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我是半仙

    在片刻之后,他轻轻的抿了抿唇,走了过去。

非常认真的盯着苏小米的眼睛,带着威胁性的说,"以后不许再喊我小寒寒,否则后果自负!"

"切!"苏小米给了他一个不以为然的大白眼,暗自腹诽,我高兴,你能把我怎么的?

当然,这个时候她是不会跟他斗嘴的,毕竟,她现在有事需要他帮忙。

权衡利益之后,她指着床上的女人,语气虽然平和,却不太友好,"我问你,你认识她吗?"

"不认识。"风轻寒看也不看床上的女人,回答得也十分的干脆。

"真话?"苏小米双眉一挑,眼神带着十二分的审视,直直的盯着风轻寒,意思他要是敢说假话,她一样让他后果自负。

至于什么后果...哼哼!!暂时保密!

"真话。"风轻寒丝毫没有犹豫。

看风轻寒的样子不像是撒谎,魔镜也说过,风轻寒是在慕容若柔死后才进宫的,那就是说,风轻寒是真的不认识慕容若柔了。

好吧,她暂且信他一次。

"好,我再问你,你听过慕容若柔这个名字吗?"苏小米虽然还是带着审问的口气,但是语气和态度明显柔和了不少。

"听过。"

"她是谁?"

苏小米这句话一说出来,风轻寒突然沉默了。

片刻后,他的目光缓缓地从苏小米的脸上,转移到女人的脸上,半晌才微微蹙眉,"你是说,她就是慕容若柔?"

"我不知道。"苏小米想了想说,"这只是我的猜测,你觉得呢?"

"猜测?"风轻寒自然是不信,不过他也没有戳破,而是问到,"你还猜出些什么?"

"还有,我不敢确定。"苏小米轻轻地摇摇头,直视风轻寒,"所以想问问你,她是不是当年被烧死的皇贵妃?"

"如果你能确定她是慕容若柔,她就是。"

见风轻寒说话滴水不漏,苏小米暗暗的翻了一个大白眼,这个死男人,真的狡猾得跟狐狸一样,想要套他的话是不可能了,看来只能直接说了。

"如果我能证明她就是慕容若柔,你能告诉我当年皇宫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你能证明?"

"嗯。"苏小米点头,看了慕容若柔一眼,又看向风轻寒,"其实我是半仙,能和死人对话,当然,她还没有死,只是在沉睡,而且已经沉睡十几年了,这也是我刚才跟她沟通的时候,她告诉我的。"

说到这里苏小米微微的顿了一下,试探的问道,"我说的这些,你信吗?"

"信,你说的我就信。"风轻寒说着又加了一句,"既然你可以跟她沟通,你为什么不直接问她呢?"

切!说什么信她,信她还故意这样问,不是存心埋汰她吗?

苏小米眼珠子稍稍转动了一下,便说,"我问过了,她说她当时昏迷了,随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就连她为什么会睡在这里都不知道。"

"容我想想。"风轻寒说着陷入了沉思,似乎在回忆十几年前所发生的事。

苏小米也不去打扰,而且坐在一旁默默地等待。

突然,她的肚子抽痛起来,苏小米的心里"咯噔"一下,暗叫一声"不好!"

这种感觉她太熟悉,那是肚子在告诉她该清理肠胃了。

"魔镜,你给我的鸡腿是不是变质了!"苏小米第一个反应就是被魔镜给坑了,这里要怎么清理肠胃?

"主人,我发誓,鸡腿绝对没有问题。"

"那现在怎么办,疼死我了!"

苏小米双手捂着肚子,疼得龇牙咧嘴,眼睛四处扫描,希望能找到可以方便的地方。

她的怪异行为,引起了风轻寒的注意,不由问道,"你,怎么了?"

苏小米看了风轻寒一眼,如实回答,"我肚子疼!"

既然已经隐瞒不了,她也就没有必要再隐瞒,何况必要时刻,还需要他回避。

风轻寒果然懂了,抬手指了指一个方向,苏小米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正是她刚才坐过的台阶。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还别说,有台阶作为遮挡,确实是一个方便的好地方,只是...

这时,风轻寒又说了一句让她安心的话,"我先那边去研究机关,等会再告诉十几年前的事。"

"哦。"苏小米终于点头,随后迫不及待的跑过去,在台阶后找了一个风轻寒看不见的角落蹲了下来。

等她清理好肠胃舒服之后,又发现了一个令人脸红的事,这气味...真是够了!

她连忙找东西盖上,问道,"魔镜,你那里有没有空气清新剂?"

"有,玫瑰香型的。"

"好,芝麻开门,一瓶玫瑰香型空气清新剂。"

等室内全部充满了玫瑰香味,苏小米这才放心地从台阶后走了出来。

刚准备去找在另一边的风轻寒,却听到头顶传来脚步声,苏小米一个激灵,停住脚步,抬眼朝头顶看去。

听这脚步声,绝对不是一个人,她不由的朝风轻寒方向看过去,风轻寒似乎也听到了,朝着她这边看来。

碰上风轻寒的目光,苏小米立刻朝他招手,小声喊道,"喂,你过来,这里有人。"

"我这边也有人。"风轻寒指了指他的头顶。

苏小米点点头,看来她没有听错,不是一个人,很可能是好几个人,难道是小强他们来找她和风轻寒了?

这么一想,苏小米顿时高兴的朝风轻寒跑过去,"喂,你说会不会是小强和小春子带人来找我们了?"

"有可能。"风轻寒再次抬眼朝头顶看去,随后对着上面大喊一声,"小春子,是你们吗?"

等了一会,楼上除了脚步声,没有人回应他。

苏小米想起了一种隔音系统,只有里面能听见外面的声音,而外面根本听不见里面的声音,这种隔音系统在二十一世纪已经常见了,难道这里也有?

"风轻寒,要不你飞上去,给顶上踹一脚,看看他们有没有反应。"

苏小米话音刚落,风轻寒就真的飞了上去,给顶上来了一个大力金刚脚。

结果,顶上连一粒沙子都没有掉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