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魔镜开口

    当然,这只是苏小米看着这对石狮子胡思乱想的,毕竟,这石狮子并没有像她想的那样,朝着她扑过来。

就在苏小米准备从石狮子中间走过去的时候,她怀里的魔镜突然骚动起来。

苏小米以为魔镜害怕这对石狮子,连忙抬手按住魔镜,轻轻地说,"不用怕,有我在。"

"主人,主人!"

突然,一个少女的声音传进苏小米的脑海里。

苏小米不由四处看了看,除了她身边的风轻寒,还有她身后跟着的小春子和小强外,并没看见什么少女,不由奇怪。

"主人,是我,我是魔镜。"

少女的声音再次传进苏小米的耳朵里,苏小米用手摸了摸魔镜,无法相信,"你会说话?"

"是的主人,你的功力增强,我也就会跟着你一起强大。"

原来如此,苏小米激动的摸着魔镜,四下看了看,见并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更是好奇。

这时,魔镜又说了,"主人,你放心,我说的话只有你能听见,其他人听不见的。"

"哦,是这样啊,那你告诉我,这相府里今天是不是有什么古怪?"

"娘子,你在说什么?"

魔镜还没有回答,就被风轻寒给打断了,他是见苏小米一个人在那里神神叨叨的,觉得很奇怪。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啊?"苏小米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句话是风轻寒问的,不由尴尬的笑了笑,"哦,我觉得今天相府有点怪怪的,夫君你说是不是?"

"嗯。"风轻寒微微点头,"是有点怪怪的,所以我们要小心一点。"

"嗯。"苏小米嗯了一声,又去摸魔镜,希望魔镜再多给她一点讯息,哪知道,这次魔镜躺在她的怀中,再也没有丝毫的动静了。

难道魔镜的能量又用完了吗?

苏小米不由叹了一口气,看来,想要魔镜完全发挥它的能力,她还得变得更强才行。

来到正厅,今日的正厅也比以往要豪华很多倍。

正中央的一个高高的长桌中间,摆放着一个紫铜香炉,香炉里青烟袅袅,散发出一阵阵香气,香气袭人,闻之让人神清气爽。

相爷坐在正位,相爷夫人陪在一旁,相爷小姐则站在母亲的身边。

当苏小米他们进门的时候,相爷,相爷夫人全都站了起来,那些下人也全都跪了下去,嘴里齐喊,"密使大人千岁千岁千千岁!密使夫人千岁千岁千千岁!"

听着他们的呼声,苏小米扫了一眼那些跪在他们脚下的人们,顿时觉得自己高大上起来。

当然,她也知道,她不过是狐假虎威,即使这样,她还是很享受被人朝拜。

只见她轻轻地抬手,不紧不慢的说,"免礼,平身!"

是不是应该这样说她不知道,反正她是在电视上看来的。

还好,这样的举动并没有引来异样的目光,而是听见那些下跪的人说,"谢密使夫人!"

苏小米顿时嘚瑟得不行,斜了风轻寒一眼,用眼神说,"怎么样,我表现得还不错吧?"

当然,风轻寒是听不懂她眼神说的话,但是他看到她那个得意的小脸,还是微微的勾了一下嘴角。

"密使大人请!"

相爷客气的把风轻寒让到主位上,这时,相爷夫人也上前一步,握住苏小米的手,表示母女情深,"米儿啊,看到你现在这么幸福,娘亲也就放心了。"

既然大家都爱演,苏小米也准备开演了,比演技,她还不一定差着谁呢!

只见她微微一笑,抱着夫人的手臂撒娇道,"母亲,多亏了你,才让我如今幸福得不行,你不知道,我夫君他..."

说到这里,苏小米羞涩的低下头,"我夫君他并没有向外界传闻的那样,会在十五月圆之夜变成狼身,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嗜血,就是他..."

苏小米又故意卖了一个关子,就是想所有的人都能被她的话题所吸引,果然,她做到了,大厅里顿时安静了下来,都拿眼睛看着她。

就连相府的小姐也竖着耳朵,仔细的聆听。

苏小米这才羞羞答答的,把声音也放大了一些,"就是他太好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的男人,这么体贴的夫君,他不但武功高强,琴艺高超,那剑也是舞得虎虎生风,桃花满天飞,美极了!"

就在人们想象着那种美景的时候,苏小米再次压低声音,"母亲,还有一件事,你们肯定想不到,我夫君他的厨艺也是超赞的哦,他能作出这世间最棒的美味,不过他说了,只做给他的娘子吃。"

说到最后一句,苏小米看向相府小姐,果然看到她的双眼里冒着小星星,还有一丝懊恼。

本来这么好的男人是属于她的,都是因为他们听信了传言,才让这么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女人捡了一个便宜。

再看相爷夫人,脸色的笑也变得有点僵硬。

苏小米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她们,继续说,"你们都知道活神仙吧,给皇上治好了病的活神仙,他给我夫君看过了,说我夫君能活一百岁呢。"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风轻寒,苏小米也朝着风轻寒调皮的眨了一下眼睛。

风轻寒面无表情,一如既往的淡漠。

但是,他淡漠的眼神里有一丝无奈,他的小娘子又开始调皮了。

相爷夫人的笑已经冻结在脸上了,她再怎么装,也笑不出来了,毕竟,除了那些传言风轻寒确实是最合适的人选。

如今朝中,太子已经有了太子妃,晋王又傻兮兮的,女儿嫁给他,还不如嫁给风轻寒呢。

"晋王驾到!"

说曹操曹操到,相府夫人刚刚想到晋王,就被人通报,她趁机放开苏小米的手,和她疏远的保持一点距离。

相爷却再次站起,走到门口迎接,并且行了君臣之礼,"老臣恭迎晋王殿下!"

从这里可以看得出来,相爷对晋王还是比对风轻寒要恭敬一些。

"小米!"哪知道晋王根本无视相爷,直接朝着苏小米跑了过去。

"停!"苏小米连忙后退一步,对跑过来的晋王说,"你就站在那里,不许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