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进入相府

    "记得。"

苏小米的回答叫琴嫂脸色微微一变,这时又听到苏小米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们是在灵虚寺的路上见过一面对吗?"

"对对对。"琴嫂暗暗松了一口气,立刻笑道,"不知姑娘芳龄几何,家在何处,可还有什么亲人?"

苏小米的眼神在琴嫂的身上留了一圈,最后停在她的脸上,心里嘀咕,这是要来给她提亲的媒婆吗?

难道传说中的媒婆就是这个样子的吗?

有点意思!

不如就玩玩好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这么一想,苏小米站了起来,朝着琴嫂盈盈一拜,"小女子今年二十,家住米河镇,这位是我的哥哥,我还有一个姐姐在醉香阁,如果这位夫人想要见我姐姐,我可以叫我哥哥立刻去把她叫来。"

"不用了,不用了!"琴嫂顿时满头黑线,这都是什么人家啊。

这位哥哥看起来像个武夫,不大好惹,姐姐又在醉香阁那种地方,这样的女子找回去给小姐做替身真的行么?

可如果她不是大夫人的女儿,那么面前的这位姑娘就是最好的替身。

琴嫂尴尬的笑了笑,"那个姑娘,老身还有一个问题要问,不知道你方便不方便回答?"

"问吧,没事。"苏小米很干脆的说。

琴嫂仔细观察苏小米说话的神态,跟大夫人的女儿相差甚远,稍稍放心了些,"请问可不可以让你哥哥回避一下。"

苏小米对小强笑了笑,温柔的说,"哥哥,你先出去一下。"

"是。"小强尽管很担心,还是出去了。

这时,琴嫂才说,"姑娘身上可有什么胎记?"

胎记?

苏小米心里一个激灵,这不是媒婆,是寻亲?

"你问这个干嘛?"苏小米笑了笑,"其实我也不知道,不如我先看看再告诉你可好?"

"不用了,我帮你看。"琴嫂说着朝苏小米走了过来。

苏小米连忙用手挡住,"还是我自己看吧。"

哪知道这个琴嫂会武功,一溜烟的就到了苏小米的身后,然后就拉开了她的后衣襟一看,不由笑了。

苏小米的身后并没有她想要看到的红色胎记,只有一个黑色的玫瑰刺青,只有那些不正经人家的女儿才会在身上弄这些图案,所以她姐姐在醉香阁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看到琴嫂脸上的鄙夷之色,苏小米选择无视,笑着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黑玫瑰。"琴嫂回答之后,眉毛一挑,"果然出生卑微,姑娘,如果我给你一个高攀的机会,你愿意吗?"

"高攀的机会?什么高攀的机会?"苏小米带着一脸的虔诚,心里腹非不已,难道比太子还要高?

琴嫂却信心满满的说,"如果姑娘不嫌弃,我想你去给我们夫人做女儿,很早以前,我们夫人有一个女儿死了,夫人甚是挂念,看见姑娘和夫人的女儿有几分相似,所以才叫我前来询问姑娘可愿意?"

"有这样的好事?"苏小米笑了笑说,"我一个出生卑微的人家,不懂礼数,给夫人做丫鬟还行,这做女儿不太好吧?"

"夫人不缺丫鬟,就是挂念她那个死于非命的女儿,你跟那个女儿很像,所以就算夫人知道你是假的,也会对你好的,要不你跟你哥哥说一声,这就跟我回去见夫人?"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看到琴嫂如此的热情邀请,苏小米觉得她如果拒绝都对不起人,于是笑着说,"也好,我这就跟我哥哥商量商量,等会再给你答复。"

"那好,我出去叫他进来。"

"嗯。"

琴嫂带着满心欢喜的出去了,换小强进来。

苏小米让小强把门关上,她把琴嫂来的事跟小强一说,小强坚决反对,"不行,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前去,太危险了。"

"我没有说一个人前去啊,我要去肯定也带着你一起去的。"苏小米随后压低声音说,"我觉得相爷夫人和这个琴嫂有古怪,反正我们现在也没有什么事,不如就进相府走一圈,看看她们想要干什么,顺便看看相府家有没有什么值钱的宝贝。"

"值钱的宝贝?"

小强有点动心了,因为相爷家有一个藏宝楼,里面确实有不少的宝贝,也许另外一块麒麟扣也被相爷藏在那里,如果他能趁机找到另外一块麒麟扣,也是极好的。

这么一想,小强微微点头,"也好,只要主人带着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要什么宝贝我都会帮助主人的。"

"好,那你去叫琴嫂进来吧。"

"是。"

琴嫂进来只会,苏小米就开门见山,"我要带着我哥哥一起去,否则我也不去了。"

"这个..."

琴嫂有点为难的看着苏小米,"夫人没有说可以带其他人去,如果你放心不下你哥哥,我可要告诉夫人,让夫人给你哥哥安排一个住处,再给你哥哥找一份好差事,你也可以经常出来看你哥哥,你看这样可好?"

苏小米见琴嫂不同意,还给他们那么多好处,按理说是谁都会答应,但是他们不缺这些。

所以她想了想说,"我哥他会武功,烧的饭菜也很好吃,你可以让他做护院,也可以让他去厨房做帮工,还可以让他去打杂,总之,他不去我也不去。"

最终,琴嫂拿苏小米没有办法,只好答应让小强去做护院,苏小米这才高兴的跟着琴嫂走了。

来到相府,苏小米不由惊叹,这相府真是大啊,比米河镇还要大,真不知道那个皇城比这个相府又要大多少?

为了假装自己没有见过世面,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丫头,苏小米顿时双眼发亮,大声叫到,"哇,这房子这么大啊,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房子呢,琴嫂,你们家老爷是做什么的啊?"

琴嫂看着苏小米那种没有见过世面的脸,心里冷笑,脸上却带着温和得意之色,"这是相府,我们夫人就是相爷夫人,你做了夫人的女儿,等于麻雀飞上枝头。"

"多谢琴嫂慧眼,多谢夫人给我这个机会,我一定不会辜负琴嫂和夫人的栽培,誓死效忠琴嫂和夫人。"苏小米的马屁拍的"啪啪"响,反正吹牛不收费,怎么好听怎么说。

她这么一说叫琴嫂可高兴了,她忍不住摸了摸苏小米的头,"真是个懂事的孩子,只要你以后听话,荣华富贵都少不了你的,还会给你找个如意郎君。"

"真的吗?我喜欢如意郎君,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苏小米立刻伸长脖子,口水都快要下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