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救治方法

    魔镜沉默了一会说,"办法是有,就看主人你敢不敢做了。"

为了问清楚办法,我趁着大家的注意力都在狮子身子,悄悄地往后退去,躲在一座假山后,这才小声问道,"说吧,要我怎么做?"

魔镜说,"这两只狮子一金一银,一公一母,它们原本是夫妻,在魔界被称为金银双侣,不知道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要是想它们不伤害你,只有你拿出妖魔令,才能收复它们。"

"妖魔令?"果然什么都瞒不过魔镜,苏小米想了想,如实说,"我身上只有半块,还有半块在哪里都还不知道呢。"

"半块已经够了,半块你就能靠近它们,拔掉它们脚上的钉子,只要你拔掉它们脚上的钉子,它们一定会感谢你,到时候,它们就会为你马首是瞻了。"

"你没有骗我?"

不是苏小米不相信魔镜,而是她被老混蛋给坑了很多次,谁知道这次会不会又是老混蛋故意借着魔镜来坑害她呢。

"主人,你相信我,我比谁都想你的能力变强。"

魔镜这么一说,苏小米有点相信了,毕竟她的能力变强,魔镜的能力才会变强,"好吧,我暂且信你,如果你敢骗我,我就摔碎你,再把你丢进火里。"

"主人,你不能这么对待我!"魔镜顿时哀嚎起来,"你要摔碎我了,你就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你的意思我还能回去?"苏小米从魔镜的话语间得到了一条很重要的信息,顿时双眼发亮,"快点告诉我,我要怎么做才能回去?"

结果,魔镜给了她一句,"天机不可泄露!"

苏小米顿时气得拍了魔镜一下,"滚蛋,什么天机不可泄露,就是你不想告诉我。"

"主人,不是我不想告诉你,是还没有到时机,如果我现在告诉你,只会有害无益。"

"主人...主人..."

苏小米本来还想再说几句,却传来了小强的呼喊声,她连忙打住,收起魔镜,从假山后面走了出来,"我在这,叫我干嘛?"

小强看见主人,快步跑了过来,"主人,那帮太医都是庸医,根本不敢能靠近石狮子,相爷和密使的意思,是让你过去看看。"

"我去看什么啊,我又不是兽医。"苏小米嘴上这样说着,人还是跟着小强走了过去。

果然,那些太医宁愿跪在那里,也没有人敢靠前一步。

那两个狮子实在是太可怕了,此刻它们双眼通红,张开血盆大口,撕心裂肺的嘶吼,它们的嘴边,满是鲜血,它们的脚下,多了两具太医的尸体。

苏小米看得只摇头,"怎么才一会,它们就比刚才更加疯狂了呢?"

"不知道。"小强回答,"仿佛只要有人靠近它们就会疯狂。"

"嗯,我知道了。"

苏小米挥挥手,来到风轻寒的身边,用手碰了他一下,小声问道,"夫君,你对这两只狮子有何想法?"

风轻寒看了苏小米一眼,见苏小米眼中的淡定之色,他便知道,这丫头肯定有办法治好这两只狮子。

于是他长臂一伸,把苏小米拉近怀里,低头在她的耳边说,"我知道,除了你,没有人能治好这两只狮子。"

"你凭什么这么说?你不是一直都不相信我是神医吗?"苏小米不由抬头白了他一眼,真不知道他又要打什么主意。

风轻寒倒是无视她的白眼,低声说,"从百花谷回来,我就相信你了。"

"好吧。"还别说,被风轻寒相信,她的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小窃喜,"你说一个我去治好它们的理由,我就过去。"

风轻寒还没有回答,相爷就走了过来,他非常亲切的对苏小米说,"米儿,你是我的女儿,也是活神仙的传人,你能不能看在爹今天寿辰的份上,前去治好狮子,让爹安心的度过这个寿辰。"

你妹的爹,嘴里叫得亲切,却开口闭口都要把她往火坑里推,要不是她运气好,恐怕死几次了吧。

"好,既然爹这么说了,我愿意试试,但是..."苏小米说着,压低声音,"我要问爹借一样东西,否则这狮子我也治不了。"

"说吧,你要借什么?"只要能治好这狮子,相爷也准备豁出去了。

这时,苏小米一字一句的说,"麒!麟!扣!"

相爷顿时吓得一个哆嗦,"你,你..."你了半天,话也没有说出来,人就突然的晕了过去。

相爷晕倒,顿时又引起了一阵骚动,相府的夫人,小姐,下人,全都乱成了一团,大家七手八脚的把相爷给抬到了屋内,几个跪在地上的太医也连忙跟了过去。

苏小米看着乱成一团的众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跟她装晕,好啊,看他能装到几时。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这拨人一走,场地就给空了出来,晋王又跳到苏小米的身边,好奇的问,"小米,你跟相爷说了什么,把相爷给气晕了?"

太子爷也笑着走了过来,半开玩笑的说,"没有想到小米还有这个能耐,一句话就能气晕相爷,真是本事了。"

看得他们一前一后的过来,苏小米就感觉很头疼,她连忙躲到风轻寒的背后,小声说,"你替我打发走他们,我就答应你救那两只狮子。"

"好。"风轻寒说着上前一步,拦住太子和晋王,不紧不慢的说,"太子殿下,晋王殿下,这里危险,还是请你们先回宫吧。"

太子脸色微沉,"如果本太子说不呢?"

"不好意思,那本尊只好让人护送你们离开了。"

"风轻寒,算你狠!"太子狠狠地瞪了风轻寒一眼,然后看向苏小米,"小米,别忘记我找你的事。"

"哦,知道了。"苏小米为了让太子快点走,随口敷衍了一句,其实她早就忘记太子找她什么事了。

太子走了,晋王却不肯走,他哭着一张脸,似乎风轻寒再说一句重话,他的眼泪就会掉落下来。

"你也有今天啊!"苏小米抱着膀子,看戏一样的看着风轻寒,看他如何说服这个爱哭的家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