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观音神水

    风轻寒的脸立刻一沉,转过身冷冷的盯着苏小米,苏小米只觉得一股寒气由脚底直冲脑门。

但是,她绝对不会退缩,身子一抖,瞪大眼睛,"干嘛?干嘛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告诉你,不是我你都投胎好几次了,我说错了吗?"

风轻寒突然伸手一抓,还在三米远的苏小米就被他给抓在手中。

苏小米这下害怕了,"喂喂喂,你干嘛?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快点放开我!"

哪知道风轻寒不但没有放开她,还带着她轻轻地一跃,就飞了起来,朝灵虚寺飞去。

"喂喂喂...呕..."

在苏小米开口说话的时候,突然被风轻寒头朝下,脚朝上拧起,害得苏小米吐得一个稀里哗啦。

死男人,等她武功天下第一,天天把这个死男人给倒拧着。

苏小米就这样被风轻寒倒拧着,一路吐到灵虚寺,往地上一丢,苏小米就这样毫无形象的趴在了地上。

而某个男人却是一身干净清洁的银色长袍,抱着双臂,站在一旁,像看戏一样的看着她。

苏小米那个气啊,爬了起来就去抓风轻寒的衣服,准备把他的衣服给弄脏。

哪知道风轻寒早有防备,一个闪身就离她好几米,她想要抓都抓不住。

算了,好女不跟男斗,等着她天下第一的那一天再来斗!

拜了姻缘桥,苏小米用很不友善的眼睛瞟了一眼站在那里的男人,说,"我要去观音殿看看。"

风轻寒冷睨这苏小米,不知道她想要干什么,说来拜姻缘桥,他们已经拜了,现在又要去拜观音殿。

观音殿是求子的人才去的。

而他们虽然拜堂成亲,却并未行洞房之事,实在没有必要去观音殿。

见风轻寒又不想去的样子,苏小米没好气的说,"那你四处走走,我一个人过去。"

风轻寒犹豫了片刻之后,说,"还是我陪着你去吧。"这个女人喜欢惹事,他觉得还是时刻看着她比较好。

"嘿嘿..."苏小米傻笑两声,"都说女人口是心非,原来你们男人也喜欢口是心非啊。"

"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意思,走吧,我们去观音殿。"

苏小米心里偷笑,没有解释。

其实也不用解释,这个男人嘴上说不许她到这里,不许她到哪里,结果不但让她去了,还陪着她去,这不是口是心非是什么?

观音殿。

并不是灵虚寺最大的宝殿,却是人去得最多的宝殿,大都数都是年轻男女一同前往。

苏小米很奇怪,为什么来这里的年轻男女成双成对呢?

她不解的看向风轻寒,"喂,小寒寒,我问你,别的宝殿人那么少,为什么这个宝殿人这么多,还成双成对的?"

小寒寒?

风轻寒的脸不由的抽搐了一下,还是告诉了她实情,"他们都是来求子的。"

"什么?求子?"苏小米顿时有种又被老混蛋给骗了的感觉。

看到苏小米奇怪的表情,风轻寒的嘴角再一次抽搐了一下,"你不会不知道来这里是求子的吧?"

"谁,谁说我不知道,我只是问问你知道不知道!"苏小米狠狠的斜了风轻寒一眼,她不知道怎么滴,怎么看他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呢?

真是讨厌!

但是老混蛋说了,信则灵,不信则不灵,她到底要不要信呢?

不就是一滴水吗,喝了又不会死,还是去试试吧?

这么想着,她抬脚朝里面走去,被风轻寒一把拉住,"你真要进去?"

"不然呢?"苏小米睨了风轻寒一眼,她来都来了,难道还要叫她放弃不成?

随便放弃也不是她的风格!

万一这次老混蛋没有骗她呢,她不试试不是太吃亏了。

人可以吃苦,但是绝对不能吃亏!

风轻寒见苏小米执意要进去,便放开了手,又抱着膀子在一旁看热闹。

苏小米看到他这幅看戏的表情,就想一脚把他从山上直接给踹到山下去。

她看到四周朝拜的人,又抬眼看了看观音手中的瓶子,瓶子太高了,她要如何才能拿到呢?

她走向风轻寒,小声问道,"你能不能让这里的人都出去?"

"为什么要他们出去?"风轻寒站在一旁,无动于衷。

见风轻寒这个臭屁的样子,苏小米非常的不爽,她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戳了戳风轻寒手臂,"喂,我说小寒寒,你今天问的'为什么';是不是有点多了,我让你叫他们出去可是为了他们好,你去不去?你去不去?"

"手指拿开!"风轻寒冷冷的睨着苏小米的那根手指头,似乎她不拿开的话,下一刻手指头就不属于她的了。

早就见识过风轻寒冷气的苏小米,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指头,又在风轻寒的身上戳了一下,这才收了回去。

不管怎么说,不能拿手指开玩笑。

"那个..."苏小米换上一副讨好的笑容,"我想要观音手中瓶子里的水,夫君你能帮我拿一下吗?"

"理由?"

"理由?"苏小米想了想说,"理由就是你是我夫君,我是你娘子,娘子叫夫君做事天经地义,对不对?"

风轻寒冷睨着苏小米,没有动,而再一次吐了两个冷冰冰的字,"理由?"

"哎哟,我不是说了嘛..."苏小米带着妩媚的假笑,在风轻寒的手臂上轻轻地拍打了一下,半撒娇的说,"你是我夫君,我是你娘子,娘子..."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理由,最后一次!"没有等苏小米说完,风轻寒就冷冷的打断了。

"好了啦,我告诉你就是了。"苏小米见撒娇无效,不由狠狠的白了风轻寒一眼,"你也知道,我是神医,我要观音手中瓶子里的水治病,告诉你你也不懂,还是不要问了。"

风轻寒半信半疑的看着她,她确实是神医,这点他是承认的,只是这观音手中的水,能治什么病呢?

见风轻寒在犹豫,苏小米立刻压低声音说,"观音瓶子里的水是神水,可以治百病,除百毒,你又经常被人下毒,万一哪天草药不齐,用这个代替非常的好,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