拐弯你不要拐弯。"

"主人,不要听她的,往右走,很快就能看见避雨的地方了。"

——好,就再信你一次,如果你敢骗我,我会研制出一种毒哑你的药,让你也尝尝不能开口说话的滋味。

"主人,我没有骗你。"魔镜真的好委屈,她每次那么做都是为了主人好,主人咋就不理解呢?

——哼!是不是骗我你我心里都有数!

"主人...我真没有!"

——好了,关于你有没有骗我,坑我,这件事就从现在开始翻篇了,要我百分百相信你,就得看你以后的表现了。

"是,主人。"

魔镜不再说辩解了,苏小米也满意了,她迈开大步,按照魔镜指引的路走去。

水月不高兴了,"公子,你怎么...啊!"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雨就劈头盖脸的落了下来,苏小米连忙背着水月奔跑起来。

跑了大约两分钟,果然看见了前面有间破旧的茅草屋,四面墙倒了两面,另外两面也有点摇摇欲坠的样子,苏小米顾不上许多了,背着水月钻进去。

她找了一块比较干的地方,把水月放下来,看了看两人身上已经被淋湿的衣服,无声的叹息。

她自己倒是没有关系,主要是水月,身上衣服单薄是小,这脚貌似已经肿起来了,要是没有药,难保她不会再发烧。

唉,都怪她不能开口说话,要是能开口说话,别说水月的脚肿了,简直是什么疑难杂症她都能手到擒来。

"主人,我这里的灵丹妙药你虽然拿不出去,但是我知道有种草药能治好她红肿的脚。"

——哪里有?

"就在这屋后树丛里。"

——好,我们去找。

苏小米顿时高兴起来,她在地上写道,"水月,我出去给你找草药,你别动,等我回来。"

"公子..."水月不敢相信的看了看外面的暴雨,又看了看苏小米,"你要现在去?"

"嗯。"苏小米点点头,写道,"你这脚伤越来越严重了,再不医治怕你半年内都不能好好的走路了。"

"这么严重?"水月顿时傻眼了,她伸手想去揉揉脚,只是刚刚碰到就痛得她叫了起来,"哎哟...好痛!"

其实在苏小米还没有那么说的时候,她还真的没有感觉到那么的痛,如今,她感觉分分钟都能痛死她,她不由的朝着苏小米看去,"你不会抛弃我的对不对?"

"当然。"苏小米只写了两个字,就伸手在水月的脸上捏了一下,笑了笑,心里说,"你这么可爱,我怎么舍得抛弃你。"

水月的小脸顿时就红了,娇羞的低下了头,弱弱的喊了一声,"公子..."

"哈哈哈..."苏小米大笑起来,可惜,只有大笑,不能出声,只能伸手揉揉水月的头,写道,"乖乖的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嗯。"水月点点头,头埋得更低了。

苏小米摸了摸魔镜——我们走吧。

"是,主人。"

暴风雨一点都没有因为苏小米的好心而变小,反而越下越大,水月看到屋外的暴风雨,很为苏小米担心,时间越久越担心。

就在她担心得坐不住,准备出去看看的时候,有两个人从外面急匆匆的走了进来,水月连忙就近藏了起来。

进来的正是风轻寒和小春子,只不过这两个人关注的都是雨水,根本没有注意到水月。

小春子一边为风轻寒弹去身上的雨水,一边说,"爷,这雨太大了,也不知道夫人有没有被雨淋到。"

风轻寒则看着外面的雨水,满脸愁云,没有开口。

小春子见风轻寒不说话,便走了进去。

他想给爷找一块干净的地方休息一会,却发现了藏在那里的水月,他的动作微微的顿了一下,随后便做好保护风轻寒的准备,戒备的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水月见自己被发现,也不藏了,干脆大大方方坐直了身子,不屑的瞥了小春子一眼,淡淡的说,"就许你进来避雨,不许我进来避雨?"

"我..."小春子被问得愣了一秒,这才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问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