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掉进坑里

    这一眼让苏小米的心中一动,难道是风轻寒发现她失踪了,所以派人来追查她?

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宁愿落在风轻寒的手中也不愿意跟着这两个人去玄冰宫。

想到这个可能,苏小米开始不安分了,想要往马车外跑。

只是还没有跑出一步,就被水月给按住了,"你最好安分一点,免得受皮肉之苦。"

安分?怎么可能,安分她怎么逃出去呢?

苏小米不但没有安分,还整个人都撞在马车上,马车被她这么一撞,开始摇晃起来。

冰月见状,走了进来,抬手就劈向苏小米,苏小米顿时晕了过去。

见苏小米终于安静了,冰月狠狠的白了水月一眼,"你怎么这么笨,连一个人都看不好!"

"对不起..."水月低下头,知道自己错了。

冰月也没有继续责怪水月,而是从马车内拿出一个包裹,丢给水月,"给她换张脸。"

"是。"

五分钟后,苏小米不但换了一张脸,还换了一套装束,捆绑的绳索也被解开,随后被同样换过装束的冰月抱在怀里,马车这才继续向前走去。

到了城门口,很自然,马车被城门官拦下,停车检查。

赶车人停下车后,从怀里拿出一些银子,偷偷地塞在城门官的手中,"官爷,我们家小姐病了,需要出城去雪山找神医,还请你行个方便。"

城门官根本不吃这套,他推开赶车人的手,公事公办,"打开车帘看看,要真的如你所说,我自然会放你们出城。"

"是是是。"赶车人连连点头,抬手撩开车帘,城门官朝着里面看了看,没有看出什么端倪,便挥挥手,"走吧。"

"是,官爷。"赶车人跳上马车,一甩鞭子,"驾!"

匆匆忙忙赶过来的小强对着城门官大喊,"拉住他们,快点拦住他们!"

结果,城门官没有拦住马车,却把小强给拦住了,"站住,接受检查,方可出城。"

小强气得一掌劈开城门官,"检查检查,你检查什么?看看清楚爷是什么人,你也敢检查?"

城门官被小强这么一掌,再这么一吼,给愣住了,仔细的看了看小强,还别说,他真的没有看出来小强是何方神圣。

但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小强的气势,确实有点下人,在夏都这块土地上,能有胆子嚣张的不是皇家的人,就是大官家的人,不管是哪家的人,他一个小小的城门官都是惹不起的。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大人,小的错了!"城门官连忙跪下磕头,随后对着其他的小兵喊道,"还不快点拦住马车。"

可惜的是,经过他这么一闹,马车早就跑出城门了。

就算他们现在去追,也追不上了。

小强已经懒得跟他废话了,直接一脚揣在城门官的身上,一个飞身追了上去。

马车内,冰月等人已经发现了小强,所以马车出了城门之后,冰月就对水月说,"等会马车进入树林,你就带她跳下马车,找个地方藏起来,等我把那个人引开之后,你再离开。"

"是。"

于是,马车一个拐弯,离开大道,进入树林,不久后,水月抱着苏小米跳出马车,滚进一旁的树丛中,马车依旧往前行驶。

急忙赶过来的小强果然上了当,继续追随马车而去。

看到他们走远,水月才背着苏小米从树丛中出来,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

跑着跑着,脚下突然一空,两个人"扑通"一声,掉进了一个大坑里。

"哎哟..."

这一摔,水月的脚不小心给甩痛了,痛得她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

苏小米也被这一摔,摔得醒了过来,她睁开双眼,才知道自己和水月一起掉进了坑里。

她抬头看了看天空,哦买噶,这么高,想要飞上去实在有点空难。

"..."她指了指水月的脚,又指了指她自己。

水月看不懂,便问道,"你说什么?"

"..."苏小米又指了指自己的喉咙。

水月想了想说,"你吃的是我们玄冰宫特制的糕点,是用特殊的毒药制作而成,是用来惩罚那些说谎的门人,等你到了玄冰宫,如果还不说实话,就会再给你吃其他的糕点,到时候的惩罚会更加的严重。"

"..."苏小米急了,连忙眨了眨眼睛,意思是她没有说谎啊。

水月也不懂苏小米的意思,只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这解药只有宫主和护法,我也帮不了你。"

见水月帮不了她,苏小米那个愁啊,不能开口,她很多事都做不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天色也越来越黑,四周更是静得可怕,再加上树林里那些奇怪的鸟叫声,很是瘆人。

偏偏水月脚还摔断了,估计是太痛了,痛得她忍不住的轻声呻~吟。

看到水月那个样子,作为神医的苏小米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她随手捡起几根比较直一点的,硬一点的树枝,然后拉过水月的脚,把树枝绑在她的脚上,又用手示意水月别乱动。

水月虽然看不明白苏小米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她能感觉到脚痛要稍微缓解了一些,所以点点头,不再乱动。

由于苏小米不能说话,所以两个人相对无言,各自靠在坑璧上,闭目养神。

只希望等天亮之后,有人能发现她们。

这一夜,苏小米多么的想要做梦回到现代,找辛佳琪诉苦,可惜的是,这一夜她还没有来得及做梦,天空就下起了雨,雨水落进坑里,打在她的脸上,她一个激灵睁开双眼,再也没有了睡意。

我去!屋漏偏逢连夜雨,这老天爷就是喜欢跟她过不去是吗?

她看向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水月,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她连忙爬到水月的身边,伸手摸了摸水月的头,果然如她所想,发烧了。

这可怎么办?

在这个坑里,连个避雨的地方都没有。

如果不及时退烧,水月就很危险了,虽然水月不是她一边的,可要她眼睁睁的看着这孩子死在她的面前,她还是做不到。

"对不起了!"苏小米在心里说着,开始动手扒水月的衣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