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破坏形象

    风轻寒很是好奇,"风筝不像风筝,大鸟不像大鸟,好奇怪。"

"奇怪吗?"苏小米拍拍跟她差不多高的******,"我们就靠它飞过去了。"

"它能飞?"

"当然,你试试。"

"好。"

在苏小米的指导下,风轻寒抓住******的杆子,按照苏小米所说,双脚用力一点,带着******还有苏小米一起飞上了天空。

本以为,他飞上去会跟平时一样,没有想到被山风一吹,******不由的升高了一些,也他比平时要飞得更高,更远。

"这是什么?这么神奇?"风轻寒不由感叹。

"它叫******,你别只顾着说话,快,朝那边飞。"

"好。"

风轻寒脚下和手臂同时用力,******便跟着他的力度改变方向,朝着百花谷飞去。

直到他们落在百花谷,风轻寒还难以相信,这个东西竟然可以带着他们两个人飞了这么久都不落地。

苏小米又指着百花谷的深处,"朝那边飞,直接飞到公孙瓒的屋顶去,吓死他。"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好。"风轻寒不由的笑了,他的小娘子又开始调皮了。

不过这样调皮的小娘子,他喜欢。

当他们落在公孙瓒屋顶的时候,公孙瓒着实吓得不轻,一时也对这个******感兴趣起来。

"喂,女娃,你把这个送给我,我答应随你们进宫给国君治病。"

"可以啊,不过风轻寒的衣服不能给你,你想要,就用自己的衣服吧。"苏小米给了风轻寒一个眼神,"去把你的衣服拿下来。"

"哎呀,别呀!"公孙瓒连忙阻止,"他是堂堂密使大人,还缺这几件破衣服吗?大不了我再送你一些草药,你看上我的哪些草药了,尽管拿。"

"此话当真!"

"当然当然,我要是反悔,你就烧了我的百花谷。"

"好。"

苏小米这下可得意了,她正好需要一些草药,当然,这些草药都是为风轻寒准备的。

这个家伙时不时的就中毒,而且每次都不一样,也不知道下次他又会中什么毒,还是早些做准备的好。

来到公孙瓒的草药房,苏小米顿时睁大了眼睛,这里的草药可都是在药房里买不到的,真是太好了!

她看看这个,摸摸那个,她不能全要,所以想要挑一个最好的。

突然,一股非常好闻的浓香,从一个瓶罐子里溢出来,苏小米不由的朝着那个罐子走去。

公孙瓒一看不好,连忙跑过去,抱着罐子,"这个不行,这个是我用一百年才研制而成的百花解毒丸,不能给你。"

百花解毒丸?!!!

哈哈,这正是她所需要的,有了百花解毒丸,不管风轻寒那个家伙以后中了什么毒也不怕了。

"好,我就要这个。"苏小米上前一步,伸手就去抢,"你难道想要耍赖不成,你要是不给我,我就昭告天下,说你这个神医的假的,骗人的,我还要一把火烧了你的百花谷,让你无处藏身。"

"你..."

公孙瓒被苏小米的话给哽死了,不给就怕这女娃来真的,给了实在舍不得。

说来也是奇怪,这百花解毒丸一直安静的躺在罐子里,为何今日会发出如此浓烈的香味?

难道是因为这个女娃?

"喂,女娃,告诉我你是何人?我就把这百花解毒丸给你。"

苏小米盯着公孙瓒的脸,端详了半天,才闷闷地说,"如果我说我曾经是你的故人,你收养的女儿,你唯一的徒弟,你信吗?"

公孙瓒把苏小米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之后,摇摇头,"女娃,你别开玩笑了,我活了三千岁,从来没有见过你,也没有收养过谁,更没有收过徒儿,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想收你做徒弟,女娃,等我治好国君的病,你就得遵守承诺,做我的徒弟,不许耍赖。"

三千岁,哦买噶的,那不是活神仙吗?

不管是做他的徒弟还是什么,她似乎都赚了,何况,他跟柯那么像,指不定柯还是他的后人呢。

这么一想,苏小米顿时爽快的说,"好,如果你治不好,你就是我的徒儿。"

夏都,皇城。

国君的寝宫,风轻寒和苏小米带着公孙瓒来到国君的面前。

公孙瓒给国君把脉之后,又给国君做了全身检查,又看了看寝室,这才开口,"皇上,你是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你是活神仙,不管你说什么朕都相信你。"国君羡慕的看着公孙瓒俊美的脸,都三千岁了,还那么年轻,如果他要是也能跟公孙瓒一样该有多好。

"好,既然皇上相信我,那我就不客气了,你要是真的想快点好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先烧了你的寝宫。"

听到公孙瓒的话,风轻寒不由朝苏小米看了一眼。

公孙瓒说的竟然跟苏小米说的一样,只不过这句话要是苏小米说出来,肯定没有人信,很可能还会被砍头。

但是,这句话由公孙瓒说出来,那效果就不一样了。

果然国君不但没有生气,还说,"好,一切按照活神仙的指示。"

于是,国君的寝宫,就在公孙瓒的一句话之后,化为灰烬,再由公孙瓒出面,给国君重新找了一个寝宫,用来养病。

果然,在调理几天后,国君的身体渐渐的硬朗起来,国君非常高兴,要给公孙瓒搭建一座行宫,被公孙瓒给拒绝了。

他选择了住在密使府,主要还是为了苏小米。

"女娃,你说过只要我治好了国君的病,你就拜我为师,你什么时候跟我回百花谷?"

看着前跟前,后跟后的公孙瓒,苏小米貌似很享受,她完全把公孙瓒当成了柯的替身,只不过,她对他没有任何的非分之想,只是把他当成了亲人。

既然是亲人,当然也就不用客气了,"我说公孙瓒,我是说过拜你为师,但是我没有说过要跟你去百花谷啊。"

如果把公孙瓒换成苏柯,她也许还会考虑考虑。

毕竟那是她一生的追求,现在这种追求完全被公孙瓒的这个人给彻底破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