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新婚之夜

    密使府,大红灯笼高高挂。

门上,窗户上,柱子上,甚至连树上都贴满了囍字,挂上了红绸,府里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新娘子被接回府,拜了堂,送入洞房,风轻寒就出去陪酒了。

独留苏小米在新房里,是既激动又好奇,她几次想要拉下盖头看看,都被站在身边的陪嫁小丫鬟给阻止了,"小姐,这个盖头只能姑爷掀,不然不吉利。"

切,什么不吉利,这些人真是迂腐!

苏小米不屑的想着,却也没有再动手去拉盖头,而是问守在她身边的小丫鬟,"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菱香。"

"菱香?"苏小米不由点头,"嗯,名字很好听,我喜欢。"

"谢谢小姐夸奖!"

"菱香,我饿了,你能给我找点吃的来吗?"

"小姐,你现在不能吃东西,只有等姑爷来了,帮你揭开盖头之后,你才能吃。"

不是吧?

从下午开始就没有给东西给她吃了,先如今,风轻寒在外面大吃大喝的,独留她一个人在这里饿着肚子,这是想要饿死她的节奏吗?

不行,她不能在这里等死。

想到这里,苏小米捂住肚子,叫了起来,"哎哟,我的肚子好疼,菱香,我想上厕所。"

"厕所?"菱香对这个词貌似有点不懂,"小姐,厕所是什么?"

苏小米不由满头黑线,"厕所就是厕所,是拉屎撒尿的地方。"

"小姐,你怎生如此的粗鲁!"菱香不由擦了一把冷汗,"那是茅房,小姐,你知道为什么从下午就开始不给你吃东西吗?就是防止你要上茅房。"

"什么?"苏小米一把拉开盖头,再也无法忍受了,"你们不给我吃也就算了,还要管我上茅房啊?"

"小姐,这是规矩,你这样胡来会不吉利的。"

菱香连忙拿起盖头,就要往苏小米的头上盖,苏小米一把拍开盖头,"我不管,我现在就要去茅房,管你什么吉利不吉利。"

说罢,她就往房门外跑,哪知道才跑出两步,就再也迈不开腿了。

菱香绕道她的面前,面无表情的说,"小姐,对不起,奴婢得罪了!"

"你..."苏小米气得白眼直翻,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么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丫鬟,还会点穴的功夫,看来,这相府里果然是藏龙卧虎。

菱香替苏小米把盖头盖上,又把苏小米给拖到床上坐好。

此刻,苏小米就好像一个提线木偶,任由菱香摆布,甚至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大约一个多时辰之后,外面的吵闹声也慢慢地停歇下来,风轻寒带着一身的酒气,迈着大步朝着新房这边走来,身后不远不近的跟着小春子。

当风轻寒看到站在新房院门口的小强时,走到他的面前,冷冷的看着他,"爷一直很奇怪,你们为什么总要跟着爷,原来这就是你们的目的?"

说罢,丢下小强,推开门,带着酒气和丝丝怒气进了新房,小强想要阻挡都来不及,就被小春子给拉住了。

风轻寒一进新房,新房里的空气顿时被冻结,就连无法动弹的苏小米都感觉到冷空气来袭,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

不用说,她也知道,这是风轻寒进来了,那个家伙总是自带冷气,到哪里都会把哪里的空气变冷。

"出去!"

冷冷的两个字,菱香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乖乖的出去了。

整个房间里,就只剩下苏小米和风轻寒。

不知道为什么,就在菱香离开苏小米身边的时候,她感觉到自己能动了,但是,此刻她却一点都不想打开盖头,反而用手紧紧地拉住,也不想风轻寒来打开。

风轻寒借着酒气,用力的拉掉盖头,结果就听见"嘶"的一声,盖头成了两半,他们两,一人手上各一半。

这个结果是苏小米没有想到了,她拿着半块盖头愣了数秒,然后就尴尬的笑了笑,"嗨,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风轻寒冷着连,欺身上前,"女人,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什么?"苏小米被风轻寒的一句没头没脑的话给搞得有点懵了,傻傻的看着风轻寒。

"你一直跟着爷,不就是想要有一天爬上爷的床吗?你成功了,来,爷成全你!"风轻寒说着,直接扑到苏小米,借着酒劲,去拉扯她的衣服。

苏小米害怕了,真的害怕了,连忙挣扎,"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唔..."

挣扎中,她的嘴被风轻寒给堵住了。

两片唇这么相贴之后,两个人都愣住了,睁大眼睛互相看着,谁都忘记了接下来该做什么。

过了一会,风轻寒又开始亲吻苏小米。

苏小米不由绝望的闭上眼睛,长这么大,她还没有被人这样亲吻过,就连她一直爱的那个男人都不会碰她,让她很伤心。

如今,却被一个如神邸般的男人,趴在身上,带着酒气,亲吻她不算,手还开始动了起来。

突然,苏小米觉得那里不对,连忙推开风轻寒。

本来沉浸在亲吻中的风轻寒被突然推开,有点发愣的看着苏小米。

苏小米连忙坐了起来,"不对,不是这样的,我答应嫁给你是因为你好男风,可你刚才怎么..."

"亲我"两个字苏小米嘟嘟了半天也没有说出来。

"你嫁给我是因为我..."风轻寒顿时黑了脸,搞了半天这个女人只是为了他不近女色而来的。

"不是不是..."苏小米连忙解释,"是这样的,你先别生气,听我慢慢说。"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好,说。"

苏小米眨巴眨巴双眼,看着因喝酒而变得脸也红,眼睛也红的某个男人,小心翼翼的说,"外界传言,你嗜血,短命,不近女色,不知道是否属实?"

风轻寒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传言是否属实,你试试不就知道。"

说罢,再次扑倒苏小米。

苏小米懵了,想要反抗,却发现身子被这家伙压住,根本就无法动弹。

偏偏风轻寒又在她的耳朵上轻轻地咬了一口,苏小米顿时石化了,她从来没有被男人这样调戏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