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丫鬟兰香

    然而在下一秒,她就用力的推开了他,"不用你好心!"

她是想给自己断了后路,不能再对这个别有用心的人留恋,否则,出去之后,各奔东西,她又该如何是好。

风轻寒脸色暗沉,就站在她咫尺之地,静静地凝视着她。

苏小米顿时把后脑勺对着他,假装没有看见。

只不过,这骗得了别人,偏不了自己,她的心里却在默默地难受着。

好在,牢固的石壁终于出现了一道暗门,暗门里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

苏小米抓起放在桌子上的夜明珠,对着暗门里照了照,暗门深处,隐隐约约能看见一个向上延伸的台阶。

她顿时高兴的笑了,"我们可以出去了。"

说着抬脚准备走,突然又顿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慕容若柔。

"主人,你不会是想带着她一起走吧?"

"有何不可!"

苏小米说着回转身,朝慕容若柔走去。

"我来。"风轻寒也看出了苏小米的意图,快苏小米一步走到慕容若柔身边,把她从床上小心翼翼的抱了起来,"走吧。"

"..."

苏小米看了风轻寒一眼,终究没有说什么,只是转身走在前面为他们照亮前面的路。

走进暗道,上了台阶,又是暗道,再是台阶,最后是一条长长的通道,他们走了好长时间也没有再看见台阶。

"怎么会这样?"

苏小米越走心里越没有底,这暗道不会跟相爷家的布局一样吧?

看着是出去的路,却总是走不到边。

魔镜顿时又出来安慰苏小米,"主人,这里只有一条道,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你就不要心急了。"

也对,只有一条道,她没得选择。

又走了大约半个时辰,前面看见了一段不是很长的下坡路,而且还能看见下坡路下有一道门。

苏小米顿时高兴起来,"快到了,我先去探路,你慢一点。"

等她高高兴兴的跑过去,推开门,顿时傻眼了。

这门的后面根本不是她想象的外面世界,而是一个跟先前摆设一模一样的密室,只是那张床上少了一个女人而已。

"我擦!"

苏小米不由爆了一句粗口,他们走了这么半天,不会又转回来了吧?

"主人,你先别灰心,也许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不是吗?"

这里不光是摆设一样,就连桌子上的茶水和点心都是一样,叫苏小米怎么能不怀疑。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随后进来的风轻寒跟苏小米的反应差不多,他把慕容若柔放回床上,在室内转了一圈,说了一句让苏小米比较心安的话,"这个密室跟先前的摆设虽然一样,但不是同一个。"

"为什么?"尽管心安了一些,苏小米还是问了一句。

随后风轻寒又说了一句话,叫苏小米顿时羞涩无比,想找一块豆腐撞死,他说,"这里没有玫瑰花香。"

"..."苏小米捂脸,不想见人了。

尼玛,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不过风轻寒的话确实也提醒了她,她连忙跑到她曾经"办事"的地方,果然没有留下她的任何痕迹,她的心顿时完全安心了。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难道又要破解密码吗?

"嘘...有人来了。"风轻寒向她摆摆手,然后指了指一方石壁,意思的声音从那个方向传来的。

苏小米侧耳细听,甚至闭上眼睛听,都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她刚想移动脚步,想要靠近一点听,再一次被风轻寒阻止,

他用手比划了一下,她竟然看懂了,他的意思那个人武功很高,让她先原地躲避,不要让对方发现这里有异常。

她微微点头,原地蹲了下去,只探出一个头朝那边张望。

不一会,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只是这次苏小米没有再害怕,而是带着一丝丝兴奋,因为,这次的声音能给他们带来生机。

果然,随着刺耳的声音停止,石门被打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提着一个灯笼,走了进来。

还没有等她搞清楚里面的情况,风轻寒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扣住她,轻喝道,"不许动!"

女人微微一愣,随后抓住风轻寒的手一个反扭,顿时就跟一条滑溜溜的蛇一样,脱离了他的控制。

两个人快速的过了几招,打了一个照面之后,同时愣住了。

"风密使?!"

"戈姑姑?!"

"你怎么会在这里?"戈姑姑顿时放下戒备,带着一丝疑惑。

"戈姑姑又是谁?"苏小米从台阶后走了出来,"不会就是你封印了皇贵妃的吧?"

"奴婢不敢,奴婢给密使大人、密使夫人请安!"

戈姑姑对着风轻寒和苏小米盈盈一拜,非常礼貌又正式的说道,"回禀密使夫人,奴婢本是娘娘的贴身丫鬟戈兰香,在宫殿大火之时,和娘娘一起被高人所救,娘娘的封印也是高人所赐。"

"高人?高人是谁?"苏小米有点不解,"他救了你们,为何还要将皇贵妃封印?"

"回禀密使夫人,高人没有留下姓名,他封印娘娘也是为了救娘娘的命,高人说,想要娘娘活命,只有遇到有缘人,到时候再来帮娘娘解除封印,娘娘才不会有危险,否则,就算这次救了娘娘,下次娘娘还是逃不过劫数。"

"有缘人?"苏小米心中一动,这个高人说的有缘人不会是就她吧?

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她就掉进了密室里?

"戈姑姑,你知道这火是谁放的吗?"

"回禀密使夫人,宫殿失火之前,奴婢和娘娘已经被人迷晕了,后来才知道那人迷晕我们之后又放火少了宫殿,高人说,他再晚一步,我们就都没有救了。"

"这么巧?"苏小米不由朝风轻寒看去,风轻寒微微点头,"放火之前室内确实是被放了很重的迷药。"

随后,风轻寒看向戈姑姑,"皇贵妃还没有死这件事,你为什么不告诉皇上?你这是欺君之罪知道吗?"

戈姑姑顿时腿一软,跪了下去,"回禀密使大人,高人说,除非遇到有缘人,否则这件事谁也不能说,说了娘娘就会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