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琉璃国君

    寝宫内。

国君一脸病容,精神萎靡的靠在床上,床前的一个柜子上,摆放了各种药丸。

据苏小米目测,这个国君有病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而是很久很久,已经久到病人膏肓,半截进黄土的人了。

难怪上次盂兰节,没有看见国君亲自上山,今夜的中秋节也没有看到国君出现,原来是这个原因。

不过,这是国君的地盘,她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想冒险来送死。

毕竟历代给国君治病的神医,特别是治这种病入膏肓病的神医,都没有一个好下场的。

她还年纪轻轻地,可不想就这么死了,多冤啊!

"臣风轻寒参见皇上,不知道皇上找臣何事?"

面对国君,风轻寒也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好像他与生俱来就是这个样子。

"咳咳..."国君轻咳两声,见怪不怪,"轻寒,朕让你跟相爷的女儿成亲,你可有怪罪于朕?"

国君的话语里有几分和善,还有几分歉意。

一点都不像是一个皇上跟一个臣子说话,倒是像一个欠债的跟一个讨债的说话。

苏小米不由看了风轻寒一眼,风轻寒依旧面无表情,甚至都没有想过要把她介绍给国君。

苏小米有点看不下去了,对着国君笑了笑,"小女子冷小米参见国王陛下,祝国王陛下健康长寿,万岁万岁万万岁!"

冷是琉璃国相爷的姓,苏小米是以相爷之女的身份嫁给风轻寒的,自然是要说自己的冷小米了。

国君朝苏小米看去,当他看到苏小米的相貌时微微一愣,脸上的表情顿时跟回光返照一样。

不过很快,他异样的表情就黯淡了下去。

虽然只有那么几秒,但苏小米还是将国君的表情全数收入眼底。

这时,国君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对苏小米说,"你先出去,朕有话想要跟轻寒说。"

"是,小米告退!"

苏小米刚刚准备离开,哪知道风轻寒却突然揽住了她的腰,不容拒绝的说,"皇上,你有话就直接说吧,小米儿不是外人。"

"咳咳..."大概是风轻寒的话太直接,国君被自己的口水又给呛了一下。

风轻寒这样说,苏小米心里是很高兴的,但是,她又不是什么愚钝之人,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所以她对风轻寒笑笑说,"小寒寒,我还是在外面等你吧。"

她可不想夹在中间,做他们君臣的肉夹馍!

见苏小米执意要出去,风轻寒微微顿了一下之后,还是点点头,"好,你不要乱跑,就在寝宫外等我,我很快就出来。"

"知道了。"苏小米朝风轻寒调皮的眨了一下眼睛,又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笑容。

风轻寒却突然伸手在她的头上轻轻地揉了一下,温柔的说,"娘子,你又顽皮了。"

苏小米被风轻寒这样突然的小动作,还有这么温柔的话语给搞得愣了一下,好久之后她才傻傻的点点头,"哦。"

两个人就这样当着国君的面秀了一番恩爱之后,风轻寒才依依不舍的放苏小米出去。

苏小米在走出寝宫之后,不由深深的舒了一口气,这个风轻寒,为了在国君面前演戏,秀恩爱,也是蛮拼的!

果然这宫殿里不是人呆的地方。

每天除了挖空心思想着怎么害人,还要挖空心思想着怎么防人,真是都累的。

指不定这国君的病都是有人故意为之。

还有,她感觉万寿殿里的空气很不好,而且她还隐隐约约闻到了一股香味,但这香味有点怪怪的,以她多年的经验,绝对不能多闻。

这种气味对人的身体伤害非常的大,长时间吸收这种气味,就算是好人,也会生病,到最后病入膏肓,无法医治,而离开人间。

这害风轻寒的人,和害国君的人,是不是同一个人?

苏小米有点想把这件事情的真相搞清楚,还有,她要不要帮国君治病?

风轻寒没有说,她也不好贸然去说。

如果说,国君真的被人害死了,估计风轻寒是第一个被怀疑的对象吧。

他这人平时不注意自己的身体也就算了,还不知道跟大家搞好关系,出了事不往他身上推往谁身上推呢?

苏小米站在寝宫门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新鲜空气,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密使夫人,你怎么也在这里?"

刚吸了一口新鲜空气,还没有来得及消化,身后就传来她不想听见的声音。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苏小米不由翻了一个大白眼,抬头去看天上的月亮,懒得理他。

太子也不介意,突然拖长音调说,"哦...我知道了,你是在这里等密使大人对不对,嗯,你慢慢等,我先进去啰。"

苏小米用嫌弃的小眼神告诉他,快点滚吧,别在这里污染她的新鲜空气。

太子自然是没有听懂她小眼神所说的话,笑了笑之后,就进了国君的寝宫。

看到太子也进去了,苏小米终于知道国君为什么要叫她出来了,就连太子都没有带他的太子妃前来,国君怎么可能让她这个密使夫人在里面呢,不管是身份还是地位,她都比不上太子妃。

"姐姐..."突然,一声非常好听的男子声音,在苏小米的身后响起。

苏小米不由的回头朝着男子看去,只见一个十七、八、九的少年,眨巴眨巴双眼,好奇的看着她。

他有一双与众不同的碧蓝色的眼眸,碧蓝如海,清澈如月,她甚至都能从他的眼眸里看到自己的剪影。

长长的睫毛,如一把小刷子,伴着月色轻轻地眨了眨,顿时美得不可方物,简直比四大美女还要美上几分。

如果不是他这身男装打扮,如果不是他略带男子的声音,如果不是他有喉结,如果不是他平坦的胸。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她作为神医特有的目光,才没有将面前这个美得不可方物的男子当成女子。

苏小米呆呆的看着这个如洋娃娃一般的男子,好半天才问道,"你是在喊我吗?"

"姐姐,你真美!"男子没有回答她的话,反而反过来赞美她。

苏小米一笑,"没有你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