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生死关头

    本来还以为是小强跟风轻寒打了起来,哪知道根本不是那样,而是风轻寒和小强被人围在中间,两个人是并肩对抗外敌。

风轻寒本来就已经受了很严重的内伤,加上晚上又跟小强用内力对持了一番,现在被人围攻,也是一只手捂住心口,和小强背靠着背,跟黑衣人周旋。

十几名黑衣人蒙面劲装,个个眼神冰冷,毫无温度,宛如来自地狱的死神,出手也是招招必杀。

"他们是谁?为什么要追杀你?"小强头也不回的问风轻寒。

风轻寒冷笑一声,"哼!还不是跟你们一样,窥视爷身上的麒麟扣。"

小强一声冷哼,"我们可跟他们不一样,他们是要你的命,我的主人只是想要借你的麒麟扣几日,几日后便还给你。"

风轻寒再次冷笑,"废话,爷的命跟整个琉璃国比,谁更值钱,你们要借爷的麒麟扣,还不如直接来取爷的性命。"

生死关头,他们还有心情在这里斗嘴,黑衣人怒了。

只见其中一人一挥手,其他的人全都拿着武器朝着风轻寒和小强攻击而去,"乒乒锵锵"的声音再一次在黑夜里响起。

小强赤手空拳,风轻寒手中虽然有剑却伤得不轻,而那些黑衣人来势汹汹,武功也都不弱,他们两个一时也难以取胜。

苏小米看不下去了,摸了摸身上的银针,然后快速的跑下楼,站在门口大喝一声,"都给我住手!"

这样一声清脆的吼叫,在这寂静的黑夜里显得特别的响亮,就连那些打斗的人也都微微一震。

但他们在看到苏小米之后,顿时选择无视,继续攻击风轻寒和小强。

小强看到自己的主人突然跑出来,十分的担忧,这么担忧之下,手上的动作便缓慢了一些,差点就被对手给伤到了。

苏小米看到黑衣人无视她,还伤了她的人,是可忍孰不可忍,她气得大吼着,朝人群中冲去。

"吼...吼..."

疯狂的吼声打破了这原本属于宁静的夜,也打破了那些黑衣人的无视,其中一人已经惊讶的睁大眼睛,倒在了地上。

他身边的人还没有搞清什么状况,也就这样倒在了地上。

剩下的黑衣人不敢再无视苏小米,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一人抱起一个倒在地上的人,消失在夜色里。

"吼...吼..."

苏小米余怒未消,想要去追,发现自己根本飞不起来,她恼怒的跺跺脚,恨不得自己生出一双翅膀来。

敢伤她的人,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下次别给她见到,见到了非用毒针毒死他们不可!

"主人,主人..."小强轻唤两声,把愤怒的苏小米给唤了回来。

苏小米看向小强,脸上的愤怒即可转换为关切,"小强,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伤到你哪里?"

被主人关心,真的好幸福,小强幸福的摇摇头,"我没事,只是风轻寒伤得不轻。"

苏小米睨了风轻寒一眼,眼神中写满了活该,但是手却伸到风轻寒的面前,替他把脉。

这么一把脉,顿时吓了一跳,"哦买噶的,你在离开我们之后到底遇到了什么?"

这不只是内伤,还有中了很深的毒,真是无法想象,这世上到底有多少人想要他死啊,估计他连睡觉都得睁着眼看吧。

唉...人活成他这样,也真是太累了!

风轻寒沉着脸,不愿意说。

苏小米深深的叹息一声,"算了算了,你不愿意说就算了,我也懒得听你的故事,小强,把他扶到你的房间,我看在大家相识一场,就打个折,治疗费就收一百两银子好了。"

"是。"

小强把风轻寒扶到了二楼,风轻寒一直黑沉着脸不说话。

苏小米看到他一副欠抽的脸就来气,"你干嘛老是这样黑着脸,你不肯借麒麟扣就算了,难道你连一百两银子也舍不得吗?"

风轻寒这才勉强的看了苏小米一眼,只是依旧没有说话。

苏小米没好气的睨了他一眼,"把手伸出来,大不了这次给你免费,下次你得双倍。"

风轻寒不动,苏小米给了小强一个眼神,小强立刻会意,把风轻寒的手拿到桌子上。

苏小米再仔细的替他把脉之后,只摇头,"这谁真是特么的心狠啊,竟然用这么阴毒的招数,你就算不死,恐怕这身子骨也会越来越弱,甚至都无法跟女人亲近,只怕要断子绝孙了!"

风轻寒听苏小米越说越不像话,手一抖,就把苏小米的手给甩开了,"爷不需要你治疗,你们从哪里来给我滚回哪里去!"

"哟,你还以为我跟你开玩笑呢?"苏小米不由冷笑一声,"我告诉你,你再这样执迷不悟的受伤下去,就连神仙也救不了你。"

"那是爷的事!"

苏小米鄙夷的翻了一个白眼,"切,爷,你这样说话累不累,你这样活着累不累,你这样做人累不累,我要是你,就来灵虚寺做和尚算了,至少不会有人天天想着怎么害你!"

风轻寒又沉默了,他何曾没有想过,来灵虚寺做和尚,可他是风轻寒,不是其他人。

"好了,小强,我知道你是找草药能手,我给你开个方子,你立刻给我下山去抓药,务必在天亮之前把这些药草全部准备齐。"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天亮之前?"小强有些为难了,"那个时候药铺都还没有开门,你让我去哪里找药?"

"也是哦。"苏小米挠挠头,"那怎么办?他身上的毒已经再侵蚀身体了,要是毒进入五脏六腑,真的是神仙也救不活了。"

风轻寒从身上摸出一块令牌,丢给小强,"你拿着这个进皇城,去找小春子。"

看到能进皇城的令牌,苏小米的眼睛顿时一亮,连忙给了小强一个眼神,小强立刻会意,收起令牌,"好,我去去就来!"

小强走后,苏小米和风轻寒就大眼瞪小眼,互看不顺眼!

皎洁的月光透过竹林梢头,温柔,幽静地的从窗口照射进来,打在风轻寒的脸色,给风轻寒增添了一丝神秘的色彩,同时也让苏小米想起了小强所说,月圆之夜,风轻寒会变成一只嗜血如命的狼。

这还有两天就是中元节,到时候风轻寒真的变成了狼...会是什么样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