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少女往事

    苏小米刚想回答,忽然听到远处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她连忙拉着水月藏到了草丛中。

水月也不知道来的是何人,自然也是不会开口暴露目标。

等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她们才看清,来的是几名身穿密使府侍卫服的人,他们沿途一路寻找,偶尔还听见有人嘀咕,"你们说,密使夫人会来这里吗?"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也有人回应,"你少废话,密使大人叫我们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我们只要按照密使大人吩咐的找,也行真的找到了呢。"

又有人说,"是啊,这次密使府所有的人都出动了,就算我们这边找不到,总有找到的,都别说了,还是赶紧找吧,早点找到,密使夫人就少受一点罪。"

几个人的声音由远而近,又由近而远,由此可见,风轻寒已经派人在到处找她了,那么她是出去还是不出去呢?

如果出去,就得回密使府。

可是,她都已经写休书了,还大言不惭的说要闯一番事业,就这么回去多丢面子啊。

再说了,她也已经逃离玄冰宫的魔爪,是个自由身,再回去也还是要出来的,与其回去再出来,不如干脆不回去。

嗯,对,还是不回去了!

苏小米心里想通之后,烦躁的心也安静了下来,把头埋得也更低了,生怕被发现。

她的怪异行为引来水月的疑惑,她不由的朝苏小米看了又看,实在搞不懂苏小米为什么还要躲避密使府的人。

等密使府里的人走得完全听不到声音之后,苏小米才松了一口气,在地上写道,"你是自己走,还是跟我走?"

水月斜视着苏小米,也不说话,看起来貌似还有点不太高兴。

"你到底走不走?你不走我走了。"苏小米写完丢下树枝,转身就走,走了两步又转回头,伸手就去拉水月。

水月甩开苏小米的手,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你为什么不回去?为什么还要带上我?"

"废话!"苏小米狠狠的白了水月一眼,无奈的拿起树枝,再次写道,"就你现在这个样子,被密使府的人发现,还不抓你回去?到时候你会有好果子吃吗?我可不能明知道你这样有危险,还眼睁睁地看着你被他们抓走。"

"是吗?"水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声音有点闷闷地说,"你不是说,救我只是为了你的神医名号,如果我被抓了,不是跟你没有关系了吗,你为什么还要救我?"

"..."苏小米真的是被水月这别扭的性格给搞得有点哭笑不得。

她不是圣母,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救她,就是这心里想要救她,她没有办法忽视自己的心。

最后,她在无奈之下,也不再跟水月废话了,直接把水月拉到背上,驮着就走。

水月安静的趴在苏小米的背上,走了一段路之后,才听见她闷闷的说,"公子,你知道吗?我在听说你脑子坏了之后,是又高兴,又伤心,又难过,这次见到你,才知道,你的脑子真的坏了。"

"...?"苏小米不由顿住脚步,对于水月的这个逻辑她有点搞不懂了,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

这时,就听水月又说,"那年,我被宫主带进玄冰宫的时候,很傻,也很笨,没有人愿意跟我玩,只有公子你不嫌弃我,在我做错事的时候还帮我挡着,那个时候我就想,只要公子有需要我的一天,我都愿意追随公子。"

厄...原来她们还有这一层关系。

只可惜,她并不是什么公子,她现在都搞不懂自己是什么身份,不过这是非常时期,水月要是这么想就让她这么想吧,至少可以证明,水月不会害她了。

水月接着说,"几个月前,你突然失踪,我曾经偷偷地打听过你,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是打听不到你,你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最后宫主说你已经死了,我因此伤心了好长时间。"

"前段时间,宫主带着麒麟扣回宫,我才知道,你不是死了,而是去完成宫主派给你的任务了,我当时是又高兴,又为你担心。"

"再次见到你,没有想到你不但武功变高了,而且还变成了神医的徒弟,我为你高兴,又有点为你可惜,毕竟,你的脑子真的坏了,连我都不认识了,还差点伤了我。"

水月的这番话,说得又别扭又委屈,苏小米听得是又想笑,又为自己叫屈,她才不是脑子坏了,说她脑子坏了的人才真的是脑子坏了。

两个人这样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方向感本来就不好的苏小米彻底的失去了方向。

她不得不再次停下,把水月扶在一旁坐好,在地上写到,"我失去方向了,你告诉我,现在我们该往哪边走?"

水月瞟了苏小米一眼,悠悠的说,"公子,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什么都好,就是分不清东南西北。"

苏小米顿时满头黑线,她在跟水月说正经事,水月却尽是跟她扯什么往事,这水月到底想要干什么?

难道水月是想要拖延时间,等着玄冰宫的人来抓她们回去?

这么一想,苏小米心里就有点不太高兴了,再次写道,"我们衣裳都很单薄,如果今天还走不出这片树林,今晚我们两肯定都要被冻死在这片树林里。"

对于苏小米略带威胁的话语,水月貌似不以为然,"能跟公子死在一起,也是水月我莫大的荣幸。"

我去!

她怎么遇到这么一个不分青红皂白的花痴?

苏小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要跟这个花痴生气,树枝则飞快的在地上写道,"好,你想死我不拦着你,但是我不想死,你不给我指方向,我就自己找。"

说着,她把树枝抛向天空,看着树枝慢慢地落在地上...顿时一万个***在天上飞。

树枝怎么落地不好,偏偏一头插在了地上,尼玛,连树枝都坑她!

苏小米无语问苍天,你特么的还能再坑一点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