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逃出魔掌

    果然,在屋顶守护的风轻寒听到小春子的喝声,无声无息的飘了进来,见到此刻的情况,他便知晓,又是这个女人睡觉不老实,惹到了小春子。

于是,他又和来时一样,无声无息的飘了出去,坐在屋顶继续看星星。

小春子见是苏小米不由松了口气,条件反射的看了看门外,见风轻寒并没有进来,他才轻轻的踢了踢苏小米,"喂,刚才是你?"

苏小米翻了个白眼,压低声音不爽道,"不是我难道还有鬼啊,你大呼小叫的干嘛?想要害死我吗?"

小春子挠了挠后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个,我以为又有人来刺杀爷。"

"他活该!"苏小米怨恨的瘪瘪嘴,"恩将仇报的小人!"

"姑娘,你误会了,爷不是那样的人。"小春子连忙为风轻寒辩解。

"不是?"苏小米冷哼一声,"那你说说他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被人追杀?"

误会?

误会还恩将仇报?误会还饿得他半死?误会还把她当皮球踢?

误会还...不让她好好睡觉?

她就是冷了,想找一个暖和的地方睡觉而已,他至于那么嫌弃,还要把她踢到三米之外?

"这个..."小春子再次挠挠头,这个可不好说,爷的事不能说。

就算他相信苏小米不是奸细,不是跟那些人一样是想要爷身上的麒麟扣,但是这么重要的事情,他可不敢说出来。

见小春子说不出话来,苏小米再次翻了一个白眼,鄙夷的斜视着小春子,"说不出来了吧,其实你心里也清楚他对你的压迫,只是苦于不敢开口而已。"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小春子急了,连忙摆手,声音也不觉的提高了几分。

"嘘..."苏小米连忙把手放在唇边,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然后狠狠的白了小春子一眼,"喂,小声点,我迟早要被你给害死。"

"我..."小春子知道自己错了,便低声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好了,好了,我也没有责怪你的意思。"苏小米说着,声音压得很低,"哎,我问你,你的爷把我的银针藏在哪里了?"

"在..."小春子说了一个字就连忙打住,手却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腰身,"爷不让我说,你就别问了,等到了地方,我自然会给你的。"

苏小米看到小春子的动作,便知道银针肯定在小春子的身上,但她没有马上要,只是问道,"你的爷要带我去哪里?"

"去风都。"

"风都?风都是什么地方?"

"..."小春子愣了,傻傻的看着苏小米,好半响才说,"风都你都不知道?"

"嗯..."苏小米摇摇头,不好意思的说,"我从来没有出过门,很多地方我都不知道,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朝代,风都是国都还是王的封地?"

"什么朝代?"小春子睁大眼睛,已经被搞糊涂了,"朝代是什么意思?"

哦买噶!苏小米顿时猛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这个连什么朝代都不知道的人,会是什么鬼地方?

小春子见苏小米痛苦的样子,连忙关心道,"姑娘,你没事吧?"

苏小米摸了摸被自己拍痛的额头,假笑道,"没事,就是我好像失忆了,想不起来这里是什么地方,刚刚想起一点什么就突然头疼,这才拍了一下,减少疼痛,没事,没事。"

"失忆?"

"哦,失忆就是突然忘记了以前的事。"

小春子顿时明了,笑了笑说,"难怪姑娘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随后,小春子便毫无保留的说,"我们是琉璃国,琉璃国是整个玄天大陆最强的国,地大物博,物产丰富,风都不是国都也不是封地,是爷的家,只要我们到了风都就安全了,以我们现在赶路的速度,到风都约二十天左右的路程。"

"什么?还要二十天?"苏小米顿时哀嚎。

苍天啊,收了她吧!

要跟这个男人在一起呆二十天,太可怕了!

就算她不死,估计也要掉几层皮。

人家穿越都是来享受的,各种美食相伴,各种绫罗绸缎加身,各种美男围绕,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混吃等死,那是何等的潇洒,她咋就这么的悲催呢?

人家救人,就会被当成恩人,从此以后,便走向阳光大道,她救人怎么就救出来一个大仇人呢?

"小春子啊,你放我走吧,我求你了,你要是不放我走,我就不活了!"

苏小米越想越伤心,拉着小春子就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小手还在小春子的身上拍打,把小春子给哭得不知所措,一愣一愣的。

"姑娘,你..."小春子话还没有说完,就突然哑了,身子也不能动了。

这时,苏小米停止了哭声,放开小春子,手中已经多了几根银针,这就是她刚才拉着小春子哭的时候,趁机摸出来的。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当然,摸出银针之后,其中一根就扎在小春子身上了。

小春子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苏小米,刚才还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女人,此刻脸上却带着一丝丝得逞的笑容。

不用说,他上当了。

爷一直提醒他要注意这个女人,没有想到他还是着了她的道。

苏小米伸手轻轻地拍了拍小春子的肩,"小春子,对不住啊,我也不想这样对你,你也知道,如果我不这么做,估计还没有到风都,我就一命呜呼了。"

小春子不能动,也不能说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小米,拿走他们银子,粮食和水,然后背在身上,就朝着门口走去。

走了几步,苏小米突然顿住脚步,回头看了小春子一眼,有点歉意的说,"小春子,你对我的好,我会记在心里,日后...不对,来生,如果有来生,我再报答你!"

反正来生的事谁说得清楚,至于日后,她可不想再跟他们见面了。

苏小米走了,带着他们的银子,粮食和水走了。

此时,天色灰蒙蒙的一片,这是黎明前的黑暗,代表天已经快要亮了。

苏小米抬眼看了看四周,挑了一条她看得比较顺眼的路,拼命的跑,直到跑出很远,她才松了一口气。

终于脱离那个男人了,终于获得自由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