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一纸休书

    苏小米难以相信老混蛋的话,要是天下第一就是得到一滴灵水这么简单,那么天下有多少个天下第一哦。

"对,就这么简单,你信则灵,不信则不灵。"

老混蛋说完之后,人就不见了,苏小米一个激灵猛的从梦中醒来。

她睁开眼看到陌生的环境还是一头雾水,"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一直守护在门口的小强听见动静,连忙走了进去,高兴的说,"主人,你终于醒了。"

"小强?"苏小米拍了一下脑袋,终于想起了一些画面,"我这是怎么了?"

"你睡了三天三夜,还好,你没事了。"

睡了三天三夜?

看来她是真的不能喝酒。

"小强,风轻寒知道我喝酒了吗?"

要是他知道她偷喝了他的酒,会怎么对待她呢?

说起风轻寒小强就来气,于是很不爽的说,"主人,以后我们不要再提他。"

"为什么?"

难道风轻寒因为她偷喝了酒,而惩罚了小强?

"没有为什么。"小强的怒气都写在脸上,却不肯说出来。

就在苏小米准备再问的时候,门外传来秋雨的声音,"夫人,密使大人来了。"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密使大人?不就是风轻寒吗?

他的时间算的还真准,在她刚刚醒了没多久,他就来了。

苏小米整理了一下衣服,对门外说,"让他进来吧。"

"是。"

不用秋雨再传话,风轻寒就已经迈开大步走了进去,他淡淡的扫了小强一眼,随后目光落在苏小米的脸上,"让他出去,我们谈谈。"

"哦,小强你出去一下。"苏小米假装镇静,却暗中擦了一把冷汗,看来这一劫还是躲不过去。

尼玛,那人偷喝了酒,找她做垫背,要是一会风轻寒问起来,她是死不承认呢?还是干脆出卖那个嫡仙男子呢?

就在苏小米想着对策的时候,一纸休书放在了她的面前。

"休书?"

苏小米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竟然被人给休了?!

你大爷的,他想娶就娶,他想休就休,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

在二十一世纪,夫妻离婚还有一半财产呢,密使府这么大,她也不要一半,至少给个三分之一吧。

苏小米在心里盘算之后说,"好啊,给我休书可以,你的王府也得给我一半,我才同意接受你的休书。"

风轻寒顿时满脸黑雾,"既然你不肯要休书,那就在王府里呆着吧。"

说罢,他对外喊道,"来人,给夫人多加派一些人手,免得夫人再次迷路。"

"嘿嘿..."苏小米谄媚的笑着,"其实不用那么多,有小强就够了。"

派那么多人看着她,她想做点什么事都不方便不是么。

"那怎么行,现在你是我风轻寒的女人,自然是一切都听我的。"

"你..."苏小米气呼呼的瞪大双眼,"谁是你的女人?"

风轻寒面无表情,冷冷的说,"既然你不愿意做我的女人,那就拿着休书滚回去吧。"

苏小米眨巴眨巴双眼,想起里梦中老混蛋的话,如果她的武功真的能成为天下第一的话,她第一个就要把风轻寒给踩在脚下。

现在她忍了!

苏小米一咬牙,"是你的女人就是你的女人,既然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也就等于是密使夫人,那你是不是应该给我自由,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呢?"

"这个自然,只要你承认是我风轻寒的女人,我会给你相对的自由。"

"好,那我带小强出去一趟,你不许派人跟着。"

"这个不行,你得说要去哪里,否则我的夫人不见了,我这个做夫君的都不知道她去哪里了,岂不是被人笑话。"

"..."他说得有道理,她要是不说去哪里恐怕无法离开密使府,苏小米思考之后,如实说道,"去灵虚寺。"

"去灵虚寺做什么?"

"去..."苏小米眼珠子一转,拉着风轻寒说,"你陪我去也行,你看我们能成亲,得感谢灵虚寺不是,如果不是灵虚寺的红线,我们又怎么可能这么有缘呢,你说是不是?"

"感谢?"风轻寒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他们成亲就是一个错误,为何还要去感谢?

见风轻寒不为所动,苏小米朝风轻寒调皮的眨了一下眼睛,"我都承认是你的女人了,难道你还不高兴?"

"为什么要高兴?"风轻寒冷冷的睨着苏小米,"有名无实,家里还多了几张只吃饭不干活的嘴,爷还有什么好值得高兴的。"

好啊,原来他是这么想的,果然是个小气巴拉的人,一般人请她她还不想去,她去谁的家蹭吃蹭喝那就是给谁面子,还真给脸不要脸。

苏小米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放开风轻寒,"好吧,你不去就算了,我还是让小强陪我去吧。"

"不行,小强更不行。"风轻寒略带霸道的说着,然后对小春子以及其他的侍卫说,"你们看好小强,爷陪夫人出去走走,你们谁也不要跟着。"

"是。"小春子应了一声对小强说,"走吧,不用我请了吧。"

小强看了苏小米一眼,苏小米朝他点点头,"我没事,我就想去灵虚寺走走,有风轻寒陪着你还怕什么。"

"是。"小强嘴上不说心里说,就是因为风轻寒陪着,他才不放心,可不放心又有什么用,主人决定的事很难改变的。

"走吧。"见大家都走远了,苏小米高兴的跑到风轻寒的身边,双手就挽住了他的手臂。

"放开!"风轻寒冷冷的抽出他的手臂,这样的动作让他很不习惯。

"小气!"苏小米狠狠的白了风轻寒一眼,放开了他。

臭男人,死男人,又要让她承认是他的女人,却又不要她靠太近,这人怎么就活得那么的纠结呢。

没能挽着风轻寒的手臂,只能跟在风轻寒的身后,偏偏风轻寒还走得十分的快,她带小跑都跟不上。

苏小米心里不爽了,"喂,你是不是男人啊,就不知道走慢点吗?你走那么快赶着去投胎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