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睡了一夜

    苏小米这一觉睡得不踏实,因为她有了心思,她想家了,更想辛佳琪。

她现在一肚子的话,无人可说。

除了她的死党辛佳琪,实在找不到可靠的人倾诉。

她的身边处处是陷阱,身边的人也都各怀鬼胎,没安好心。

不是利用她就是坑她,她累了,真的累了,一刻都不想呆在这里了。

在胡思乱想中,苏小米真的回到了二十一世纪。

她看到了辛佳琪,满腹委屈的扑进辛佳琪的怀里,"呜呜...琪琪,我好孤独,我好想你,我好想家,你有没有什么办法留住我?我真的不想走了。"

"小米,你哭了吗?"辛佳琪抱着苏小米,十分的惊讶。

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汉子,这会在她的怀里哭得跟一个小女人似的,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呜呜..."苏小米丝毫不理会辛佳琪的惊讶,哭得稀里哗啦的。

她想哭很久了,只是找不到可靠的怀抱给她哭。

此刻,这么好的机会她怎么可能会错过,不管辛佳琪惊讶也好,打趣也罢,她就是要先哭够了再说。

"好了好了,别哭了。"辛佳琪见苏小米越苦越伤心,她哪里还有心情打趣,"明天我就去你说的那个月老庙,看看能不能遇到你说的那个老头,如果遇见了,我跟他说说好话,让他把你接回来。"

"呜呜..."苏小米连连点头,心情这才稍稍的好了一些,她擦了一把眼泪,抬起头,看着辛佳琪笑了。

果然还是从小玩到大的死党比较可靠。

"从来不知道你这么能哭。"辛佳琪笑了抬手,替苏小米轻轻地擦去眼泪,"饿不饿?我给你准备吃的去。"

苏小米吸了吸鼻子,闷闷地说,"不饿,我就是想你。"

"我看你不是简单的想我吧。"辛佳琪笑着在苏小米的脸上捏了一下,"你肯定是在那边遇到什么伤心的事了,说说吧,我给你分析分析。"

"哪有。"苏小米嘟嘟着嘴,满是女人的娇态。

"哎呦喂!"辛佳琪连忙抖了一下,"我原来的小米,你快点回来吧,这样的小米我实在受不了,你看,一地的鸡皮疙瘩了。"

苏小米双眼一瞪,"滚!"

"哈哈哈..."辛佳琪大笑起来,"这就对了,这才是我原来认识的苏小米,说吧,遇到什么难题了。"

苏小米也不再矫情,一股脑的把最近发生的事,全都跟辛佳琪说了一遍。

在辛佳琪听到苏小米身上有蛊虫,不由睁大双眼,"什么,你一代神医,被蛊虫给控制了,不会吧?"

"你别一惊一乍的好不好?"苏小米狠狠地白了辛佳琪一眼,"控制倒还没有,我就怕时间长了会不会对我的身子不利。"

"嗯,这个我们也只是听说,具体情况也不太了解。"辛佳琪点点头,"这样吧,明天我找到老头,替你一起问了,找不到老头,我就去找这个方面的书籍,找到了,我就记下来,等你下次来的时候告诉你。"

"好。"苏小米说着抱住辛佳琪,撒娇道,"琪琪,今晚我不回去了,我要跟你睡。"

"好好说话。"辛佳琪抬手在苏小米的额头上点了一下,"一起睡可以,半夜不许把我当着别人,抱着我撒娇,明白了吗?"

"是。"苏小米高兴的答应了,爬上辛佳琪的床,抱着辛佳琪软绵绵的被子,舒服的闭上眼睛。

...

翌日,苏小米美滋滋的在睡梦中醒来。

因为梦太美,所以即使醒了,她也不愿意睁开双眼,想要多享受一会。

只见她先舒服地抱着被子原地滚了滚,随后又蹭了蹭,接着又非常惬意的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再伸出手朝旁边摸了摸。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琪琪,还是跟你睡觉最舒服,最安心。"

这一摸苏小米顿时吓了一跳,因为这手感明显的不对,她连忙睁开双眼,对上了一双深如寒冰的双眼。

"啊!"苏小米条件反射的大叫一声,爬了起来,"你你你,怎么是你?琪琪呢?"

"齐齐又是谁?"风轻寒脸如黑炭,双眼沉寂如深潭,里面冰冷一片。

"琪琪..."苏小米眨巴眨巴双眼,终于完全清醒过来,迅速的抬起脚就踹向风轻寒,"给我下去,谁允许你爬我的床了?!"

"嘭!"完全没有防备的风轻寒,被苏小米给直接踹在了地上,他的脸顿时更是黑得无法形容了。

苏小米也愣了一下,她没有想到她这一脚的力量会这么大,连风轻寒那个大块头都给踹地上去了。

愣了一会之后,苏小米突然有一种暗爽的感觉,活该!

她可没有忘记他们在密使里的约定,于是她双眼一瞪,"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你的事我不想知道,我的事也不用你管。"

风轻寒黑着脸站了起来,静静地盯着苏小米好一会,这才幽幽地说,"在本尊没有写休书之前,你,都还是我风轻寒的娘子,所以..."

说着,他突然上前一步,弯下腰,贴近苏小米,盯着她的双眼,一字一句的说,"夫君对娘子做什么都是天经地义的。"

由于距离太近,苏小米甚至能感觉到他说话时喷出来的热气,害得她的脸好烫,身子不觉地往后仰去。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凉气,平复了一下心情,假装镇静道,"喂,别以为就你会写休书,我也会写,我现在就去写。"

说话间,她就想溜走,谁知这次风轻寒有了防备,她还没有溜出一步,就见风轻寒长臂一伸,把她控制在床头,随后他的唇瓣几乎贴着她的耳朵说,"娘子,你睡了我一夜,就想这么离开?"

"什,什么?"苏小米的老脸顿时一红,很想找块豆腐撞死,什么叫她睡了他一夜?

"娘子,昨夜你抱着我的时候说,很想我,再也不想离开我,还说..."

"够了!"苏小米连忙打断风轻寒的话,再说下去都不知道他还会说出什么羞死人的话呢。

突然,她感觉有哪里不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