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除非我死

    "女娃,你这算不算耍赖?"公孙瓒没有想到苏小米会变卦,不由的说,"你要是不跟我走,我就吃住在密使府,也不走了。"

"好啊,这样密使府的人有个什么头疼脑热的,就得都来找你看病了,到时候你可有的忙了哦。"

一听要给所有的人看病,公孙瓒不干了。

"女娃,你是我活了三千年来遇到最无赖的一个。"公孙瓒说着看来风轻寒一眼,"我知道,你舍不得走的原因是因为他,没关系,他那么短命,等他死了我再来收你。"

公孙瓒说完之后,一个飞身,离开了密使府,苏小米非常不高兴的对着天空喊道,"公孙瓒,我告诉你,有我在的一天,我都不会让他出事,除非我死!"

公孙瓒虽然走了,但是苏小米是公孙瓒的徒弟这件事,一天时间就在整个夏都传开了。

于是,国君后期的治疗也就落在了苏小米的身上。

这天夜里,苏小米又做梦回到了二十一世纪。

再次看到苏小米,辛佳琪惊讶的睁大双眼,"小米,你额头的七色花真好看,在哪里纹的,我也去纹一个。"

"七色花?"苏小米摸出怀里的魔镜照了照,可不是,她的额头中间真的有一个七色花。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七个花瓣,七中颜色,其中紫色最为鲜艳,其他的颜色都十分的暗淡。

"怎么会这样,我不知道啊?"苏小米摸了摸额头上的七色花,傻傻的看着辛佳琪,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哦,我想起来,我前段时间去了百花谷,肯定是在哪里染上的,过几天估计就没有了。"

"百花谷?你去了百花谷?"辛佳琪羡慕的拉着苏小米的手臂,摇了摇,"告诉我,百花谷在哪里,我也好想去哦,听说那里的花常年不败,花的种类有上千种,是真的吗?"

"嗯,这个倒是真的,只是想要进去不是那么容易,这样吧,等我把夏都的事了了,我带你去百花谷,那里还有我的师傅呢。"

"什么?你又拜师了?"辛佳琪不敢相信的看着苏小米,"那你现在的师傅怎么办?还认吗?"

她想认,只怕是他不想认她了吧?

苏小米自嘲的笑了笑说,"琪琪,我说了你肯定不信,我拜的那个师傅,跟柯长得一模一样,你说这是不是很可笑?"

"啊?"辛佳琪的嘴巴张得能塞下一个鸡蛋,好半天才合起来,"小米,你说那个百花谷的师傅,会不会就是柯的前世,你看你现在不是只有在梦中才能跟我相见吗?"

"嗯,你说的也有点道理,我回去之后派人查一查。"

"小米,你要走了吗?"辛佳琪有点依依不舍,"你每次都匆匆地来,匆匆地走,也不打招呼,我还有好多...小米,小米..."

"主人...主人..."

苏小米在呼喊中醒来,看到站在门口的小强,很是不爽,她跟辛佳琪的话都还没有说完呢,就被这个家伙给打扰了。

于是,她没好气的白了小强一眼,"干嘛?叫魂啊?"

"对不起,主人!"

小强歉意的说着,走了进来,把手中的一张纸条递给苏小米,苏小米打开纸条一看,原来是玄冰宫宫主香君给她的指令。

指令上写着,"另一块麒麟扣已经找到,在相爷的府中,给你三个月时间,务必给我拿回麒麟扣。"

看得另一块麒麟扣的下落,苏小米一点都不惊讶,她早就怀疑那块麒麟扣在相爷的手中了,只是为什么又要她去?

"主人..."

小强担忧的看着苏小米,苏小米则把纸条揉成一团,丢给小强,"烧了它,暂且不理。"

"可是..."

"没有可是,就算有不是还有三个月吗,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对不起,主人。"

"好了,我没有要你说对不起。"

她最讨厌身边的人总是对她那么客气了,一客气就觉得很生疏。

过了一会,见小强还站在那里,苏小米不由斜了他一眼,"还有什么事吗?"

"相爷送来帖子,说明天是他的寿辰,问你要不要回去?"

"相爷?"苏小米不由笑了,"他倒是挺会见风使舵啊,以前拿我当替死鬼,对我不闻不问,如今,我是皇上身边的红人,就赶着来给我送帖子了,真是够可笑的。"

"主人,你有什么打算?"

"打算?"苏小米冷笑着勾起嘴角,"既然相爷如此的盛情邀请,我要是不回去貌似也有点说不过去,不如,你就陪我走一趟,方便的话在相府多住几日也无妨。"

"是。"

"不行。"这时风轻寒走了进来,对站在那里的小强说,"你先出去,我有话要跟我的夫人说。"

小强看了苏小米一眼,见她微微点头,他这才退了出去。

风轻寒走到苏小米的床边,坐了下来,看着苏小米,非常认真的说,"明天是相爷的寿辰,我是相爷的女婿,理当有我陪你回去。"

"小寒寒..."看见风轻寒愿意陪她一起回去,苏小米的心情就不觉的大好,"你陪我回去自然是最好不过了,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风轻寒不由微微蹙眉,"你能不能改个称呼?"

"嘿嘿..."苏小米一笑,"这个看我的心情。"

"好。"风轻寒说着长臂一伸,就把苏小米给拉近怀中,二话不说,低头就吻住了苏小米的唇,用力的吸吮起来。

苏小米没有想到风轻寒现在越来越直接,越来越过分,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小心肝就是一颤一颤的觉得很舒服。

"喜欢吗?"一吻结束,风轻寒轻柔的问道。

苏小米红着脸,羞涩的点点头,随后把脸埋进风轻寒的怀中。

相爷府。

今天是相爷的寿辰,所以相府被装扮得焕然一新,就连门口的两只大狮子也感激于平时不太一样了。

往日,这两只大狮子就是一个冷冰冰的石头,而如今,这石头狮子双眼发亮,就好像随时都会跳起来,扑向来客,一口把来客给吞进肚子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