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奉旨成婚

    苏小米彻底傻掉了,这也太快了,最起码也安排她跟未来的夫君见个面,喝个茶,吃个饭,看个电影,聊个天什么的吧?

这面都还没有见,话也没有说一句,就这么定了?

这琉璃国的人也太拿婚姻当儿戏了吧!

琴嫂怕苏小米变卦,立刻脸色一变,"如果你不同意,我马上叫人把你的哥哥关起来,直到你答应为止。"

好吧,狐狸终于露出尾巴了。

苏小米只能表示叹息,"琴嫂,风轻寒那么好,你为什么要我嫁给他?"

"因为你现在代表的不是你,而是夫人的大女儿,夫人想要看着她的大女儿幸福,所以才让你代替她的大女儿嫁给人人羡慕的风轻寒,替她的大女儿幸福的活着。"

这个琴嫂,真的是死的都能给说活了。

她在相府这么多天,怎么都不见夫人来见她?

既然夫人那么想她的大女儿,她跟夫人的大女儿又是那么的像,没有理由不来见她是不是?

想到风轻寒那么努力的活着,还被人嫌弃,真是可怜,不如她就勉强收了他好了,反正他好男风,也不会把她怎么样的。

"好吧,我答应你!"

见苏小米答应了,琴嫂这才松了一口气,"乖,只要你听话,以后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而且你的哥哥我们也会善待。"

"不,我出嫁的唯一条件,就是带着我哥哥一起出嫁,你们要是同意我就愿意,你们要是不同意,那我就是死也不答应。"

苏小米的倔脾气又上来了,她不可能嫁给风轻寒还把小强丢在这边的,叫她怎么放心。

琴嫂见识过苏小米的倔脾气,便说,"可以,反正你出嫁的时候有陪嫁,就把他给你做陪嫁也好。"

"谢谢琴嫂。"

这件事也就这么决定下来了。

夜晚,小强再次来到苏小米的房间,脸色有点不太好看,"主人,听府里的人说,三天后你要跟风轻寒成亲,是真的吗?"

苏小米拍了拍小强的臂膀,笑着说,"真的又如何,假的又如何,只要我没有当这个是真的就行了。"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不行,我不许你嫁给他!"

"小强,我知道你的意思,只不过,我如果不同意,我们就走不出这个相爷府。"

"怎么可能,只要主人你想出去,我随时都可以带你出去。"

"呵呵..."苏小米不由笑了笑,"小强,你在相爷府这么多天,找到藏宝楼没有?"

"没有。"说起藏宝楼,小强不由低下了头。

"你看,你连藏宝楼都找不到,你觉得你可以带着我一起离开相爷府吗?"

"可以的主人,只要你点头,我现在就带你离开。"

"唉..."苏小米不由一声叹息,"好吧,你要是不相信,你可以走出去试试。"

"好。"

小强倒是毫不犹豫,一手勾起苏小米就朝着相爷府外飞去。

相府的夜里很安静,貌似连个守卫都没有,但奇怪的是,任凭他们怎么飞都找不到相府的边沿,这相爷府就好像是一个迷宫。

终于,小强也飞累了,带着苏小米坐在屋顶,心有不甘,"为什么会是这样?"

"本来我也以为凭借我的智慧,你的能力,我们一定可以找到藏宝楼,还可以安全的离开相爷府,但是这几天我在相爷府里走了几圈之后,才发现,我们想的都太简单了。"

苏小米无奈的笑了笑,"这还只是其一,其二我在这里还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你知道那是什么味道吗?"

"什么味道?"

苏小米压低声音,凑在小强的耳边说,"就是那夜在翠竹轩,你们被人围攻,那些黑衣人身上的味道。"

"..."小强顿时睁大双眼,难以置信,"你的意思相府里也有人要至风轻寒于死地?"

苏小米轻轻地点点头,"嗯,有这个可能。"

他那人冷漠无情又无趣,还好坏不分恩将仇报,再加上他身上还有麒麟扣,这想要他死的人多,也就不奇怪了。

不过,这相爷府里也有人想要他死,很可能是跟他这个奉旨成婚,娶相爷的女儿有关了,试问,谁愿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这个短命的家伙?

还不如趁女儿未嫁前杀死这个家伙呢。

这么一想,苏小米觉得这一切也就通了,只是她还有一点不明白,风轻寒又不是皇室里的人,为什么要对皇上的话那么盲从呢?

...

三日后,风轻寒上门迎亲。

他根本不知道轿子里坐着的是谁,只知道是相爷的女儿,皇上的圣旨。

他对皇上的圣旨从来不拒绝,就算是皇上一道圣旨赐给他一杯毒酒,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喝下去。

这是苏小米第一次当新娘,还是以这种方式,她很好奇,双眼在盖头下还不安分,东瞧瞧,西看看,看到的全是各种靴子。

当一双红色的靴子映入她眼底的时候,她微微的愣了一下。

这双鞋子的主人肯定就风轻寒了,也是她在琉璃国的夫君,更是个被人嫌弃的可怜虫!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请新郎官背新娘子上轿!"

听到这句话,苏小米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不知道琉璃国结婚是这个样子,还要新郎官背新娘子上轿的,真是有趣。

风轻寒听到红盖头下的笑声,微微一愣,感觉这声音有点耳熟,却不敢确定,但他看到新娘的陪嫁里有小强的时候,那种不确定顿时就变成了肯定。

他的眉头不由是紧锁,看向苏小米,"怎么是你?"

苏小米没有想到她忍不住笑了一声,就被这个家伙给识破,连忙低下头,不敢再出声。

"请新郎官背新娘子上轿!"那人见风轻寒迟迟未动,便有喊了一声。

风轻寒微微犹豫了一下,还是背对着苏小米蹲了下来。

苏小米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爬上风轻寒的背,紧紧地抱住他的脖颈。

她这样的动作,也叫风轻寒更加的肯定,除了她,没有哪个女人这么调皮,这么任性,这么的叫人捉摸不透。

琴嫂看到这一幕,脸色一沉,怕苏小米坏事,便暗中给那个陪嫁的小丫鬟一个眼神。

小丫鬟立刻明了,微微点头,跟了上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