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公孙先生

    看来老混蛋这次没有骗她,只是她还不知道如何使用而已。

风轻寒也不由的愣了一下,这极地之火好强大,如果他不是极寒之身,刚才离得那么近,就算她半道收回去,他恐怕也会被灼伤的吧。

在风轻寒一愣之际,苏小米转身就跑,更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带着怒气这么一跑,竟然飞了起来。

"啊..."

第一次自己飞,苏小米一个掌控不好,掉了下来,好在风轻寒眼疾手快,伸手接住了苏小米,才使她不至于掉在地上,摔成狗吃屎。

但是,苏小米一点都不感激他,还狠狠地给了他一个白眼,再次推开他,跑了。

这次风轻寒没有再追,只是看着她跑走的身影微微蹙眉,心里有股说不出来的滋味,是他伤害了她,才让她那么生气。

罢了,皇城里处处都是危机,她走了也好。

至于烧寝宫能治病的事,风轻寒根本就没有相信,他从来没有听说过,烧寝宫就能治病的。

回到密使府,就见小春子和小强急匆匆的走过来。

小春子抢先说,"听说百花谷里有位神医,叫公孙瓒,他能治好国君的病,不过他有个怪癖,想要请他出谷,得具备两个条件,一个是要他看得顺眼的,还有一个...还是要他看得顺眼的。"

"你废话真多!"小强一把推开小春子,问风轻寒,"我的主人呢?"

"她在翠竹轩..."

风轻寒话还没有说完,小强就一个闪身走了。

他的任务是保护主人,主人在哪里,他就在哪里,至于其他的事,他可以不用关心。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来到翠竹轩,果然看见苏小米站在二楼的窗口,小强连楼梯也不走了,直接飞了上去,"主人!"

苏小米不由嗔了小强一眼,"你丫的就不能好好的走路吗?非要这样走,也不怕吓着我?"

小强立刻单膝跪地,"我是见到主人高兴,一时忘记了,要是主人你不高兴了,可以责罚我。"

"算了算了,我没有不高兴,快起来吧。"苏小米用脚踢了一下小强,"是风轻寒那个家伙告诉你的?"

"嗯。"小强嗯了一声爬起来,突然发现主人有点不对劲,便问道,"主人,你跟他吵架了?"

"没有。"苏小米死鸭子嘴硬,不承认,"对了,他烧了国君的寝宫没有?"

"烧国君的寝宫?"小强惊讶的看着自己的主人,"你叫风轻寒烧国君的寝宫?"

"干嘛那么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苏小米没好气的白了小强一眼,"我叫他烧国君的寝宫是为了给国君治病,我就问你,他到底烧了没有?"

原来是给国君治病,小强顿时明白了,"没有,不过听说找到神医了,他能治好国君的病。"

"不是吧?"她还想帮风轻寒一把呢,"是谁找到的?

要是别人真的找到了神医,那么帝王的位置风轻寒也就别再想了。

"这消息是谁放出来的我们也不知道。"小强想了想说,"今天我跟小春子到处寻找你们的时候,听到两个小丫头在那里聊天,其中一个说她是太子身边的婢女,是从太子那边听来的消息,还说,太子已经先行一步去寻找了。"

"太子身边的?她还说什么了?"

"她还说那个人叫公孙瓒,住在百花谷,而且还有两个怪癖,一个是要他看得顺眼的,另一个还是要他看得顺眼的。"

"有意思,走,我们去百花谷。"

苏小米顿时对这个叫公孙瓒的来了很大的兴趣,她也一直就想要做这样的神医,看得顺眼的治,看得不顺眼的哪儿凉快哪儿去。

她没有做到,却被另一个人做到了,叫她如何不好奇,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人,有如此大的魄力。

百花谷,在雪山的山谷之中,雪山位于琉璃国的正北方向,那里常年积雪,有些地方足有一人多高,轻功不好的人根本无法上去。

上了雪山之后,还要行走一段距离,才能到百花谷,而百花谷却和雪山截然不同。

这里草木昌盛,四季如春,鸟语花香,住在这里,真的是连神仙都羡慕。

这丫的还真会享受,找到这么一个好去处,一般人还真的难打扰到他。

只不过,今天不一样了。

公孙瓒正躺在花丛间,享受这里的宁静,宁静就被打破了。

太子带着两名高手闯进了百花谷,触动了百花丛里的机关,顿时一股白色的烟雾弥漫整个百花谷。

太子暗叫一声不好,连忙退回雪山上。

而那两名高手来不及退让,就倒在了百花丛中,随后便一点一点的被百花侵蚀,成了百花的肥料。

睡着百花丛中的公孙瓒爬了起来,只见他大约二十五、六岁,一身洁白的长袍,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束在身后,眼眸深如潭水,脸色白净如雪。

他在看到这一幕时,不由惋惜的摇了摇头,"这些肥料杂质太多,真是玷污了我的百花,可恨啊可恨!"

站在雪山的太子看到这一幕,早就惊呆了,直到公孙瓒转身准备离开,他才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

他带了十几名精兵护卫,到了这里只剩下两名,没有想到这最后的两名还葬身在百花丛中,如果他还不能请公孙瓒出谷的话,这代价也太大了。

情急之中,太子大声喊道,"公孙先生,请留步!"

公孙先生?

公孙瓒平生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叫他公孙先生。

只见他抬手轻轻地一挥,一道白色光束就从他的指尖直奔太子,太子一个躲闪不及,那到光束就直接打在了他的身上,他一个站立不稳,跌坐在了雪地上。

他伸手一摸,发现自己并无大碍,也没有受伤,不由心中一喜,"先生不杀我,是不是同意跟我出山了。"

"滚!"哪知公孙瓒却只给了他一个字。

太子彻底傻掉了,连忙双膝跪在雪地上,"公孙先生,在下北宫衍,琉璃国的太子,恳请先生出山,为我父皇治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