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打开封印

    苏小米一触到他冰冷的手,就忍不住一把抱住,然后使劲的往怀里拖。

被苏小米这么一拖,风轻寒也就半推半就,爬上了床,脱了衣,用他极寒之身去化解她的极地之火。

本来感觉心都快要被烧成碳的苏小米,遇到一个舒服的大冰块,自然是不会放过,而且得寸进尺。

"不许乱动!"

风轻寒被怀中的小女人动得有点烦躁,他现在这样抱着她已经是最大的让步,这个女人还想要干嘛?

在他还没有想明白苏小米想要干嘛的时候,苏小米的手已经开始到处乱摸,让他不由一个激灵,全身变得僵硬起来。

"不许再动!"风轻寒的声音顿时变得低沉而黯哑。

他用力抱住,不许她再乱动,再这样下去,他都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不可原谅的事。

这么用力一抱,苏小米手就使不上力了,她情急之下,对着风轻寒的胸口就狠狠的咬了一口。

风轻寒吃痛,连忙放开苏小米,苏小米趁机爬到他的身上,开始胡作非为,把风轻寒搞得快要奔溃了。

他努力的使自己冷静下来,快速的点了苏小米的穴道。

然后把苏小米给扶了起来,用他的极寒之气,打入苏小米的体内,再嘴对嘴把苏小米体内的极地之火给吸了出来。

大约两个时辰之后,苏小米终于静了下来,随后便安静的睡着了。

夜色寂静,月色撩人。

皓白的月光静静的照在女人熟睡的脸上,白里透红,十分诱人,风轻寒看着身边的女人,心情说不出来的复杂。

突然,他体内升起一股超强的气流。

他试探了一下,竟然是一股强烈的真气,他连忙盘腿坐下,用自己的内力把那股真气沉到丹田。

真气围着他的丹田转了一圈之后,突然分散开来,向全身窜去。

不一会,窜过奇经八脉的真气又回落他的丹田,在他的丹田再次转了一圈之后,又猛然的窜上头顶。

头顶冒出一股紫色的烟雾,当紫色的烟雾由深变浅,又由浅变无的时候,他被人封印的一部分神力被打开,顿时全身清爽。

他睁开双眼,有一种从未感觉过的精神,他嘴角微勾,抬手一挥,房间内顿时雪花飘舞,他又伸手一指,摆在墙角的一个花盆顿时变成了冰雕。

看着这些变化,他不由朝苏小米看去...原来是她!

翌日。

苏小米在一阵"沙沙沙"的响声中醒来,扭头朝声音处看去,入眼的是在风中摇摆的翠竹。

翠竹轩?

苏小米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四处一看,可不就是在翠竹轩吗。

奇怪,她怎么在翠竹轩?

苏小米拍了拍自己的头,使劲的想,也想不起来她怎么会在翠竹轩。

突然,一阵饭菜的香味,顺着晨风飘进了她的鼻息,她用力的吸了吸鼻子,香味是从翠竹轩的楼下传来的。

她不由的摸了摸肚子,还真的特么饿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她爬了起来,想要去吃饭,却突然脚下一软,一个没有站稳,跌坐在地上。

她揉了揉有点发软的双腿,奇怪,她怎么会变得如此的弱不禁风?

说好的天下第一呢?

她抬头看天,吼道,"老滚蛋,你大爷的,又骗我!你到底想要玩什么游戏,能不能一次性跟我说个明白,别再这样玩了好不好?会死人的!"

楼下,刚刚端着早餐准备上楼的风轻寒,听到苏小米的吼叫微微的一愣,顿住了脚步。

为什么她每次都会提到老混蛋,那个老混蛋到底是谁?

看她那种愤怒急了的样子,根本不像是对一个师傅的样子。

这个女人真是个迷!

他把饭菜端上了楼,却看到苏小米坐在地上,双眼看着天,貌似又要冒火。

他微微顿了一下,随后把饭菜放下,略带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苏小米一转头,恶狠狠的看向风轻寒,眼里虽然没有冒火,却有一丝小火苗。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只见她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说,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听到苏小米不是问昨晚的事,风轻寒鬼使神差的松了一口气,"你昨天喝了观音水之后,走火入魔,跟疯了一样,到清晨才好一些。"

喝了观音水?

对,她想起来了,她确实喝了观音水,然后全身就跟着了火一样的难受,可是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呢?

她再次恶狠狠的盯着风轻寒,阴森森的说,"你有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

"..."

风轻寒微微顿首,没有回答。

不是他想要隐瞒,只是他不想解释,女人一直自称神医,她身上发生什么不用说她也应该知道。

见风轻寒不说话,苏小米自然就误会风轻寒对她做了什么坏事。

昨夜在梦中,她依稀记得那个老混蛋就说过,要想去除她体内的极地之火,就得找风轻寒的极寒之身。

她现在体内已经完全没了灼人的焰火,除了风轻寒,没有第二人。

她用力的拍了拍头,断断续续,又把昨夜的事想起了一些来,原来一开始还是她自己主动的。

只是后来发生的事她又不记得了,真是的,怎么每次都是关键时刻掉链子呢!

算了,不想了,她抹了抹肚子说,"我饿了!"

风轻寒抿了一下唇,伸手把坐在地上的苏小米给扶了起来。

让她坐好之后才缓缓地道,"这些都是灵虚寺里的斋菜,你先将就着吃点,如果不合胃口等会下山,你想吃什么都行。"

见风轻寒突然对她这么好,苏小米就更加怀疑了。

只是,她又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

咦,不管了,先混吃混喝再说。

想到这里,苏小米瞥了风轻寒一眼,"真的想吃什么都行?"

"嗯。"风轻寒轻轻地点头,算是他的承诺。

苏小米想了想说,"我想吃仙鹤展翅,孔雀开屏,百鸟朝凤,吉祥如意..."

"嗯?"风轻寒终于忍不住的打断了苏小米的话,"你说的这些我听都没有听过,如何让人做给你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