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男人天堂

    这里有桌子,有椅子,有柜子,桌子上还有油灯,糕点和茶水。

这些还不算什么,主要是这里还有一张床,而床上还静静地躺着一个漂亮的女人,他们这么大的动静那个女人都没有醒,看来睡得还很沉。

这些都不算什么,最最最...主要的是这里的墙壁,上面还雕刻了十二仕女图,个个娇嫩如花,衣裳不整,形态各异,该露的都露在外面,简直栩栩如生,令人神魂颠倒。

而此刻风轻寒的手正放在一个仕女的身上,不知道在摸些什么,看到室内突然变得亮堂,一时竟然定格在那里。

"呵呵..."看到风轻寒的手放在不该放的地方乱摸,苏小米一声冷笑,"我说你怎么叫我不要乱跑呢,原来是怕我坏了你的好事。"

还有一件让她生气的事,这房间里这么多坐的地方,他不扶她去坐,却让她坐在冰冷的台阶上,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

"小米儿..."风轻寒貌似才醒悟过来,连忙把手从仕女的身上拿开,"你怎么会有夜明珠?"

"你管我怎么会有!"苏小米双眼一瞪,生气的说,"这里有椅子你不给我坐,这里有油灯你也不点,你是不是故意不给我知道里面的情况,好让你在这里胡作非为?"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你误会了。"

风轻寒试图解释,苏小米根本不听,还带着一丝嘲笑说,"没关系,我也不是没有看过,你就直接现场直播好了,我正好也看看你们这些禽兽是怎么对着这些冰冷的石头也能下得去手的。"

听到这些话,风轻寒眉头微蹙,深深地看了苏小米一眼,然后一句话也不再解释,继续在仕女的身上摸索起来。

"呵,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这下苏小米是真的生气了,而且是非常的生气。

她瞪了风轻寒很久,风轻寒依旧不理她,还真的当她是空气一般的该干嘛干嘛。

"呼..."苏小米气呼呼地吐了一口气,摸了摸魔镜说,"给我风轻寒的资料,我想要看看他到底是什么人。"

魔镜搜索了一会说,"对不起,主人,我无法搜到他的资料。"

"什么?"苏小米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魔镜的资料库里竟然没有这个家伙的资料!!

"主人你也别生气了,我看他不像是在乱摸,好像是在找机关出口。"

"是吗?"苏小米收回怒气,默默地看了风轻寒一会,貌似魔镜说得对,这家伙真的像是在找什么。

好吧,是她小肚鸡肠了,只是魔镜为什么搜不到这个家伙的资料呢?

苏小米找了一个椅子坐下,倒了一杯茶,闻了闻,感觉没有问题,正准备喝,魔镜开口了,"主人,就算你不怕毒,也不能乱喝这里的东西啊,万一这里不是毒,而是别的东西呢?"

"嗯,你说的有点道理。"苏小米放下茶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唉,都说现代人是人精,这里的人才更坏呢,时不时的就给你来一个陷阱什么,有水不能喝,有吃的也只能看。"

"主人你饿了吗?"

"你说呢?"苏小米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

她从早上忙到现在,连一口水都还没有喝,就被相爷给坑到这里来了。

"主人,我这里有啊。"

"你有!"苏小米的双眼顿时一亮,留着口水问道,"有什么?"

"鸡腿啊,真空包装的香辣鸡腿,你最喜欢吃的。"

"靠,你这个跟班不错,连我喜欢吃什么都知道。"

苏小米高兴的拿出魔镜,看了风轻寒一眼,见他还是********在研究机关,她立刻背对着她,轻轻地喊道,"芝麻开门,香辣鸡腿,五袋。"

话音落,"噗噗噗..."就掉出来五袋香辣鸡腿来。

"哈哈哈..."

苏小米无声的大笑着,高兴的把鸡腿抱在怀里,在魔镜上狠狠地亲了一下,才把魔镜收起来,迫不及待的拆开一个啃了起来。

"有没有珍珠奶茶?"有了吃的,苏小米又开始想喝的了。

"这个没有,但是有酒。"

"什么酒?"说起酒,苏小米顿时就想起了风轻寒的桃花酒,那叫一个香,那叫一个甜美。

"鸡尾酒,听装鸡尾酒。"

"鸡尾酒?"苏小米点点头,"这个也不错,芝麻开门,来两听鸡尾酒。"

酒才被打开,风轻寒就走了过来,二话不说的拿起她的鸡尾酒就喝了一口,随后便嫌弃的说,"这是什么酒,跟水差不多。"

"你!"苏小米气到不行,"你管我什么酒,谁要你喝了?"

风轻寒深深地看着苏小米,也不生气,而是略带奇怪的问道,"你哪里来的这些东西?"

"你管我哪里来的。"苏小米白了风轻寒一下,又啃了一口鸡腿,嘟嘟了一句,"你自己不吃东西,难得也要别人跟你一样不吃不喝吗?"

风轻寒也不知道是没有听见,还是根本就没有听,拿着酒又离开了。

"切!"苏小米没好气的白了一眼风轻寒的背影,真是的,闻见酒就跑过来,真是酒鬼!

这次风轻寒没有再去看墙壁上的仕女图,而是看向床上熟睡的女人。

对于床上的那个女人,苏小米也非常感兴趣,她不由的啃着鸡腿走了过去,问道,"她是谁?为什么会睡在这里?"

风轻寒喝了一口酒,淡淡的说,"不清楚,也许她并不是睡着了。"

"不是睡着了?"苏小米仔细的看起来,又伸手去把脉,"她没有受伤,没有生病,没有中毒,也没有死,这不是睡着了是什么?"

谁知道风轻寒却回了她一句,"你是神医,这句话应该问你自己。"

"呃..."苏小米差点被鸡腿给噎着了,不由朝着风轻寒翻了一个大白眼,还别说,这家伙说的有道理,她才是神医。

苏小米三两口啃完鸡腿,认认真真的帮女人把脉,又把女人全身检查了一遍,得出的结论依旧是,没有受伤,没有生病,没有中毒,也没有死。

这下她就更奇怪了,准备求助魔镜,于是看向风轻寒,"你继续去研究你的仕女图去,我要坐在这里好好的想一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