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做了替身

    "先见到夫人,夫人留下你,我再帮你找如意郎君。"琴嫂不由摇摇头,递给苏小米一块手帕,"来,把嘴擦擦。"

"谢谢琴嫂!"苏小米小嘴跟抹了蜜一样,接过手帕,擦了擦嘴,又把手帕给递了回去。

琴嫂怎么可能还会要被苏小米擦过嘴的手帕,于是说,"送给你了。"

苏小米立刻高兴的收起手帕,"谢谢琴嫂!琴嫂你的手帕真香,又丝又滑,改天多送我几条好不好?"

"好。"琴嫂被苏小米说得眼睛都迷成一条缝了,"前面就是夫人住的院子,等会你要少说话,要听夫人的话,讨夫人欢心知道了吗?"

"嗯,我知道了,谢谢琴嫂!"苏小米说着朝着前面的院子看去,突然,她的心口莫名的抽痛了一下。

奇怪,她怎么会突然心痛呢?

她摸了摸放在心口的魔镜,背着琴嫂,把魔镜拿了出来,只见魔镜上出现了几个字,"主人小心,其中有诈!"

"我知道。"苏小米嘟嘟了一句,把魔镜又放了回去,心里还是有点怪怪的,突然的心痛,难道就是因为魔镜要告诉她小心?

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吧?

带着这些疑惑,苏小米跟在琴嫂的后面进了夫人的房间。

相爷夫人是一个四十岁不到的女人,虽然长得也算是个美人,但是跟她一点都不像,可以肯定,琴嫂跟她说的那些话全是假的。

夫人用眼角的余光淡淡的瞄了一下苏小米,并没有母女之间那种久别重逢的激动,反而很生疏,生疏到苏小米都以为她们前世是仇人,这也更加证实了她的猜想,她根本就不是这个夫人的女儿。

琴嫂叫她少说话,又叫她讨夫人欢心。

尽管她很不喜欢这个夫人,还是脸上带着笑,向夫人问好,"苏小米给夫人请安!"

"苏小米?"夫人若有所思的点头,"嗯,名字俗了点,但很适合你,你家里可还有什么人?"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什么叫名字俗了点,但很适合她?

这夫人说话怎么就这么的叫人不舒服呢?

尽管心里很不舒服,苏小米还是一脸虔诚的回答,"回禀夫人,小女子家母很早就去世了,是家父把我们养大,家父名叫苏柯,三个月前,他突然不见了,我就跟我哥哥四处寻找,一直找到夏都,都没有找到家父,有人说,家父他可能凶多吉少。"

"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夫人总算是放心了,对琴嫂说,"带她下去,给她安排一个小姐的房间,找两个丫鬟伺候着,再教她一些礼仪,以后带出去了也不能给相爷丢脸。"

"是。"

就这样,苏小米成了相府里的大小姐,小强成了相府里的护院。

夜深人静,月朗星稀。

一个黑影无声无息地落进苏小米的闺房,随后又两个黑影从苏小米的闺房中飞出,围着相府转了一圈,又回到苏小米的闺房。

"主人,这相府太大了,我们这样找肯定不行,不如这样,这件事就交给我,等我找到了再告诉主人如何?"

"好,那这个事就交给你了,我就安心的做我的相府大小姐。"

...

又过了几日,相爷府里来了一个人,谁呢?就是风轻寒,他是奉皇上的旨意来相府找相爷的。

只见他一身银色长袍,威风凛凛,英姿飒爽,俊美如神邸一般,往大堂里这么一站,大堂里所有的人都失去了颜色。

"密使大人千岁千岁千千岁!"

整个相府的下人,集体跪拜,只有小强大脑一时没有拐过弯来,站在那里。

被他身边的人拉了一下,才跪了下去。

风轻寒淡淡的扫视了一周,最后目光落在小强的身上,眉头不由微微的蹙起。

这个小强到底是什么人,怎么突然又成了相府的护院?

"都起来吧。"

终于,风轻寒淡淡的开口,这个时候,跪在地上的人才敢起来。

一直躲在暗处的苏小米看到这里,不由感叹,真威风啊,要是什么时候她往那一站,所有的人也都朝她跪拜,那是多么的牛叉啊!

琴嫂把苏小米脸上的羡慕之色全都收入眼底,轻轻地对苏小米说,"如果让他做你的夫君,你觉得怎样?"

"啊?!"苏小米想过很多琴嫂给她介绍的公子是什么样子,从来没有想过琴嫂会给她介绍风轻寒。

难怪琴嫂拉着她来前厅看风轻寒了,原来还有这种心思,有趣!

"怎么,他长得不好看?"琴嫂试探的问。

"不是,他很好看。"苏小米很配合琴嫂,羞涩的低下头。

"他不够威风?"

"不是,他很威风。"

"他不够气派?"

"不是,他很气派。"

"那你愿意嫁给他吗?"

"这个..."苏小米不知道琴嫂葫芦里卖的是啥药,所以不知道说好还是不好才对。

"你不用担心你的身份,你现在是相爷的女儿,所以你配他一点都不算高攀。"

真是这样吗?

这么好的事为什么不叫夫人另外一个女儿去,却要她这个半道捡来的女儿去?

突然,苏小米貌似明白了什么,她看向风轻寒,不由摇头惋惜。

风轻寒啊风轻寒,你相貌堂堂,威风八面,既是皇上的亲信,又是风都的密使,却没有想到会被一个小女子嫌弃,竟然都不愿意嫁给你,还找我来给她做替身,可怜啊可怜!

琴嫂见苏小米不回答,只是看着风轻寒,便觉得有戏,"怎么样,只要你点头,他就是你的夫君了。"

"如果我不点头呢?"苏小米收回目光,犀利的看向琴嫂。

琴嫂一愣,苏小米连忙收回犀利的目光低下头,唯唯诺诺的说,"如果我答应,到时候他发现我是假的,我怎么办?"

听到苏小米这样说,琴嫂这才以为自己刚才只是错觉,不由笑着说,"这个你放心,只要相爷和夫人说你是真的,你就是真的,何况你跟夫人死去的那个女儿真的很像。"

"容我想想。"苏小米决定把这件事搞清楚,再回答也不迟。

可琴嫂却不给她时间,"不行,这事容不得你想,你最好是答应,三天后嫁入密使府。"

"不是吧?三天,只有三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