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从不胡闹

    实话说,软的怕硬的,何况还是地位颇高,又手握把柄的人,这么一硬,相爷夫人多少有点害怕了。

她拍了拍还趴在她怀里的哭泣的冷艳秋,"乖女儿,别哭了,娘亲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的。"

"嗯。"冷艳秋站直了身子,用袖子掩面,眼神略带哀怨的看着风轻寒。

可惜,风轻寒的注意力全在苏小米的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她那个哀怨的小眼神。

"米儿,你太让我失望了,当初我就不该可怜你,收留你,你不念我的恩情也就算了,还要恩将仇报!"相爷夫人用怒气壮胆,大步走了过来,抬手就要往苏小米的脸上招呼。

相爷夫人这次出手,暗带着很强的内力,要是苏小米真的被挨了这一巴掌,估计不耳鸣也得脑震荡。

如今,苏小米有神功护体,心里又憋着一口气,看相爷夫人想要一巴掌拍死她,她的怒气顿时全部爆发出来。

只见她伸手一抓,就抓住了相爷夫人拍过来的手腕,然后反手朝着相爷夫人就是一巴掌。

这要是没有神功之前,没事,但是现在,不得了。

相爷夫人的手腕和脸,都顿时火辣辣的疼,感觉像是被烈火焚烧过一般,却还看不出被焚烧过的痕迹。

"兰青青!"苏小米咬着牙,低头在相爷夫人的耳边轻说道,"你最好听我的指示,否则我就把你干过的所有缺德的事都抖出来,看你以后还有什么脸见人。"

"唔唔..."相爷夫人捂着脸,连连点头,还不敢哭出来。

"嗯,很好!"苏小米满意的点点头,依旧用只有她们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现在,你去抽你女儿二十鞭,不能抽轻了,也不能给抽死了,明白吗?"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唔唔..."相爷夫人是痛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点头。

苏小米这才放开相爷夫人,相爷夫人离开了苏小米的控制之后,顿时感觉身上炙热的疼痛减轻了不少。

但是刚才那种感觉还是让她十分的恐惧,她惊恐的看着苏小米,语无伦次,"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娘亲,我是你女儿啊。"苏小米脸上挂上一抹笑,只是这笑有点冷,"你可别忘记女儿交代你的事,我的忍耐力是有限的。"

"是是是..."相爷夫人被苏小米脸上的冷笑吓住了,连忙对琴嫂说,"快去把鞭子拿来。"

"是,夫人!"琴嫂以为夫人要拿鞭子打苏小米,跑得比兔子还快,临走还恶狠狠的看了苏小米一眼。

等琴嫂拿来鞭子放在相爷夫人的手中,相爷夫人的手都有点发抖,不明所以的琴嫂还以为夫人是被气的呢,假装好心的说,"夫人,你要舍不得抽大小姐,老奴去帮你抽。"

听了这话,相爷夫人下意识的看了苏小米一眼,苏小米顿时笑着说,"别啊,还是娘亲亲自抽的好,琴嫂,你也别急,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大小姐,你大逆不道,打自己的娘亲,可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夫人现在用鞭子教训你也是无可厚非的。"

"是啊,无可厚非。"苏小米笑着笑着突然脸色一变,大吼一声,"那就快点啊,还磨蹭什么呢?"

这一声吼,把相爷夫人也吓了一跳,连忙跪了下去,"米儿,是娘亲错了,你原谅娘亲好不好?"

"呵呵..."苏小米嫌弃的瞥了相爷夫人一眼,笑道,"你错哪儿了?"

"我,我..."相爷夫人吞吞吐吐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一个所以然来,可把周围的人给搞的莫名其妙的。

相爷终于忍不住了,上前一步问道,"夫人,你跟米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我..."相爷夫人依旧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这时,一直跟着夫人的琴嫂终于看出猫腻来,连忙跪了下去,"相爷,这不是夫人的错,都是老奴,是老奴让人搞来的狮子,本来是想给相爷你贺寿的,没有想到狮子会发疯,相爷,都是老奴不好,你责罚老奴吧。"

"哈哈哈..."苏小米突然大笑起来,"你这个奴才倒是很护住啊,那你可知道夫人为何要对我下跪?"

"老奴,老奴..."琴嫂也语结了,看向夫人,夫人一个眼神,琴嫂似乎明白了什么,又爬到苏小米的脚边,使劲的给苏小米磕头,"大小姐,不是夫人,是老奴,一切都是老奴做的,随便你是打是罚,就算被你打死,老奴也毫无怨言。"

"好啊,既然你想要讨打,那我也就不客气了。"苏小米说着抬头看了冷艳秋一眼,不紧不慢的说,"那就让二小姐代替我打你可好?"

琴嫂顿时感恩戴德的磕头,"可以可以,一切听大小姐的吩咐!"

一直站在一旁看戏的风轻寒微微蹙眉,小声问小强,"你的主人今天是怎么回事?"

小强也是满脸疑惑,"不知道,我主人从来不这样,她这么做肯定是有这么做的原因,我们还慢慢看吧。"

"..."风轻寒不说话了,这丫头的事,他一直就整不明白。

这时,苏小米对着站在远处的冷艳秋说,"妹妹,娘亲跪着也不方便起来,你就亲自过来拿鞭子吧,对了,抽的时候记住,我没有喊停你不许停,否则剩下的鞭子你自己领着。"

冷艳秋见娘亲也跪了,琴嫂也跪了,父亲大人似乎也帮不上什么忙,她这心里急啊,可她还是不想在风轻寒的面前破坏形象。

于是,她哭着跪倒风轻寒的面前,"密使大人,请你管管我姐姐,看在今天是我父亲大人的寿辰,别再胡闹了好吗?"

风轻寒朝苏小米看去,苏小米双眉一挑,抱着膀子,一脸笑意的看着风轻寒,她等着看风轻寒到底是管还是不管。

在她的记忆里,风轻寒可是最喜欢看她的戏了。

要是这次他敢帮冷艳秋这个女人,回去非得让他尝尝她新研制的药丸不可。

风轻寒收回目光,不冷不热的说,"本尊的娘子从来都不会胡闹,她这样做肯定有她这样做的道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