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不平之夜

    辛佳琪这一笑,根本停不下来,直到笑得捧着肚子在地上打滚。

苏小米翻了一个白眼,找个位子坐下来看着她笑,见她笑得没完没了,顿时没好气的说,"喂,你笑够了没有,还不快点去给我弄点吃的去,难道你也想把我再饿死一次吗?"

"哈哈,不是不是,当然不是,你等着,我去弄。"辛佳琪还是忍不住的笑着,然后一挥手,跟变戏法一样,满满一桌子菜就摆在苏小米的面前。

"琪琪,还是你最好。"看着满桌子的美味佳肴,苏小米贪婪的拿起鸡腿,狠狠地啃了一大口,真好吃啊,她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鸡腿。

又端起一旁的葡萄酒,喝了一大口,真好喝啊,她也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葡萄酒。

突然,葡萄酒飞了,鸡腿也飞了。

苏小米跟着后面追啊追啊,飞啊飞啊,喊啊喊,"哎哎哎,别跑啊,葡萄酒,别跑啊,鸡腿,我还没有吃饱呢。"

"嘭嘭"两声,葡萄酒和鸡腿突然的就爆炸了!

把苏小米吓了一跳,猛的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小春子正在喂她进食。

"嘭嘭"两声,是因为有两个黑衣蒙面人突然踹开门,闯了进来。

而某个妖孽美男双手放在背后,站在床边,不可一世的看着那两个胆敢闯进来的黑衣人。

黑衣人没有开口,直接动手,招招都是必杀。

妖孽美男冷哼一声,面不改色心不跳,从容站定,待到两个黑衣人剑已经逼到他的胸口,他才挥手。

"刷..."一股强大的掌气把两个黑衣人给推了出去,直接飞撞在墙壁之后,发出"嘭嘭"的两声撞击,两个黑衣人悲催的掉落在地,口吐鲜血。

两个黑衣人见势不秒,互相看了一眼,准备逃跑。

只见妖孽男人手袖一挥,门窗自动关闭,黑衣人不但没有跑掉,又撞在了门窗之上,头破血流。

下一秒,苏小米都没有看到那个家伙是怎么移动的,他就已经站在那两个黑衣人的身边。

脚踩一个,剑架一个,冷声道,"说,是谁派你们来的?"

两个黑衣人见跑不掉,又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双双咬破嘴中的毒药,中毒身亡!

看到这里,苏小米打了一个寒颤,这些人跟她初来的时候打扮是一样的,难道她真的是谁派来的杀手,刺杀这个妖孽美男的吗?

不对,她是整个人被魔镜吸过来的,只是换了一套衣服而已,应该跟这些杀手没有啥关系吧?

老混蛋!你到底想要闹哪样?

看到他们自杀,某个妖孽美男似乎并不是很惊讶,而是对小春子冷冷的说,"把尸体处理掉!"

"是。"

小春子一手扛起一个,直接从窗户跳走了,也不知道他要如何处理尸体。

苏小米微微叹息一声,收回目光,却看见某个妖孽美男正用探究的眼神看着她。

她顿时心头一拧,随即讨好一笑,"你别误会,我不认识他们。"

妖孽美男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留下一句话,"今夜不太平,不想死就早点睡觉。"

然后他也跳出窗外,不知去向。

今夜不太平,不想死就早点睡觉。

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苏小米好奇心作祟,静静的躺在床上,一边想事情,一边期待这个不平静的夜快点到来。

也许她太累了,想着想着睡意就袭上心头,眼皮沉重的瞌在了一起,她还没有睡得很沉,就听到屋顶传来打斗的声音。

苏小米不由打了一个寒颤,努力的睁开沉重的双眼,想要起床,却是浑身疼痛,根本动弹不得。

你大爷的,这个家伙真是心狠手辣,摔得她想要起床都不行。

不一会,就听见门"啪"的一声被人横着撞开,一个黑衣,没有蒙面的年轻男人从门外滚进来。

随后,就看见妖孽美男提着剑威风凛凛的走了过来。

黑衣男人从地上快速的爬了起来,狠狠地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呸,风轻寒,今天要么你死,要么我亡,小爷我既然来了,就没有打算活着回去。"

风轻寒?

听到这个名字,苏小米很是好奇,扭头朝妖孽美男看去,原来他叫风轻寒,难怪没有感情,恩将仇报,都是他这个名字取得不好。

风轻寒举剑,冷声道,"左护法,只要你告诉本尊,是谁收买你们碧水山庄,本尊今天就放你一条生路。"

本尊?

什么鬼?为什么这么多人都想要他的命?

呵呵!

肯定是他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的事情做得太多了,才会被人追杀,活该!

"呸!"左护法又是狠狠地呸了一声,高昂着头,"没有人能收买我们,要怪就怪你风轻寒心狠手辣,过河拆桥,不仁不义,人人得而诛之!"

赞同,这个死风轻寒确实是这个样子,果然被她猜对了。

"咳咳..."苏小米一个激动,忍不住咳了两声。

这声音让本来紧绷的空气突然奔溃,左护法一个快速移动到床边,一把拧起苏小米,下一刻刀子就横在她的脖颈上。

尼玛,感情她来这里是专门被人挟持的?

苏小米真是想要骂娘的心情都有了,可惜刀子就在脖子上,她现在身子又是那么虚,想要反抗都没有力气。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那个死男人左护法,不但把刀子架在她的脖子上,另一只手还掐着她的气喉,一个用力,狠毒的说,"风轻寒,要么你杀了自己,要么我杀了你的女人!"

"咳咳..."苏小米被掐得一口气差点没有上来,"大哥,你搞错了,我不是他的女人。"

"闭嘴!"哪知道左护法一个激动,刀子就割破了她白嫩的皮肤,"风轻寒,我数到三,你不动手我就动手!"

"一..."

苏小米看向风轻寒,只见那个家伙无动于衷的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这一切,宛如看戏一般。

苏小米的心顿时跟掉进寒冰之中,这个家伙不会还认为他们是一伙的,在这里演戏给他看的吧?

要是这样就糟了,她死定了,怎么办?怎么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