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等于废物

    苏小米带着一丝好奇和兴奋的想着,大脑也开始天马行空的脑补起来,想着各种可能,脸上一会儿露出惊恐刺激的表情,一会儿又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完全忘记了她的对面还坐着风轻寒。

风轻寒看着对面脸色千变万化的苏小米,淡漠的眼神里参杂着一丝复杂。

"喂,风轻寒..."苏小米在脑补之后,看向风轻寒,带着好奇心,试探的问道,"我听人说,你在月圆之夜会...啊..."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苏小米的话还没有问完,只见风轻寒抬手轻轻地一挥,苏小米便晕了过去。

"进来吧!"风轻寒看也没有看晕过去的苏小米,而是淡淡的对着空气中说。

"主上!"房间里貌似凭空多了一个人,只见这人一身黑衣,带着一个鬼面具,单膝跪在风轻寒的面前。

"鬼离子,你去查一下这个女人的来历,为什么可以住在这里,还有..."风轻寒说着看向苏小米,双眼微微眯了一下,"再去查一下今晚的那些人是不是跟这个女人有关。"

"是!"鬼离子说着瞬间消失在房间里,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不一会,鬼离子就去而复返,把打听来的消息告诉了风轻寒,风轻寒听完之后,面无表情,轻轻地挥挥手,"下去吧。"

这次鬼离子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跪地请缨,"主上,这个女人是冲着你来的,还是让属下悄悄地处理掉她吧?"

"下去!"风轻寒冷声轻喝,"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动她,我倒是想要看看这个女人有没有本事从我这里拿走麒麟扣。"

"是,主上!"鬼离子虽然有一肚子的话,却不敢说出来,最后还是带着一丝担忧,闪身离开了。

...

天色微亮,小强便带着苏小米所要的草药回来了,跟着他一起来的还有小春子。

小春子见他的爷又受伤了,十分难过,眼泪在眼眶里值打转,恐怕只要稍稍的眨一眨眼睛,眼泪就会掉下来。

"收回去!"

一声冷喝,小春子立刻把眼泪给收了回去,"爷,怎么才离开我一会你就变成这样了?"

"死不了!"

"爷,你每次都这样说,可是你知道吗,每次我看到你受伤就会很心疼。"

"噗..."

不能怪她,她听到他们两个的对话,就跟一对深爱的小情人一样,她实在的忍不住。

只是她这声不怀好意的笑遭来了风轻寒的白眼,苏小米耸耸肩,毫无歉意的把笑收了回去。

又和上次一样,苏小米在草药煎好之后,滴了三滴她的血,小强非常奇怪,却又不好问。

风轻寒喝下了带着苏小米血的草药,不一会就感觉神奇气爽,心口也不痛了,手脚也有力了,甚至感觉自己的内伤都跟着好得差不多了。

他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苏小米,她开的药方他也看过了,就是一些平常见到的药材,还有一些补药,按理说,吃下去不会好得这么块。

苏小米又替风轻寒把了一次脉之后,微微点头,"嗯,你的伤已经控制住了,再调养一段时间就回恢复正常了。"

"..."风轻寒静静地看着苏小米,等着苏小米跟他开口要麒麟扣。

哪知道,苏小米却说,"你们走吧,下次我可不会再免费为你治疗了。"

"爷。"小春子上前一步,扶起风轻寒,风轻寒深深的看了苏小米一眼,转身离开,走到门口,顿住脚步,回过头说,"你准备就这么让我走了吗?"

"不然呢?"

苏小米狠狠地翻了一个大白眼,他那么小气,麒麟扣不肯借,银子也不肯给,就连有些话都不要她问,看着就来气,她还留这个人在这里做什么?

风轻寒突然伸手入怀,从怀里拿出麒麟扣丢给苏小米,"只借一天,一天后请毫无损坏的归还!"

"啊!"苏小米接在怀中,拿起来左看看右看看,也不过就是一块普通的墨玉而已。

"爷..."小春子没有想到爷会把麒麟扣就这么轻易的给了苏小米,担心的看看爷又担心的看看苏小米手中的麒麟扣。

苏小米翻来覆去的研究了一番之后,问小强,"这个就是传说中的麒麟扣?"

"是的,主人。"

看着人人想要得到的麒麟扣,苏小米不由瘪了瘪嘴,鄙夷的说,"这麒麟也没有什么特别嘛,为什么那么多人为了它杀来杀去的,真没有意思!"

小强擦了一把冷汗,解释道,"主人,这麒麟扣代表权势。"

"我知道!"苏小米白了小强一眼,"你跟我说过,要两块放在一起才有用,所以这一块也就等于是个废物。"

"..."风轻寒一口气没有上来,差点又吐血了,还没有人敢说半块麒麟扣是个废物。

小春子立刻给他的爷顺气,"爷息怒,苏姑娘只是不懂,她要是知道这半块麒麟扣的厉害,也就不会这么说了。"

"切,不是吧,说一句实话也能气成这样,我看你不用别人下毒害你,每天气你一次就能把你给气死了。"苏小米白眼一翻,把麒麟扣丢还给风轻寒,"给你,小气鬼。"

"主人..."小强有点想不明白了,不是说好一天后再还的吗,主人怎么现在就还给他了。

苏小米则拉着小强说,"我只是好奇而已,现在看也看过了,留着干嘛,算了,还是我们走吧。"

这下连风轻寒也搞不懂了,这个女人千方百计的靠近他就是为了"看看"这个麒麟扣?

苏小米反过来把小强给拉走了,留风轻寒拿着麒麟扣呆在那里半天都没有动一下。

"爷,爷..."小春子摇了摇风轻寒,才把风轻寒给唤醒。

风轻寒收好麒麟扣,看了小春子一眼,"你去跟着他们,别让他们发现。"

"是,等我送你回去之后就去。"

"不用,你现在就去。"

"可是..."

"爷还死不了!"

又是这句话,这句话小春子都听了很多年了,爷是死不了,但是他的心都快要碎了,如今,爷受的伤越来越重,中的毒也越来越深,真不知道日后还有什么等着爷。

不管小春子是多么的担心,还是被风轻寒给赶走了。

苏小米和小强离开之前,又去找法明大师告别,法明大师别有深意的看了苏小米一眼,扶了扶胡须,"姑娘,你就打算这么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