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败家太子

    酒过三巡,北宫衍也有了一丝醉意,"小米姑娘,你们总是住在客栈也不方便,不如住到我那里去,我的院子很多,你们住在那里肯定比住在此处要舒服很多。"

这话苏小米相信,这个小小的客栈怎么可以跟太子殿比呢。

但是她不能去,那个皇城的城墙她可都看仔细了,这进去不容易,出来可就更难了。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所以她笑着婉拒,"多谢公子,我们只是暂时借住于此,等过几日我们便回老家,所以还是不去打扰公子的好。"

"你们要走?"北宫衍酒清醒了几分,他深深的看着苏小米,"你们能不能留下来?"

苏小米脸上带着一丝愁眉,"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也没有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家,留下来每天都吃姐姐辛苦赚的银子,我们于心不忍,所以还是准备早日离开。"

"只是为了银子?"北宫衍立刻笑了,"这个好办,你们要多少银子,我给你们送来,只要你们不离开夏都。"

苏小米顿时不好意思的说,"公子,我们萍水相逢,我怎么好意思用你的银子。"

为了留下苏小米,北宫衍连忙说,"没关系,我是自愿送给你们的,不用你们还。"

"真的吗?"苏小米心里暗自高兴,反正他是败家子,她不骗他的银子,他的银子迟早也会被别的女人给骗走。

"当然是真的。"北宫衍一个激动,就抓住了苏小米的手。

苏小米羞涩的缩回手,娇媚的瞟了北宫衍一眼,"其实我是想买下醉香阁,让我姐姐做妈妈,这样她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好,我帮你买下!"北宫衍想也不想就说道。

苏小米站了起来,盈盈一拜,"那就多谢公子,银子日后等我们醉香阁赚了,自然会还给公子。"

北宫衍连忙起身,扶住苏小米,"我说了送给你就是送给你,不用还了,只要姑娘你到我的府上陪我几日就行。"

"什么?"苏小米有点装不下去,她辛辛苦苦装了半天,这个太子怎么还要她去府上呢。

太子北宫衍看到苏小米脸上快要暴走的表情,不由的笑了笑,"姑娘别误会,我只是想要请你去府中小聚数日,并没有对姑娘有什么非分之想。"

苏小米有点犹豫了,如果小聚数日就能买下整个醉香阁,也是挺划算的,只是她还有事情要做。

于是她笑着说,"那你看这样好不好,等你把醉香阁的房契交到我的手上,我再去你府上小聚如何?"

"这个简单。"北宫衍说着朝他手下招招手,"你过来。"

他手下便走了过来,北宫衍便在他的耳边说了一些话,那个手下先是微微一愣,后就匆匆的离开了。

手下走后,北宫衍端起酒,"来,喝酒!"

苏小米不知道北宫衍刚才对手下说了什么,一直担心的看着门外,生怕他一个不高兴就叫手下带人过来,把她给直接绑走了。

毕竟人家是太子,权利通天,她个小老百姓,可不敢跟太子硬来。

就在这担忧之中,话也少了。

还好,那个急匆匆离开的人,很快就回来了,他把一样东西放到北宫衍的手中,就又跟桩一样的站在门口。

北宫衍把那个东西直接交给苏小米,"姑娘请看,这是什么。"

苏小米带着疑惑,打开那张折叠在一起的纸,一看,哦买噶,真的是醉香阁的房契。

为了分辨真假,她把房契推到小强面前,"哥,你看。"

小强接过来仔细看了看,在确认真的是醉香阁的房契之后,他不由的朝着太子看去,没有想到这个太子竟然真的为了博得他主人的欢心,把整个醉香阁给买了下来。

当他对苏小米说的时候,苏小米也很惊讶,这太子的办事能力也太强了吧,但是她还是不能去太子府。

苏小米把房契收了起来之后说,"多谢太子成全小女子,但是,我还是不能去。"

"为什么?"北宫衍用非常有趣的眼神看着苏小米,他很想知道她还能找什么借口。

苏小米故作歉意的说,"是这样的,既然公子已经买下了醉香阁,我是不是先要安排醉香阁的事宜,等小女子接管醉香阁之后,再去公子的府上可好?"

北宫衍双眉微微一挑,"哦,刚才你好像说,醉香阁是买来送给姐姐的,你把房契交给你哥哥,让你哥哥带给你姐姐,让她来接管便是。"

好像是哦,这么一来就真的没有她什么事了。

苏小米眼珠子转动了一下,依旧装模作样的说,"公子,你有所不知,我前几日得罪了姐姐,买下醉香阁也是想要跟我姐姐赔罪,所以我还是想当面去请罪,我想公子也不会在乎这么一两天对不对?"

"不对,我很在乎。"北宫衍说着又去拉苏小米的手,"我恨不得你现在就跟我走。"

"公子别这样!"苏小米收回手,在桌子底下踢了小强一脚,用眼神告诉他要么把太子灌醉,要么就马上送客。

这马上送客估计不太行,毕竟这里是太子的地盘。

最后小强给太子的小盅换成了大碗,倒了满满一大碗,"这位公子,你对我妹妹的好,我这个做哥哥的看在眼里,你说得对,剩下事交给我们就行,来喝酒!"

北宫衍看着面前的大碗,突然笑了起来,"哈哈哈...你们不会是想把我灌醉,好趁机跑走吧。"

被北宫衍看穿了小心思,苏小米赶紧捂脸,在桌子底下又踢了小强一脚,这个家伙做的也太明显了,真是太不会骗人了。

随后抬起头对着北宫衍一笑,"哪里哪里,我哥是个粗人,不懂这些,他是一高兴就会用大碗喝酒,不然不够痛快,公子你说对不对。"

北宫衍沉思了片刻,笑了笑,"嗯,姑娘说得也是,那就大碗喝酒,来,干!"

北宫衍爽快的把碗端起来,一口饮下,然后豪气的一抹嘴,和江湖人一般无二,而且还毫无一点醉意。

苏小米懵了。

刚才他用小杯喝的时候明明有几分醉意了,怎么现在换成了大碗,反而不醉了呢?

奇怪,奇怪,真奇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