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恩将仇报

    口水看起来貌似很脏,但却是消毒神水,特别是她的口水,那可是消毒良药,而且还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一般人不告诉他!

美男非常嫌弃的皱了一下眉,一心在伤口上的苏小米根本就没有发现美男很是不爽,继续做着她觉得对的事。

给美男的伤口消毒之后,她接着挖毛头小子没有挖完的伤口,把毒箭拔了出来。

说实在的,做这些的时候,苏小米的整颗心都是揪着的。

汗珠顺着脸颊不知道流下了多少,只要不遮挡她的眼睛,她都没有闲心去处理,一心扑在男人的伤口上。

虽然说银针麻醉了他,可挫骨割肉的痛还真的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缝合好伤口之后,撒上金疮药,又把毛头小子找回来的草药挑出几味放在嘴里嚼了嚼敷在伤口上。

再三两下就把美男穿在里面的衣服给撕成了布条,把伤口裹得严严实实,她才松了一口气。

"好了,你们要记住,千万不要碰生水,否则重复发炎,伤口就会溃烂,到时候就更难医治了,还有..."

苏小米说着瞥了毛头小子一眼,"你的这些草药只能治标不能治本,我得重新给你开个药方,你回去之后按照这个药方给你的爷抓药,三碗水煎成一碗水,内服,一天三次,三天之后方可彻底清除你爷体内的余毒。"

说到这里她微微顿了顿,"记得十天后帮他拆线,等会我教你拆线的步骤。"

毛头小子感动得热泪盈眶,只是他不能动,想要磕头谢恩都不行。

"不好意思,忘记把你的银针拔出来。"

苏小米收回毛头小子身上的银针,毛头小子活动活动筋骨,眼睛略带崇拜的看着她,"姑娘,你好厉害!"

苏小米不客气的说,"我说了,我是神医,你们不信,现在信...啊..."

她的话音还没有落,就听见"嗖嗖嗖"三声,三枚银针从男人的身上全数射出,飞进她身后的竹子上,把她吓了一跳。

她顿时傻眼了,脸上的得意之色一瞬间消失殆尽,下一刻她就发现,自己又被男人给捆绑上了。

这动作,咋就那么快呢?何况还是在银针麻醉之下。

"喂,是我救了你,你为什么还要绑我?恩将仇报?"苏小米有点气不打一处来。

就算他们不是一个空间的人,但是道理应该都是差不多的,对不对?

这救命之恩,她可以不图涌泉相报,可是她也不想要恩将仇报,至少放了她,给她自由吧,她是真的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哼!"男人冷哼一声,"你以为,几根银针就能控制爷?"

"啊?"苏小米睁大眼睛,顿时有种上当的感觉,她就更气了,"既然你不相信我,为何又要我给你医治,你这人怎么就活得如此纠结呢?"

纠结?

纠结是什么某个美男似乎不太懂。

他只是淡淡的瞟了苏小米一眼,一边不紧不慢的穿好衣服,一边悠悠的说,"爷只是试探你。"

"试探我?我看你是想要利用我吧?"苏小米用杀人的眼神看着美男,"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杀我,你也会不得好死!"

男人不屑的说,"爷要杀你,你还有机会开口?"

对,杀她确实分分钟的事,算他狂妄得逞,苏小米气得彻底的无语了。

"嘘..."

突然,美男把手放在唇边,一声低沉而悠扬的凤鸣声从他的唇间缓缓溢出,大约一盏茶的功夫,便飞奔过来两匹骏马,美男和毛头小子两个人飞身上马。

苏小米以为他们两个要走,顿时一阵高兴,只是还没有等她高兴完毕,她就感觉身子一轻,整个人飞向天空。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等她回魂,发现自己已经被美男,老鹰拧小鸡一般的给带上了马背。

"驾!"

一鞭甩在马屁股上,马抬起四蹄,朝着竹林深处飞奔而去。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他们来到了一个小镇。

"找个客栈休息,明天再继续赶路!"

"是。"

毛头小子领命,超前一步去找客栈,找到客栈后又反转回来,带着美男来到他已经预定好的客栈。

美男带着她翻身下马,还没有等她站稳,美男手一松,她脚一软,就跌坐在地上。

真是没出息啊,玩一次空中飞人,还玩得手脚发软,浑身无力,太毁她的一世英明了。

"咕噜..."

这时,肚子还不适适宜的叫了起来。

她顿时给自己找到了借口,挽回了一点面子,原来她不是吓的,而是饿得手脚发软,对,一定是饿的。

既然面子挽回来了,她也就没有什么不好意思了。

于是她坐在地上,仰头看着威风八面的男人,"喂,我饿了,既然你不放我走,又拿走了我应得的银子,就先带我去吃点东西,算是你报恩了行不?"

"想吃?"美男冷睨着苏小米。

"嗯。"苏小米连忙点头。

"好。"美男爽快的答应了,一把拧起苏小米,"跟爷进去。"

"喂喂喂,就这样进去吗?"苏小米大喊着,怎么就感觉那么的不切实际呢。

他一身银色长袍,威风凛凛。

她一身夜行衣,怎么看怎么都不像好人。

又被他这样捆绑着,这不就是一个活脱脱的俘虏吗?

这样走进客栈,被人看见了,还以为她是江洋大盗,朝廷钦犯呢,以后她还要如何在江湖上混?

美男根本无视她的哀嚎,拧着她大步走了进去。

到了客栈之后,美男一甩手,"嗖"的一声,她就飞到了客栈的一根柱子前,只见他又是一甩手,她就被绑在了柱子上。

客栈里的人对这种把人绑在柱子上似乎早就司空见惯,所以根本没有引起任何骚动,都是该干嘛干嘛。

苏小米气得白眼直翻,你大爷的...这样恩将仇报,真的好么?

她一个顶天立地的女汉子,百草堂的天才神医,怎么就落得如此下场?

被骗到这个什么鬼地方来也就算了,好歹也给她一个好一点的出场吧?

不求绫罗绸缎,最起码也不要是夜行衣吧?

现在已经被美男误会成奸细了,不给她吃也就算了,还把她绑在这里丢人现眼,以后她想混迹江湖当个女侠什么的都没有人相信了。

但是,这两个混蛋的仇恨,她就是做鬼也不会忘记。

哪怕是到了阴曹地府,她也要找阎罗王讨回公道,不然就一把火烧了他的阎罗殿!

苏小米气得咬牙切齿,"老混蛋,小混蛋,你们最好整死我,整不死,总有一天你们会后悔当初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