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月白小居

    "是。"那人准备离开,又被香君叫住,"等等,我要回玄冰宫一趟,这边的事暂时交给红莲护法,有急事你直接跟她联系,没有急事就等我回来。"

"是。"

苏小米回到密使府的时候,发现风轻寒还坐在那个位置,保持那种姿势,就好像石化了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风轻寒这样,苏小米的心头就忍不住发酸。

这个傻瓜不会从她离开就一直坐在这里等吧?

"风轻寒..."苏小米试着喊了一声,风轻寒才稍稍有了反应。

当他看到是苏小米,脸上的表情在瞬间就转化很多种,然后长臂一伸,就把苏小米给揽进了怀中,"你回来了?"

声音说不出来的沙哑,他不会是一天没吃没喝,就这样傻坐着吧?

苏小米鼻子一酸,轻轻地"嗯"了一声,就把脸埋进了他的怀中。

许久,他们都没有动,就这样拥抱着。

最终,还是苏小米先推开风轻寒,"你怎么不问问我去哪里了?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也不问问我麒麟扣还在不在?"

"不用,我相信你。"风轻寒再次把苏小米搂进怀中,"你能平安回来就好。"

"傻瓜!"苏小米轻骂一句,抬起头,心疼的看着风轻寒,很肯定的问,"你一天没有吃东西?"

"嗯。"风轻寒轻哼,却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小春子呢,他怎么不管你?"苏小米这才发现,密使府的大厅里,一个下人都没有看见。

风轻寒淡淡的说,"我让他们去月白小居了,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去那里干什么?"苏小米不解的看着风轻寒,她实在想不起来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

"走,去了就知道。"风轻寒抱着苏小米站起来,直接朝着月白小居走去。

"喂,你放我下来,我一个人可以走啦。"

被这样抱着走,苏小米有点不好意思,密使府的下人随时可以出现,他们这样走路貌似有点不太好吧。

"好。"没有想到这次风轻寒也没有坚持,就放她下来了,然后改牵她的手,一起朝前走。

月白小居。

此刻热闹非凡,过道里,花丛中,凉亭里,都摆上了一张小桌子。

每张桌子上都放了点心和酒。

而小春子和小强正在指挥。

小春子说,"这个桌子搬到那边去,那边没有树遮挡,可以更好的看到月亮。"

小强说,"把这桌子上的酒拿走,我的主人不能喝酒,换成茶,再多添加一些我主人爱吃的点心。"

看到他们忙得不亦乐乎,苏小米不由的笑了,她侧头去看风轻寒,月光下,风轻寒的脸色沉静如水,安静如冰,貌似跟这月色融为一体。

她不禁感叹,这个男人真好看,这么的美,这么的有魅力,让她总是忍不住,想要去破坏。

她这么想,也这么做了。

"喂,今天又不是中秋节,你这是在干嘛?"苏小米这一开口,果然打破了这种沉静的美好。

风轻寒转头看她,突然笑了,"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昨夜没能好好陪你赏月,今天补上。"

他这一笑,连月亮都失去了颜色,星星也躲进了云层之中,满院子的花也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苏小米也一时看呆了,情不自禁的伸手抚上他的脸,"小寒寒,你笑起来真好看,记得以后多笑笑。"

"好。"风轻寒轻轻地应了一声,但是脸上的笑容却并没有继续,只是一瞬间就又回到了以往那个面无表情的风轻寒。

"主人,你回来了?"小强看见苏小米,连忙迎了上来。

"爷,你来了!"小春子看见风轻寒,也连忙跑了过来。

"嗯。"风轻寒哼了一声,扫了一眼四周,淡淡的问,"都准备好了吗?"

"嗯,都准备好了,爷请!"小春高兴的指着最高处的那个位子,得意的说,"那里是观赏月亮最佳的位置,保证一个晚上月亮都在爷的视线里。"

"嗯,好。"风轻寒点点头,牵着苏小米,"娘子,我们过去。"

"好的,夫君。"

两个相互看了一眼之后,朝着小春子说的最好的位置走去。

"爷,爷..."一个下人快速的朝这边跑来,一边跑一边高呼,"爷,太子和太子妃驾到!"

刚刚准备坐下去的风轻寒和苏小米又不得不站了起来。

风轻寒微微蹙眉,还没有开口,苏小米就忍不住说,"他们来做什么?不请,让他们回去吧!"

"这..."

下人顿时满头黑线,太子和太子妃来了,谁敢把他们赶走,这个密使夫人大概是第一人吧。

"哈哈哈..."老远,就能听到太子的笑声,"风轻寒,风夫人,我今天不是以太子的身份来的,你们不比多礼了!"

"切!"苏小米不由翻了一个白眼,不管他是什么身份来的,今晚也不欢迎他,真是扫兴。

本来她今天还想跟寒美人花前月下呢。

如此良辰美景,竟然就这样被这个讨厌的太子给破坏了!

风轻寒平静如水的脸一瞬间就变成了千年不化的寒冰,"不知道太子殿下突然前来,有何贵干?"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哎呀,风轻寒,我不是都说了吗,今天没有太子,只有北宫衍。"北宫衍上前一步,亲切的想要拉风轻寒的手,却被风轻寒给避开了。

"风老弟还是老样子,这都成亲了,这手怎么还不让碰?"

北宫衍大概也习惯了,所以也没有往心里去,笑了笑说,"我听说你们今晚要重新赏月,这不,我就特意带着夫人一起过来,陪你们一同赏月。"

"太子殿下,臣这月白小居太小,不太适合太子和太子妃。"风轻寒语气很冷,并且直接拒绝,一点也不给太子面子。

"哈哈..."北宫衍却是脸皮超厚,一点都不介意,"风老弟说哪里的话,月白小居虽然小,却是赏月最佳之处,我今天可就不客气了。"

说着,就拉着太子妃雪姬坐在了最高的位置,把小春子给气得直跺脚。

他特意给爷找的好位置,却被太子给霸占去了,真可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