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晋王失踪

    "不一样,我不管,你就是答应了,就是答应了,答应了就要做到,你如果不陪我去,我..."

北宫钰说着说着,眼泪便刷刷刷的掉下来,就跟开了闸一样,源源不断。

苏小米算是彻底的服了,连忙替他擦掉眼泪,哄到,"好,只要你不哭,我就陪你去。"

"真的吗?"北宫钰的眼泪立刻就收了回去,脸上也露出了天真无邪的笑容。

这眼泪如此的收放自如,是怎么做到的?

这前后的变化也太快了吧,快到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北宫钰已经对她甜甜的笑了。

突然,一个想法在她的脑海里迅速的冒了出来。

这个北宫钰会不会是在跟她装可怜,好博得她的同情心?

毕竟这北宫家的男人都挺会演戏的,并且都是怪物,怎么可能会生出这么一个天真无邪的人来呢?

木有天理啊!

这么一想,苏小米准备试试北宫钰,只见她双眉一挑,笑着说,"当然是真的,不过,我走不动了,你得背着我。"

"好啊,好啊。"北宫钰立刻高兴的蹲了下去,天真无邪的说,"小米,我背你,我的力气可大了。"

"是吗?"苏小米说着就直接爬上了北宫钰的背,而且还稍稍的用了一点力。

"哎哟..."北宫钰一下子跌坐在地,不敢相信的看着苏小米,嘟着嘴,"小米,你看起来那么小,怎么这么重?"

看到北宫钰一脸无辜的模样,苏小米心想,难道是自己想错了?

"你没事吧,给我看看。"最终,还是苏小米心软了,她蹲下去扶起北宫钰,拿过他的手看了看,只见他如白玉一般的手掌,因为撑地而变得有点红肿。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她不由替他扫了扫灰尘,拿起来轻轻地吹了吹,"好了,没事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不嘛,我就要去赏月,小米不去,我就不起来了。"北宫钰说着,也不顾身上漂亮的锦袍,就一屁股坐在地上。

"唉..."苏小米不由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你到底要怎样?"

"陪我去赏月。"北宫钰嘟嘟着嘴,说来说去就是这一句,要是苏小米不答应,他就真的不起来。

"那么远,我走不动,要赏月就在这里。"苏小米也在北宫钰的身边找个干净的地方坐下来,准备陪他死磕到底。

看到苏小米也坐下了,北宫钰瘪了瘪嘴,突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小米你坏,小米你欺负人!"

北宫钰这么一哭,苏小米又开始头疼了,她斜了北宫钰一眼,便双手捂住耳朵不去听。

可北宫钰的哭声越来越大,即使她双手捂住耳朵还是能听见,她不由心浮气躁的大吼一声,"好了,别再哭了,真是烦死了!"

北宫钰哭声一顿,愣了半响,然后又开始大声的哭起来,哭了一会之后,见苏小米也没有过来哄他,他就爬了起来,跑了出去。

苏小米不由松了一口气,终于清静了,所以也就没有打算去追,就往回走去。

看到只有苏小米一个人回来了,风轻寒担忧的问,"晋王呢?"

"他走了!"苏小米有点不耐烦的挥挥手,"你们也都走吧,我要睡觉了。"

此刻,她是真的什么兴趣都没有了,就连说话也不想多说,就往她的住处走。

风轻寒看着她的身影微微蹙眉,本来准备今晚之后,就让她回到他的地方,以后都在一起了。

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太子笑了笑,也带着太子妃告辞了,月白小居一下子就又恢复了平静。

第二天一早,当苏小米睁开双眼的时候,却看到风轻寒一脸心思的坐在她的床前。

她很奇怪,坐了起来,不由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找我有事?"

风轻寒看着苏小米,沉思了半响才说,"晋王不见了,晋王府来人说,晋王昨夜一夜未归,他们派人四处寻找,都没有找到,所以..."

说到这里,风轻寒顿了一下,想着怎么说才不会伤害到苏小米。

哪知道苏小米还没有等他考虑好,就略带生气的问道,"所以你以为我把晋王藏起来了?"

见苏小米生气,风轻寒也顾不上细想了,连忙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昨夜你是最后一个见到晋王的,所以我想问问,你知道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苏小米眨巴眨巴双眼,貌似自己误会风轻寒了,不由歉意的说,"他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赏月,我不想去,就拒绝了,哪知道他赖在地上哭着不走,我就凶了他一下,他就跑出去了。"

说完之后,苏小米怕风轻寒不高兴,又用歉意的眼神,偷偷的看向风轻寒,"那个,他那么大的人了,不会跑丢的吧。"

"丢倒是不会丢,我是怕他有危险。"风轻寒并没有她想像中的生气,只是双眉紧蹙,"他会去哪里呢?"

苏小米想了想说,"他说那个地方看月亮是最美的,也许你找到那个地方就能找到晋王殿下了。"

"看月亮最美?"风轻寒默默地念着这句话。

突然,他想到了,"小米儿,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也许能找到他。"

风轻寒说着,一手揽住苏小米的腰身,带着她就直接飞了出去。

碧玉宫。

是北宫钰生母以前曾经居住的宫殿。

只不过,一场意外的大火,把这里烧成了一片废墟,也把他的母亲给烧死了。

从此,这里就成了禁宫。

禁宫是不允许任何人进去的,天长日久之后,禁宫里的废墟还是废墟,禁宫里的草却疯狂的暴长,有些草都已经有一人多高了。

此刻,北宫钰正躺在废墟的顶部,看似睡着了。

"这是什么地方?"苏小米从来没有想过,这富丽堂皇的皇城宫殿里,还有这么一块被遗忘的地方。

而北宫钰睡在那里看起来是那么的渺小,那么的可怜,那么的值得人去疼爱。

她不由后悔,不该凶他。

"这里是晋王母后的宫殿,十多年前,一场天火,烧了宫殿,他母亲也烧死在里面,从此后,晋王就很少主动跟人说话,你是一个意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