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掩耳盗铃

    "爷..."毛头小子有点看不下去了,想要替苏小米求情,却又怕触怒自己的爷。

美男根本不理毛头小子,只是对店小二说,"小二,上两斤牛肉,一坛好酒,两碟招牌小菜和一间上房!"

"好勒!"小二吆喝一声,把他们点的又重复了一遍之后,连忙给他们擦桌子,让他们就坐。

酒菜上桌,美男一口接着一口的喝酒却很少吃菜,矛头小子却专门吃菜不喝酒。

苏小米本来肚子就饿,看到他们俩一个喝酒一个吃菜,更是饿到不行了,她感觉自己下一刻估计就会饿晕过去。

美男和毛头小子吃饱喝足之后,才把她解开,又拧着快要晕过去的她朝着小二给他们安排好的房间走去。

到了房间里,美男手一甩,再次把她绑在柱子上,随后大爷似的叫毛头小子打水给他洗澡。

"洗澡?你想要在这里洗澡?"苏小米睁大眼睛,

饿晕了不可怕,可怕的是她还要在这里看美男洗澡,这个美男有没有当她的女人?

虽然她也很想看美男出浴,但是,就这样光明正大的看似乎...有点不妥吧?

美男似乎也感觉到有些不妥,在毛头小子打好水之后,他冷声道,"小春子,蒙住她的双眼!"

"是。"小春子应了一声之后,拿来一块黑布,蒙住了苏小米的双眼。

"呸!"苏小米只想一口唾沫淹死那个美男,以为这样蒙着眼睛就可以当着她的面洗澡了吗?

这跟掩耳盗铃有什么区别?!

听着"哗啦啦"的水声,苏小米的心里痒丝丝的,说不出来的燥热。

她活了二十年,还是如此近距离的"看"一个男人洗澡,怎么能不叫她想入非非。

为了不让自己的小心肝乱跳,苏小米唱起了歌。

"我爱洗澡乌龟跌到幺幺幺幺小心跳蚤好多泡泡幺幺幺幺..."

才唱几句,她就感觉一颗水滴打在她的哑穴上,她张了张嘴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苏小米气得只想骂人,如果她现在能开口的话,一定会被这个混蛋是祖宗八代都给骂一遍。

水声终于在苏小米气呼呼的状态下停了下来,不一会,苏小米就感觉到自己的穴道被解开。

就在她准备开口大骂的时候,发现自己脱离了控制,飞上了空中,然后"扑通"一声落进水里。

"啊呸!"

苏小米喝了一口洗澡水,拉掉蒙在眼上的黑布,破口大骂,"你特么的大混蛋,恩将仇报也就算了,还想谋害..."

一句话还没有骂我,却发现房间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一套干净的衣服静静的放在那里。

突然,苏小米感觉到哪里不对,低头看了看洗澡水,我去!

这个洗澡水是美男刚才洗过的,还留有美男身上的气息,怎么又叫她洗?真是不嫌脏,还害得她喝了一口洗澡水。

哼!这笔账回头再算!

苏小米生气归生气,毕竟技不如人,只好暂时忍辱负重,找个机会逃跑。

逃跑?

她顿时眼睛一亮,此刻不就是逃跑的最好机会么?

想到这里,苏小米快速的洗好澡,换上衣服,然后打开窗户,朝着外面看了一眼。

二楼,跳下去有点困难,不过为了逃命,她必须赌一把了。

"叩叩叩..."

门外传来敲门声,同时传来了小春子的声音,"姑娘,你洗好了没?"

苏小米心中一急,也顾不上许多了,快速的爬上窗口,眼睛一闭,朝着下面就跳了下去。

"哎哟..."

屁股开花,骨头散架,头晕脑胀,一阵昏眩,苏小米甩了甩脑袋,努力的爬了起来,迷迷糊糊,摇摇晃晃的找个方向就跑。

"嘭!"的一声闷响,她撞在了一睹墙上,双脚一软,再一次跌坐在地。

她揉了揉被撞痛的头,再次昏昏沉沉的爬了起来,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换个方向跑。

结果,又是"嘭"的一声,她再次撞在墙上。

什么鬼?怎么到处都是墙?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鬼打墙?

苏小米抬手拍了拍快要失去意识的大脑,使自己清醒一点,抬头朝着墙看去...

什么鬼?这墙长得咋跟人似的呢?

人?

苏小米一个激灵,彻底清醒了,可不是,面前站得挺直,居高临下的墙,不正是那个恩将仇报的美男吗?

你大爷的,他怎么会站在这里?

不管了,她必须得跑才行。

想的这里,苏小米左右看了看,忍住全身疼痛,快速的爬起来,朝着一条道上跑去。

结果..."嘭"的一声,她又被打回原形。

好累!苏小米躺在地上再也不想起来了。

接着,她感觉自己的身子一轻就飞了起来,然后又"嘭"的一声落在地上。

再然后她就听到某个男人冰冷的声音,"喜欢跳就让你跳个够!"

随着男人话音落,苏小米感觉自己就想一张随风飘落的纸片,一会飞起,一会落下,飞起,落下,飞起,落下,再飞起,再落下...

几次三番之后,就算一个正常人都受不了这种非人的折磨,何况是她这个还饿着肚子,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

这个男人的身子是铜墙铁壁,这心也是铁打的吗?

真的是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有哪个女人要是嫁给他,肯定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苏小米终于意识不清晕了过去。

她感觉自己灵魂出窍,回到了现代,见到了她现代的好闺蜜辛佳琪。

辛佳琪本来是高兴的扑向她的,谁知道抱了一个空,便奇怪的问,"你死了吗?为什么我抱不住你。"

一说起这个,苏小米就有气,"可不是,都是那个小混蛋,恩将仇报,把老子饿得半死不算,还把老子当皮球一样给上下抛来抛去,能留个全尸回来已经是感谢天,感谢地了。"

"哈哈哈..."

辛佳琪忍不住的捧腹大笑,一边笑一边说,"小米,你别开玩笑了...哈哈...你可是我们百草堂的神医啊,怎么可能还会被人给活活的玩死呢,哈哈...真是笑死我了!笑死我了!"(未完待续)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