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你快点脱

    苏小米感受到风轻寒的目光有点不对劲,不由问道,"你干嘛?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是不是又开始不想信了?"

"不敢不敢,一切按照娘子的吩咐。"为了不惹娘子生气,风轻寒把所有的疑惑都给吞进了肚子里。

"那就走吧,你走前面。"苏小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风轻寒犹豫了片刻,还在走进了百花丛中。

他知道自己如果不走这一步,苏小米肯定又会乱想了。

苏小米见他真的走了,反而一把把他拉了回来,"好了啦,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吧。"

"好。"风轻寒立刻在雪地上蹲下来,开始用手指在雪地上画图。

很快,百花谷的分布图就出现在雪地上。

苏小米一时看傻了,"你在百花谷藏了半天,就是为了研究百花谷的地形图?"

"是,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行军打仗如此,我们想要平安进这百花谷亦是如此。"

风轻寒回答得干脆,苏小米不由的给风轻寒点了个赞,这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王者。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那些一心想要拿走他妖魔令的人真是异想天开。

他们有了妖魔令又如何,没有像风轻寒这样的王者来统治,即使有妖魔令也只是多了一件玩具而已。

风轻寒指着图中他做了双重标记的地方,"这里应该就是百花谷的中心,公孙瓒的住所也应该就在这里。"

苏小米看着风轻寒所指的位置,根本看不懂,但她还是点点头,"嗯,然后呢,我们该如何做?"

风轻寒又指着其他的地方,"你再看这里,这里有一处溪流,溪流里有吸血鱼,吸血鱼一旦碰到你的皮肤,就会用力的往里钻,直到吸干你的血为止,如果我们要想从溪流过,就只能以木代船过去,我看过了,在溪流的附近只有积雪,没有树木,所以这条路不通。"

苏小米眨巴眨巴双眼,看着风轻寒,只觉得,风轻寒在指点地图的时候特别的帅,她看得都有点YY了。

风轻寒又指向百花谷,"百花谷看起来是最美的,却是最毒的地方,人贸然进去,一个不小心就成了花的肥料。"

"嗯。"苏小米坐在雪地上,双手放在膝盖上,撑着自己的下颚,不管风轻寒说什么,她都点头。

风轻寒又指向一个地方,"这里是断崖,只有这里没有毒烟,没有毒虫,也没有机关和阵法,但是,这里连一只鸟都飞不过去,所以,这里也是行不通的。"

"好,我们就从这里走。"苏小米突然站了起来,用脚把地图抹掉。

这么机密的东西,可不能再给第二个人看见。

见苏小米的动作,风轻寒有点担忧,"你确定要从断崖过去?"

苏小米却很认真的说,"对,你不是说就那里没有毒烟,毒虫,机关和阵法吗,我不走哪里走哪里?"

"可那里是万丈深渊,连鸟都飞不过去,以你我的轻功,恐怕也是有心无力。"

"你去不去?"

"去。"

所谓断崖,就是把一座大山从中间被劈开一半。

一半是严寒的雪山,雪厚无从计量,而且随时还有雪崩的可能。

一半是如春的百花谷,看着景色宜人,却是处处陷阱,处处危机,处处毒气,时时都可能有生命的危险。

两个人站在雪山之巅,看着对面的百花谷,看了一会互相看了一眼,看了一会又互相看了一眼。

苏小米不由擦了一把冷汗,"这里就是你说的断崖?"

这断崖之间的距离也太大了吧!

"对。"

风轻寒毫不犹豫的回答,苏小米只好硬着头皮,走到断崖边,伸头朝着下面看了看。

断崖深不见底,迷雾一片,就算掉下去没有粉身碎骨,指不定就掉进十八层地狱了。

想要从这里用轻功飞到百花谷,一口气恐怕不行,换气又找不到落脚的地方。

"小心!"风轻寒担心的看着苏小米,不时的提醒。

苏小米四处都看了一遍之后,看向风轻寒,"小寒寒,你从这边到那边,要换几口气才能过去?"

"三口。"这是他在勘察地形的时候就已经目测过了。?

"那如果再带着我一起飞过去呢?"

"还是三口。"

他带着苏小米飞过不止一次,知道她的重量,并不影响他的飞行。

"好。"苏小米心有成竹,"我有办法让你一口气飞过去。"

"什么办法?"

"先跟我走。"

苏小米说着,往回走去,刚刚他们路过一片森林,看到森林里的树上缠了一些藤条,她就想好了,也许这些能帮到他们。

看着这些藤条,风轻寒不解,"娘子要用这些过断崖吗?"

"对,你先替我弄一些出来,我自有安排。"

"好。"风轻寒虽然有所疑惑,还是说动手就动手。

藤条被拉出来之后,苏小米又要风轻寒用力拉扯藤条,拉不断的就要,拉断的就弃掉。

接着又要风轻寒找弹性好,结实的树枝,其余的也弃掉。

看到这里,风轻寒似乎明白了什么,"你是想要用这根藤条和树枝弹过去?"

"聪明。"苏小米双眉一挑,"不过,你只猜对了一半。"

"那另一半是?"

苏小米一笑,没有回答,只是对风轻寒说,"来,把你的衣服脱下来。"

"你要脱我衣服做什么?"风轻寒不解的看着苏小米,"娘子不会是想要..."

苏小米狠狠的白了风轻寒一眼,"要你的头啊,你快点脱!"

风轻寒无奈之下,只好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了下来。

待苏小米发现的时候,他已经把身上的衣服都给扒光了。

看着如此配合的风轻寒,苏小米有点哭笑不得,"喂,谁要你全部脱下来的,快点给我穿回去!"

"...?"风轻寒在脑子里打了一个打问号,还是按照苏小米说的,又把衣服穿了回去,只留下两件长袍。

苏小米拿过长袍,绑在她用树枝和藤条做好的******上,很快,一个能容纳两个人的简易******就做好了。

"这是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