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一封密信

    坐在屋顶上看星星的风轻寒,默默地看着这一切,直到苏小米跑出很远之后,才从屋顶飘下来,又飘进了庙里,拿掉了小春子身上的银针。

小春子连忙单膝跪在地上,带着悔意道,"爷,我错了,我不该不听你的话,相信那个女人,上了当,让她拿走了我们的银子和粮食。"

"起来吧!"风轻寒淡淡的一句,话语间一点责怪小春子的意思都没有。

"爷..."小春子感恩戴德的爬起来,"我们要去追吗?"

"不用了,我们继续赶路。"

"是!"

小春子牵过马,两个人翻身上马,继续朝着风都的方向跑去。

苏小米顺着小路跑了一会,见没有人追来,还是不太放心,又换了一条道。

说实在的,她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加上这里的路都没有路牌,她也没有导航,更没有车子,完全凭借自己的两条腿和喜好在跑。

要问她现在跑的是什么方向,她根本不知道。

只知道从清晨到艳阳中天,还都在一条小路上,小路两边绿树丛荫,倒是挡住了不少直射的阳光。

就是没有看到一匹马,一个人,也没有看到一个村庄,甚至连个茅草房都没有看见。

"老混蛋,你把我骗到这种鬼地方,什么提示都不给我,让我在这里瞎蹦,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苏小米气得又骂起了老混蛋,她如果天黑之前还走不出这条"林荫小道",她今晚就要在这个树林里过夜了。

尼玛,虽然她从来不相信这个世上有鬼,可她一个人在这个阴森森的树林里过夜,貌似也不太好吧。

何况,她现在身份不明,万一追杀风轻寒的那些家伙,真的把她当成风轻寒的人,再次挟持她怎么办?

苏小米吃了一点干粮,补充一点能量,整理了一下行装,然后迈开步伐,快步向前,向前,向前!

她要跑,跑得越远越好!

也不知跑了多久,反正日头已经西斜,按照现代的时间来估计,大概就是下午四、五点钟的样子。

可苏小米悲催的发现,她还在"林荫小道"里。

这条路到底有多长啊?

她擦了一把额上的汗,两边看了看,只觉得怎么看都看不到尽头,难道她今天走不出去了吗?

"得得得..."

就在苏小米妄自悲催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苏小米心中一喜,有马蹄声就表示有人,只要有人,那就说明这个树林还是走得出去的。

但是,她不确定这马上的人是好人还是坏人,为了安全考虑,她不敢去拦飞奔过来的马,而是选择躲避在路边的草丛里。

马蹄声由远而近,奔跑的速度非常的快,她还没有判断出马背上的人是好人还是坏人,马已经从她的面前快速跑过去了。

她看着跑远的马,叹了一口气,准备出去继续赶路,只是还没有等她站起来,又是一阵马蹄声传来,于是她又蹲了回去。

这次有三个人,马奔跑的速度也是一样急,不知道是追杀前面的人,还是追赶前面的人,或者,他们本来就是一伙的,这江湖上的事谁说得清。

特别是她来到这里之后,深刻感受到,江湖险恶,且行且珍惜!

两拨马蹄声都远去之后,不见再有马蹄声过来,她才从草丛里爬出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继续向前行。

天终于还是黑了下去,在她还没有走出这片树林之前,毫不留情的黑了下去。

此刻,苏小米已经累得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找了一颗看起来还算好看的树,坐在树根上,背靠着大树,拿出水喝了一口。

突然,有什么东西掉在她的手背上,她抬手一看,手背上竟然有一滴血!

苏小米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来,朝着树上看去,只见浓密的树冠里,突然垂下来一只手臂。

哦买噶的,这古代人的死法还真是奇怪,竟然跑到树上趴着死。

算了,他喜欢这棵树,这棵树就让给他吧,她换地方好了。

苏小米移动脚步,准备离开,哪知道才夸出一步,树上的人就掉了下来,"啪"的一声,落在她的脚边。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死人突然抓住了她的脚。

苏小米本来就是百草堂的神医,见到这样的场景并没有吓得大叫,而是扶额,对死人说,"你别抓着我,我是不会救你的,我可不想这个世上又多一个仇人。"

她早就看出来这个家伙没有死,只是受了重伤,她不想再招惹这些江湖人。

不讲道理,不分是非,恩将仇报!

那个抓住她脚的人,一只手颤颤抖抖的在怀里摸了一番,摸出一份信,递给苏小米,用仅剩的一口气,艰难的张了张嘴,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就断了气。

苏小米叹了一口气,在他的身边蹲了下来,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这个人伤势。

发现,他就是刚才骑着马飞奔的那个人。

而且已经多次受伤,身上的伤口还不止一处,加上内脏已经被人一掌震碎,能活到现在,就已经是奇迹了。

她拿起那封信,翻过来翻过去的看了看,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只有信封上写着两个奇怪的字。

"唉!"苏小米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说兄弟,你也不把话说清楚就死,你叫我把这信往哪里送,再说了,我对这里可是人生地不熟的,这件事我恐怕也帮不了你,这信还是还给你吧。"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轰隆!"

苏小米刚刚想把信放回那个人的怀里,天空突然就劈下了一道炸雷,把她给吓了一跳,不由抬头朝天看去。

虽然已经天黑,但是绝对不是雷雨天气,怎么可能会打雷呢,肯定是幻觉,幻觉!

苏小米想着,又看了看手中的信,再次往那人怀中放,结果又是一声响雷,"轰隆"一声,在她的头顶炸开。

"啊!"这次她可是听得真真切切的,吓得伸手摸了摸头顶,在感觉完好无损之后,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她抬头看了看,发现她头顶的一根树枝被劈成了两半,不由无奈的说,"好了好了,我去送信还不行吗?只是你能不能给我一点提示,我要往哪里走,这信又是要送给谁?"

结果天空一片寂静根本不给她一点点提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