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嫡仙男子

    "有什么下酒的好菜没有?"她可是肚子饿得很,管他是妖魔还是神仙,没有下酒的好菜,她才不愿意上小舟呢。

"桃花酒,桂花肉,荷叶鸡,醉龙虾,红烧狮子头,糯米莲藕,出水芙蓉,罗汉果..."

男子一口气报出了很多菜名,听起来就好像很好吃的样子,苏小米再也忍不住了,提着裙子就跳上了小舟。

果然如那人所说。

小舟中间有个低矮的的方桌,方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撇开那些香气,光这颜色看起来就非常的诱人。

如果味道也不错的话。

那就真的是色香味俱全,苏小米不由的吞了一下口水,在方桌前坐了下来。

当然,她并没有急着马上动手,而是看向嫡仙一般的男子,说道,"在我吃之前,我有一句话要说。"

"嗯,请说。"

"这是你请我吃的,不是我要吃的,所以就算我吃了你的,我也不会感谢你的。"

"呵呵..."男子轻笑,在苏小米的对面缓缓地坐了下来,不紧不慢的说,"能请如此貌美如花的女子吃饭,何须感谢?"

"很好,既然这样,那我也就没有必要跟你客气了。"

苏小米说着,真的很不客气的直接用手,扳下荷叶鸡的一只腿,放在嘴里大口大口的啃了起来。

看到苏小米的吃相,男子只是稍微的愣了一下,便又笑了,随后给苏小米倒了一碗桃花酒,酒气香气四溢。

"此酒所用的桃花,是采取密使府的三株桃花树,采摘时间在三月初三,选用东南枝,枝头开得最旺盛的花朵,花瓣要完整,新鲜,还要用少女的手去摘择,后用温水洗净晾干。"

男子的声音随着香气四溢的桃花酒缓缓的流淌,仿佛与桃花酒融为一体,非常的悦耳动听。

"这么麻烦?"苏小米端起桃花酒闻了闻,又轻轻地抿了一口,"嗯,味道不错,入口醇香。"

"麻烦?"男子又一次轻笑,"酿造这一坛酒,要用三年时间采集花瓣,酿好之后埋于桃花树地下,再等来年取出。"

"啊?"苏小米不由的张大嘴巴,"那这么说,想要喝一坛桃花酒还要等上四、五年?"

"这是少的,像你我喝的这种..."说到这里,男子突然打住,然后笑了笑,"不说了,喝酒。"

"嗯,喝酒。"苏小米端起酒一口给干了,这么好的酒,又这么的香醇难得,不多喝一点都对不起这酿酒之人。

"再来一碗!"喝干之后,苏小米把碗放在男子的面前,笑道,"没有想到你还会酿酒,嗯,好喝,再来!"

"这酒并非我所酿。"男子轻笑,又给苏小米倒了一碗。

"你说得那么头头是道,不是你是谁?"苏小米只是随口问问,她才不管是谁酿的酒呢,端起酒又跟喝水的一样干了。

"风轻寒。"

"噗..."

听到风轻寒还会酿酒,苏小米喝下去的酒一个没有忍住全都喷了出来,不敢相信的看着男子,"你刚才说的是谁?"

"风轻寒,这酒是他酿制的。"男子再次不紧不慢的说,随后又补了一句,"今夜我们趁着他新婚之际,偷喝了他的酒,待到明日,他醒来,发现酒没了,一定会很生气..."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打住!"男子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苏小米给制止了,"是你偷喝了他的酒,不是我们,要是风轻寒生气也只会找你麻烦,跟我无关,OK!"

"呵呵,对,是我,不是我们。"男子又笑了,"那你会告发我吗?"

"嗯..."苏小米装模作样的想了想说,"看在你这些美食上,我可以不告发你,但是,你也不能出卖我,否则我跟你没完!"

"这个自然,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小秘密。"

"对,这是秘密。"苏小米说着又觉得哪里不对,便又看了男子一眼,开口问道,"你和风轻寒是什么关系?你怎么知道风轻寒的酒藏在哪里?"

"我..."男子微微顿了一下说,"只是来贺喜的一位故人而已,只是没有想到他的习惯这么多年了,还是一点都没有变,不知姑娘你跟风轻寒又是何关系?"

"我..."苏小米眨巴了一下双眼,说,"只是路过此地,闻到香气,抑制不住,就偷偷地溜了进来。"

哼!他不说实话,她当然也不会说实话了。

男子错愕一瞬,随后摇头轻笑,"呵呵,那我们还真的是很有缘。"

一坛酒很快见底,一桌子菜也被苏小米给吃得差不多了,她摸了摸肚子,满足的说,"嗯,我吃饱了,该走了。"

男子突然说,"你就这样走了?"

"不然呢?"苏小米白了男子一眼,感情他还想讹她不成?

"姑娘别误会。"男子笑着说,"我只是想要提醒一声,姑娘要走就走远一点,否则风轻寒闻着酒香,也能找到偷酒之人。"

"什么?"苏小米气得眼睛一瞪,"你怎么不早说?"

早说她就不喝酒了,只吃菜。

"看姑娘对着酒流口水,我实在是不忍心。"

她对着酒流口水?有吗?

苏小米不自觉的抬手擦了一下嘴角,除了嘴唇还残留一些美食的油腻,哪里有流口水了?

"算你狠!"苏小米狠狠地白了男子一眼,转身走了。

她实在无法想象,如此嫡仙一般的男子,却如此的腹黑,他自己偷酒喝,还找她做垫背的。

男子看着苏小米离开的背影,喃喃自语,"奇怪,这姑娘饮了醉百仙为何不醉?她到底是何许人?"

翌日,风轻寒醒来,把昨夜的事忘记得一干二净。

"来人!"

他揉了揉眉心,对着外面喊了一声,很快,小春子就推门进来,手上还端着一盆洗漱水,"爷。"

"嗯。"风轻寒轻哼,在小春子的伺候下梳洗完毕,又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这才问道,"那个女人呢?"

小春子自然知道爷问的是谁,所以低声说道,"爷,夫人还没有起来。"

风轻寒微微蹙眉,随后说道,"她住在哪个院子?带我过去。"

"这..."小春子十分的为难。

"怎么?才一天你就护着她了?"

"小的不敢!"小春子连忙擦了一把冷汗,吞吞吐吐的说,"夫人在桃花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