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嘴变甜了

    又是一个俊美的男人,为何他主人身边围绕的都是如此俊美的男人?

随便哪一个往那一站,都会引人注目,看来,就算没有风轻寒,他也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小强不由暗自伤怀了一番,道,"主人,既然像故人,为何不去问清楚?"

"不用了,他根本不认识我,说明只是一个长得像他的人而已。"

"主人,也许他跟你一样,失去了记忆,不记得你了呢?"

苏小米只是笑笑没有回答,是不是失忆她比谁都清楚。

小强见主人笑得那么落寞,不由叹了一口气,"主人,不管是不是,你去问问至少还有一半的机会,你要是不问就连一半的机会都没有了。"

这个道理她也懂,也曾经拿这个道理跟别人说过。

不知道为什么,到了她自己的头上,她就胆怯了,因为她怕问了之后,那一半的机会也没有了。

"算了,还是不问了,如果真的是他失去记忆了,那么就等他恢复记忆再说吧。"

她还是没有办法面对,那一半的机会,为了不失去另一半的机会,她选择丢弃了那一半的机会。

公孙瓒终于满意了苏小米的态度,同时也觉得这女娃看上去还算是顺眼,便说,"说吧,你找我什么事?"

苏小米一抱拳,"神医大人,我来找你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就是想要问问,你是不是真的能治好国君的病,如果你能治好,我拜你为师,如果你治不好,你就拜我为师,如何?"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呵呵..."公孙瓒突然来兴趣了,这个女娃有那么点意思。

也许他真的该收个徒弟,将来他也可以安心的离开这里。

"女娃,我能不能治好国君,这时毋须置疑的,但是,我为什么要收你为徒?"

"哈哈..."苏小米狂傲的大笑起来,"你以为我是想拜你为师吗?你错了,我是想要收你为徒,因为我不想你背负虚假的神医称号!"

"你..."公孙瓒微怒,准备再次使用他的寒冰诀,但是想了想又收了回来,突然笑了,"女娃,你想要对我用激将法?"

苏小米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NO,NO,NO,我只是跟你打赌,如果你不敢赌,那就等于你认输了,得叫我一声师傅。"

"打赌?"公孙瓒疑惑的看向苏小米,"我为什么要跟你打赌?"

苏小米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因为我能治好国君的病。"

"哈哈哈..."公孙瓒笑了,笑得很大声,"既然你能治好,又何必来找我,女娃,你这话说得是不是有点大了。"

"你不信?"苏小米把小强拉倒身边,"他的病就是我治好的,想知道他得的是什么病吗?"

公孙瓒这才注意起小强来,随后神色微微一变,一个飞身,从花丛中飞出,直奔小强。

小强准备躲避,却被苏小米给拉住,无法动弹。

在他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情况下,公孙瓒已经抓住了他的手腕。

随后神色一变,看向苏小米,"此人真的是你治好的?"

"当然,如果你不信,我们就以国君打赌,你要是能治好国君的病,我就认输。"

见苏小米又把话题引到了国君身上,公孙瓒不由警惕起来,"我明白了,你这女娃说来说去就是想要我去医治国君的病,不去,不去,去了才上了你的当呢。"

"你不去?哈哈..."苏小米大笑起来,"说来说去你还是不敢去,罢了,既然你不敢去,那就说明你这神医是假的,什么要你看得顺眼才治,都是骗人的,是你为了掩饰你这个假神医的称号。"

"女娃,你的激将法对我没有用。"公孙瓒说着直接把小强给拧了起来,飞进百花丛,很快就不见了。

只有他的声音在山谷飘荡,"这个小鬼借我研究研究,我行医九百年,还没有见过这么奇葩的骨骼,你想要救人,就来百花深处,找到了,我就跟你去夏都。"

行医九百年?那他现在多大了?

我去,怎么看起来才二十五、六的样子,难怪叫她女娃,叫小强小鬼了,在他的面前,他们确实是太小了。

死老鬼,竟然不中她的激将法,算了,看来还得进百花深处一趟了。

突然,一个银色的身影飞了过来,抱住了她,"花有毒,不要随便进去。"

苏小米回头一看,吃一惊的睁大双眼,"风轻寒,你是不是很早就来了?"

你大爷的,她就说嘛,这么好的机会,这个男人怎么可能会错过,原来他一直躲在暗处偷看呢。

苏小米一想到这个,就狠狠的推开风轻寒,"我知道花有毒,我不要你管。"

"小米儿,你还在生我的气吗?"风轻寒再次抱住苏小米,"我错了,我跟你道歉,对不起,你能不生我的气了吗?"

对于风轻寒的认错态度,苏小米还是蛮满意的,所以她没有再推开他,只是问道,"你错在哪里了?"

"错在不相信娘子。"

"那以后呢?"

"以后娘子说了算。"

风轻寒的讨好行为,再一次取悦了苏小米,她抬起小粉拳就在风轻寒的胸口打了一下,"以后要是不听话,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好,一切听娘子的吩咐。"

"嗯,那现在你说,这个百花丛要如何进去?"

风轻寒看向百花丛,百花丛里除了毒烟,机关,还有各种毒虫,可以说处处都是陷阱,一个不小心就死无葬身之地。

"这个我们得从长计议。"

"扑哧..."苏小米笑了,"从长计议我们就饿死在这里了。"

"那以娘子之见?"

苏小米瞥了风轻寒一眼,这丫的嘴怎么变甜了,一口一个娘子。

嗯,先不管他是什么心思,她先享受一下再说。

"以我之见,就直接进去,当然,那些什么机关,什么阵法我不懂,但是,这些毒烟,毒虫难不倒我,这样吧,你负责阵法和机关,我就负责毒烟和毒虫。"

苏小米说得豪气万丈,风轻寒却用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她,上次也不知道是谁在树林里中了毒烟,然后拉着他叫柯。

柯?风轻寒微微蹙眉,这柯是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