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各不相干

    风轻寒无奈的落在地上,微微蹙眉,"顶上是金刚石做的,我们只能靠自己了。"

本来还抱着希望的苏小米,在听到这句话之后,顿时泄气了,"你都研究这么久了,研究出什么来没有?"

"有,你过来看。"

风轻寒把苏小米带到仕女图那里,指着那些仕女说,"这里一共有十二个仕女,分别代表着十二属相,你注意看她们身上的搭配,各有不同,这些搭配就代表她们的属相。"

听他这么一说,苏小米仔细去看她们身上的搭配,果然如风轻寒所说的那样。

就比如她面前的这个,女人的腰上缠着的不是腰带,而是一条蛇;再比如另外一个女人,她头上带着的发钗形状似一条龙。

还有一些就变成了挂件,手镯,甚至的半解半露的衣裳。

"十二属相分别为,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而子,丑,寅,卯...又分别代表它们相应的时辰,而代表十二时辰的字又同时代表了十二地支,十二地支..."

"行了行了,说得我头都疼了。"风轻寒还没有说完,就被苏小米给打断了,"我管你什么跟什么呢,我就问你,你想到出去的办法没有?"

"..."被打断的风轻寒沉默片刻,回答,"正在研究。"

"正在研究,正在研究,你都研究好几个时辰了。"苏小米鄙夷的翻了一个白眼,"先休息一下吧,趁休息的时候顺便把十几年前的事告诉我。"

被苏小米鄙夷,风轻寒的脸色不由的变得黑沉起来,不过在他思考片刻之后,还是如实的说起十几年的事。

"那年我应皇上急召,才进的宫。

进宫后才知道皇贵妃被人烧死,皇上很伤心。

但是他放心不下晋王,召我进宫也是为了把晋王托付给我。

本来,皇上是想让我把晋王带出宫的,我放心不下皇上,才留在皇宫,直到皇上的心情平复,晋王也长大了才离开。"

听着风轻寒避重就轻的说了一些往事,苏小米不由"呲"的笑了一声,"就这些?"

"..."

"难道皇上没有让你查查皇贵妃的宫殿为什么会着火?"

"..."

"还是说皇上根本就知道是谁放的火?"

"..."

"你不说话,是不是代表我猜对了?"

风轻寒深深地看着苏小米,突然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来我身边的目的是什么?"

"我是什么人重要吗?"

"对我来说很重要。"风轻寒说得很认真,"曾经我以为,你只是为了我身上的麒麟扣,以为我把麒麟扣给你你就会离开,结果证明我错了,你又回到了我的身边。"

"..."她就是为了他的麒麟扣。

"小米儿,你知道吗?当时我是真的很开心,因为我做了一个决定,只要你再回到我身边,我一定会对你好。"

"..."好像是比以前好。

"可是,现在看来,我好像又错了。"

听了风轻寒的一翻告白,苏小米的心有点动摇了,毕竟像风轻寒这样的男人,不管是这里,还是二十一世纪,都是很难得的。

她要不要把事实全盘告诉他呢?

"主人,你可千万别做糊涂事啊!"魔镜大概是感应到苏小米的心声,连忙出声阻止。

苏小米顿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对,她不能被几句甜言蜜语就迷惑了,她要把持住本心,不要被美男的甜言蜜语击破。

她摸了摸魔镜,对风轻寒说,"既然我们在一起是个错误,等我们出去之后,你就给我一封休书,从此后,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我们各不相干,相忘于江湖。"

"各不相干?相忘于江湖?"风轻寒突然笑了一声,这一声笑,让苏小米莫名的有点感伤。

"主人,别动摇,当心被骗!"

对,皇宫里的人个个都爱演戏,她不能上当!

苏小米的感伤顿时被魔镜化解,由感伤变成了冷笑,"对,你说的都对,我接近你就是为了麒麟扣,我没有马上离开是因为另一块麒麟扣,现在麒麟扣都齐全了,我还不走要等到何时?"

她准备豁出去了,要是风轻寒敢来抢她的麒麟扣,她就叫魔镜把风轻寒给一起收了。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果然,风轻寒的脸顿时变成了一块寒冰,眼睛也变成了两道冰线,紧紧地缠绕着她,让她一时感觉全身发冷,呼吸不畅。

整个密室的空气也在这一刻被冻结。

"够了!"苏小米大吼一声,一团火从她的口中喷了出来,顿时化解了这室内的低温,低压,"风轻寒,你想要杀死我吗?"

"小米儿..."风轻寒轻唤一声,声音竟然有点悲伤的暗沉,"你和我在一起真的就是为了麒麟扣吗?"

"是,只是麒麟扣,什么都没有!"苏小米狠着心肠,不去想他的悲伤,怕自己心软上当。

"好,我成全你!出去后给你休书,从此,我们各不相干,相忘于江湖!"风轻寒说着转身,继续研究机关,不再看苏小米。

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她自己说没有感觉,但是从风轻寒的嘴里说出来,她就无比的不舒服。

此刻,她感觉到自己心口好像压着千斤石,又难受,又痛,还又无法呼吸。

密室内,一时也进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不知道是太压抑,还是空气变得越来越稀薄,不一会,苏小米就感觉自己的头有点昏昏沉沉,人也开始迷糊起来。

迷迷糊糊中,她看到了老混蛋,顿时气呼呼的跑过去,一把抓住老混蛋,"你什么意思?我们无冤无仇的,你把我骗到这里也就算了,难道还把我困死在这里吗?"

"苏小米,你先别激动,我这不是来救你了吗?"老头拂开苏小米的手,笑了笑,"你想知道机关在那里吗?"

"废话!"苏小米气得翻了一个大白眼,"鬼才不想知道呢!"

老头又是笑了笑,指了指台阶方向,"机关就在那里。"

苏小米一看,顿时红了脸。

尼玛,在什么地方不好,偏偏要在那个对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