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恶毒夫人

    到最后,一坛子酒见底,也没有看到太子一丝醉意,苏小米准备试用她的绝招了。

只是绝招还没有使用出来,门外匆匆的走来一个人,对着北宫衍耳语几句,就见他的脸色微微一变,然后朝来人挥挥手。

来人退到了门外,北宫衍站了起来,朝着小强一抱拳,"小兄弟的酒量果然不错,下次再来找你们喝酒,告辞!"

"公子慢走!"苏小米连忙起身相送。

北宫衍意味深长的看了苏小米一眼,"等我来接你,别乱跑!"

"是,公子!"苏小米是做戏做全套,终于把太子给送走了。

送走太子之后,苏小米连忙对小强说,"你快点把所有的银子带上,我们换个地方。"

"是。"

小强也觉得此地不宜久留,所以连忙上去收拾银子,带着银子来到柜台前结账。

掌柜的却说,"你们的房租已经有人付了一个月,如果你们要现在退房,我们可不会退银子。"

"啊,付了一个月?谁啊?"

谁这么傻叉,也不问问她愿意不愿意就替她付银子,她现在要走,掌柜的不退银子,那么多银子不就白费了吗?

突然她想起了什么,"是不是那位跟我们一起喝酒的公子?"

也就他看起来像个傻叉,平白无故的给她一千两银子,还替她买下了醉香阁,不是傻叉是什么?

掌柜的说,"不是那位公子,是个小哥,在那个位子之前来找你们的小哥。"

原来是小春子那个傻叉,不对,小春子肯定也是受人指使,是指使小春子的那个人是个傻叉。

对,他确实也是个傻叉,同样有权有势,人家享受,他受苦,还被人追杀,被人砍,被人下毒,不是傻叉是什么?

"我们不走了!"苏小米做了一个决定。

那个傻叉用命换来的银子,她不能浪费了,不就是被太子纠缠吗,她不怕,大不了缠狠了,就给他一颗毒针。

"小强,把银子再放回去,我们不走了。"

"是。"

银子被放回去了,苏小米也确实留下来了,不过有件事她还要去办。

"小强,你知道这里最好的玉器店在哪里吗?"

"主人要去玉器店?"

"嗯,我们边走边说。"

两个带着一些银子,来到夏都最好的玉器店,当掌柜的听到苏小米要打造麒麟扣,吓得连忙把苏小米给赶了出去,紧闭大门,准备今天不做生意了。

苏小米看着紧闭的大门,不由翻了个白眼,"切,怎么都这么胆小,不就是做个假的吗,又不是真的,怕什么?"

小强不由擦了一把冷汗,"主人,这麒麟扣虽然说是妖魔令,但那也是妖魔界的圣物,要是被他们知道有人造假的妖魔令,肯定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苏小米瞥了小强一眼,"再说了,这世间哪里有什么妖魔鬼怪,那些只不过是被人们编造出来骗人的罢了。"

小强深深地看了主人一眼,十分认真的说,"主人,如果...我说的是如果,如果哪天你认识的人中,真的有人变成了妖魔鬼怪,你信还是不信?"

"你不会说的就是你自己吧?"苏小米一脸严肃的看着小强,一本正经的说,"如果哪天我发现你是妖魔鬼怪,我一定会用有毒的银针招呼你。"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主人..."小强的心顿时一落千丈。

"好了好了,我跟你开玩笑的。"苏小米笑着拍了拍小强的肩膀,"你放心,别说你变成妖魔鬼怪了,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嫌弃你的。"

"..."开玩笑?

这样的事也能开玩笑?小强抿了一下唇,不再说什么。

苏小米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只见她眼珠子一转,拉了一下小强,压低声音说,"哎,你说我们买块墨玉回家,自己雕刻怎么样?"

"主人,你..."

"好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苏小米挥手,阻止了小强的劝阻,"这件事我一个人来,就算哪天被妖魔界知道,也只会找我一个人算账,你就回米河镇去吧,当我们从来没有认识。"

"主人..."见主人生气了,还要赶他走,小强心里很不是滋味,"我的命都是主人的,主人不怕死,我还怕什么,好,要死一起死!"

"嗯,这才是我的好小强。"苏小米拍拍小强的手臂,"走,我们换一家。"

"是。"

两个人换了一家,买了几块跟麒麟扣颜色差不多的墨玉,又买了一些雕刻的小工具,回到客栈,对着麒麟扣的图像,认真仔细的雕刻起来。

相府。

那个老丫鬟陪着夫人上山回来之后,就跟着夫人关闭在房间了。

老丫鬟一边替夫人梳头,一边说,"夫人,那个女孩跟大夫人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你说她会不会就是大夫人的女儿?"

夫人咬牙切齿,"当年不是叫人杀死了吗?怎么又会跑回来了?"

"夫人,你先别生气,也许只是长得像而已,不如我们找人去试探一下,如果真的是,我们就..."老丫鬟做了杀的手势。

"也好。"夫人说着挥挥手,示意老丫鬟快点去办。

老丫鬟刚刚走到门口,又被夫人给叫住了,"等等,如果她不是就带回来。"

"为什么?"

"过几天就是小女和风密使成亲的日子,小女一直闹,不要嫁给风密使,也是,那个风密使即短命,又神神秘秘的,嫁给他不是守活寡,就是真寡妇,正好让她替小女出嫁,本来那个溅人的女儿就属于风密使的。"

"是。"

老丫鬟叫琴嫂,是这位夫人的陪嫁丫鬟,当年,夫人通过她在朝中的父亲,用计嫁给当时意气风发的年轻相爷。

后生了一个女儿,比大夫人的女儿小两岁,但是相爷却对大夫人和大夫人的女儿特别的好,让她心生嫉妒。

那年,大夫人女儿十三岁,她的女儿十一岁,相爷带着两个女儿进宫参加国主举办的中秋宴会,国主却相中了那个溅人的女儿,没有相中她的女儿。

她的嫉妒恨就全都爆发出来了,所以用计害死了大夫人,又叫人杀了小野种,却告诉相爷,她们母子走了,只留下一份信。

相爷看了信,以为她们母子真的走了,叹了一口气,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如今,七年过去了,她女儿十八岁了,国主也下了圣旨,准备中秋前让他们两个完婚。

早知道风密使如此短命,她当年就不该杀了那个野种,害得她的女儿要嫁给这个短命鬼守活寡。

琴嫂按照下人回报的情况,趁着天黑,来到悦来客栈,找到了苏小米。

房间里,苏小米坐在桌子前,看着进来的琴嫂,一眼就认出来,她是那个在灵虚寺遇到的老丫鬟。

"请坐!"她对着琴嫂笑了笑,"不知道你找我何事?"

琴嫂把苏小米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之后,试探的问,"你还记得我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