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演戏高手

    苏小米才说完,风轻寒就冲了进来,直奔苏小米,把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十分担忧的问,"你真的没事吗?"

"你不是都看见了吗?"苏小米不由翻了一个白眼,现在知道担心她了,早干嘛去了。

还有,这个风轻寒很奇怪,突然转变对她的态度,虽然她的心里是非常的高兴,但是不得不防,万一又是一个坑爹的货呢。

对了,找个时间问问魔镜,这个风轻寒到底是何许人也。

"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不该让你救治这对疯狂的狮子。"风轻寒说着四处看了看,并没有看见那对狮子,不由奇怪,"那对狮子呢?"

"在这里。"苏小米说着把两个元宝举到风轻寒的面前,"它们被治疗好之后,就变成了两个元宝。"

"嗯?"风轻寒看着苏小米手中的两个元宝,半信半疑。

"信不信由你!"苏小米把元宝收进自己的怀中,"这元宝既然是狮子变的,就属于我了,毕竟是我治好了它们,你没有意见吧?"

"嗯。"风轻寒轻哼一声,还是很疑惑,只是他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对着黑布外说,"收兵!"

不一会,黑布被拆了,形成包围圈的护卫们也都排成了两队,有次序的离开了相府。

相府的门被打开,相府的小姐冷艳秋第一个冲了出来,四周扫了一眼,然后恶狠狠的盯着苏小米,"你把我家狮子呢,弄哪里去了?"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看她怒气冲天的脸,看她不再装淑女,苏小米就知道,这个相府的小姐是忍受太久了,久到她都没有耐心再装淑女了。

也是,她这治疗用了差不多两个时辰。

一个时辰两小时,一个小时六十分钟,虽然很多人都有很强的忍耐力,但是对于相府小姐这个心里有鬼的人来说,还是在等待中失去了耐心。

"终于露出真面目了。"苏小米冷笑一声,说道,"你家的狮子被我治好之后告诉我,你才是害它们的人,它们不想再见你,所以在感谢我之后就飞走了。"

冷艳秋气得脸色铁青,"你血口喷人,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怎么能害两只那么疯狂的狮子?"

说着,她就掩面细声的哭了起来,这种哭声最能软化男人的心,只不过,她搞错了对象,像风轻寒这种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人,是不会被女人这样的哭声所打动的。

但是,相府夫人心疼了,她上前一步,抱住冷艳秋,哄道,"好了,乖女儿,别哭了,爹娘为你做主。"

说着,她眼神厉色的看向苏小米,"米儿,小时候是我对不起你,不该把你送到乡下,可我知道错了,把你接回来,还给你嫁了一个好男人,你能不能别再欺负秋儿了。"

哦买噶,这相府夫人真的会编故事,要是换到二十一世纪,是不是就可以编出一本《豪门恩怨:小三上位秘诀》了呢。

"魔镜,给我说说这个夫人的来历。"

魔镜接收到主人的指示,开始搜索相爷夫人的资料,"原名兰青青,是一名不检点的戏子,后被相爷看中,变身为苟县令的女儿,苟兮兰,后相爷以大夫人生不出儿子为由,让她嫁入相府,成了二夫人。"

听到这里,苏小米看了一眼道貌岸然的相爷,又看了一眼惺惺作态的相爷夫人,再看了一眼她怀里装模作样的相府小姐,不由感叹,果然,不是一样的人,不进一家门,这一家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这时,魔镜又说道,"她嫁入相府没几年,相爷的大夫人就莫名奇妙的死了,相府大小姐也莫名其妙的失踪了。"

"大夫人莫名其妙的死了?"苏小米忍不住问了一句,"她是怎么死的?是不是二夫人害的?"

"也是,也不是,其实罪魁祸首的二小姐,二小姐一直嫉妒大小姐漂亮,出身又好,大夫人对她也是疼爱有加,加上进宫赏月,又被皇上选中,说等将来她长大了,就嫁进皇宫,嫁给任意一个皇子。"

"你说,这么多好事都发生在姐姐一个人的身上,这个做妹妹的能不嫉妒吗?"

"所以她就趁着夜黑风高放火,准备烧死姐姐,结果,姐姐没有被烧死,却把大夫人给烧死了,偏偏这一幕又被大小姐看见了。"

"当然,看见的还有二夫人,后来,二夫人一不做二不休,就让琴嫂抱着大小姐出了府,给大小姐喝了毒药之后,又把大小姐丢进了河里。"

"尼玛,这些人怎么这么歹毒?"苏小米气得牙都咬碎了,她准备好好的惩罚惩罚这些小人,替大夫人,大小姐讨回一个公道。

这个资料库不错,她很喜欢!

苏小米心里有了底,脸上也就浮现了冷笑之色,她朝着相爷夫人招招手,柔声道,"娘亲,你过来,我有话要跟你单独说。"保证不打死你!

切,演戏谁不会,今天就看她怎么演戏,hold住相爷夫人,震撼全场!

谁知道相府夫人双眼一眨,眼泪就掉了下来,"米儿,你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们,今天是你父亲的寿辰,你却故意把门口的石狮子变成真狮子,还让狮子伤了我们的太医,如今你又借口治疗狮子,却把狮子藏了起来,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哦买噶的,这夫人果然不愧是戏子出生,这眼睛一眨眼泪就出来了,还一句话就把所有的罪名都推到她的身上。

尼玛,这演技,她服了,但是这个黑锅她是不会背的。

于是,苏小米笑脸变成了黑脸,"二夫人,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过来,否则后果自负!"

苏小米脸色这么一黑,再二夫人这么一喊,相爷夫人心肝有点颤颤了,毕竟当年的一幕看见的不是她一个人,她不由转头去看琴嫂,琴嫂也是一脸蒙。

"哼哼!"苏小米一声冷笑,"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我数到三,你再不过来,别说我没有给你们机会,放过你们!"

才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