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又被坑了

    苏小米捂着心口,后退几部,气得浪费了一口唾沫,"呸,尼玛,还真下得去手,痛死我了。"

"呜呜,主人,我比你痛。"魔镜哀呜起来,"我肯定破相了,你快点看看我啊,我可不想破相。"

"不是只有辟天神斧才能动你吗,一把小小的匕首怕什么。"

苏小米鄙夷的说着,还是伸手摸出魔镜,刚才要不是魔镜,她就真的被匕首给刺伤了,这个戈姑姑真是手下一点都不留情。

"主人,匕首是动不了我,我这不是怕破相吗?"

"破什么相,好好的呢。"

虽然这么说,苏小米还是伸手在魔镜上摸了摸,"嗯,一点痕迹都没有,这下你放心了吧。"

"谢谢主人。"魔镜的声音顿时变得欢快起来,"主人,趁着女人发疯,你快点收了她。"

"好。"苏小米说着举起手,"菠萝菠萝蜜,火凤琉璃出击!"

手镯顿时化成火,飞出苏小米的手腕,围着发疯的戈姑姑转了几圈,就把发疯的戈姑姑给绑了起来。

戈姑姑这才从狂笑中惊醒,不敢相信的看着苏小米,"这不可能,不可能。"

"什么不可能?"苏小米拍了拍自己的心口,"你看看,我什么事都没有,戈姑姑,你别忘记了,我可是活神仙的徒弟,也等于是半个神仙,简称半仙吧,我苏半仙还怕你一把小小的匕首不成?"

"苏半仙..."戈姑姑再一次跪在地上,给苏小米磕头,"都怪奴婢有眼不识金镶玉,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杀你,奴婢错了,这才奴婢真的知道错了,只要你能救娘娘,就算你让奴婢立刻去死,奴婢也绝对不会眨一下眼睛。"

看到戈姑姑为了皇贵妃,如此的拼命,苏小米也是服了,同时,又很感概,她的身边怎么就没有这样是死忠粉呢?

"唉..."苏小米不由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戈姑姑,我可以救她,但是我有个条件,你得把高人的相貌画给我看,否则你就是磕死了,我也不会救的。"

"好好好。"戈姑姑连连点头,"我这就画给夫人。"

苏小米让火凤放开戈姑姑,戈姑姑按照自己的印象,把高人给画了出来。

然后在苏小米的指示下,把画像放在桌子上。

"火凤,再把她捆起来。"为了以防万一,苏小米再次叫火凤绑住了戈姑姑,这才走过去,拿起画像看了看。

这一看,差点气得岔气了。

只见画像上的人戴着一个鬼面具,穿着一身夜行衣,这画了和没画又什么区别??

苏小米双眼一瞪,"戈姑姑,你这是在玩我呢?"

"回禀夫人,奴婢见到高人的样子就是这样的,对了,听他说话的声音,应该是个男人。"

"我去!"苏小米气得吐血,这男人多得去了,戴上面具,穿上夜行衣,站成一排,谁认识谁啊,"你再想想,他身上有什么特征没有?"

"特征?"戈姑姑回忆了起来,不一会眼睛一亮,"有了,他的左手只有四根手指。"

"左手四根手指?"

嗯,这也算是一个特征了,至少缩小了不少范围,苏小米微微点头,"好了,再问你一个问题,我的血真的能救皇贵妃?"

"是,高人就是那么说的,还说越多越好。"

高人,又是高人,苏小米真的很想把那个高人给找出来,把他左手剩下的四根手指全给剁了。

他这明显就是在坑她,什么血越多越好,她的血很宝贵好不好,全给皇贵妃了,到时候皇贵妃没有救活,还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戈姑姑,高人的话也不可以全信,我觉得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你容我再想想。"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夫人..."戈姑姑再一次跪了下去,"你一定要救活娘娘,奴婢这条命赔给你!"

说着,她又从地上爬起来,直接一头撞在了石壁上,"嘭"的一声,脑浆迸裂,只抽搐了一下就没气了。

"啊!"苏小米吓得叫了一声。

她没有想到戈姑姑如此的刚烈,丝毫不留余地,连抢救的机会都不给她。

"你又何苦呢?"苏小米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只是说想想,又没有说不救。"

苏小米让火凤放了戈姑姑,又找来东西给戈姑姑盖上,随后拿起匕首,走到床边,看着床上的睡美人,又是深深地叹了一口。

男人为了美人不要命的她见过很多,一个女人也为了美人不要命的,她还是头一回见,羡慕啊!

"主人,你不会真的把血给她喝吧?"魔镜担心的开口。

"唉...你以为我想啊,我是看在她的死忠粉上,就先试试吧,实在不行也怪不得我了。"

"主人,要不要找风大人进来商量商量?"

"不用了,以后我的事跟他无关。"

苏小米说着不再犹豫,一刀割破了手指,直接放进了慕容若柔的嘴里。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血也源源不断的流出,一开始,慕容若柔还是一动不动,后来,她的嘴就开始主动的吸吮苏小米的手指。

感觉到慕容若柔的吸吮,苏小米一阵惊喜,看来她的血还真的能救醒皇贵妃。

就在苏小米惊喜时分,她的指尖突然一痛。

她连忙把手指从皇贵妃的嘴里拿了出来,就看见一条通体透亮的虫子被带了出来,下一刻,那只虫子就钻进了她的手指里。

"啊啊啊!!!"苏小米吓得大叫着跳起来,"怎么办怎么办?虫子钻进我手指里去了。"

"主人,你身体有什么异常吗?"

"异常倒是没有,就刚才痛了一下,现在已经不痛了。"

尽管如此,苏小米一想到有虫子钻进她的手指里,她还是感觉好恶心。

"主人,这条虫子很可能是蛊虫,它本来是在皇贵妃的体内,现在它喜欢上你的血了,所以才弃了皇贵妃,选择了你。"

"蛊虫?"这个苏小米也听过。

蛊虫爱血,她的血很特别,被蛊虫喜欢不值为奇。

但是,那个人为什么要在皇贵妃身上下蛊?现在为何又把蛊虫转移到她的身上?

"主人,你又被坑了。"

"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