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香君姑娘

    苏小米骂的痛快,却把那个文绉绉的公子给骂得一愣一愣的,他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好心不让这位贤弟随便去醉香阁那种地方,错了吗?

刚刚贤弟还是一副柔软的模样,怎么一开口就跟个泼妇骂街一样,有失斯文,有失斯文!

文绉绉的公子惋惜的摇了摇头,走了,

却把苏小米给气得直翻白眼,这些人的思想怎么都那么的龌蹉,以为去醉香阁的人都是跟他们想的那样吗?

竟然还想带她回家,想要包养她吗?

切!她有的是银子,何必要别人包养,她一个人自由自在多痛快!

真是的,全都是迂腐!迂腐!

这时,一个面带微笑的翩翩佳公子走了过来,一手背在身后,一手伸出折扇,拦住了苏小米,"这位...公子,请留步。"

苏小米没好气的看了这人一眼,只见此人一身锦绣长袍,雍容华贵,气度非凡,风度翩翩,相貌堂堂,看起来很有教养。

对于这样的高富帅,苏小米向来都不拒绝,毕竟他们口袋里的银子多,也许可以弄个千儿八百的银子来用用。

于是她顿住脚步,嫣然一笑,"不知这位公子,你这样拦住我有何贵干?"

她这么一笑,笑得春花灿烂,把高富帅给笑得不由愣了一下,呆呆的看着她的笑容,一时忘记了他上来拦住她的目的。

但是很快,他就回过神来,也跟着笑了笑,"原来这位公子竟然是一位..."姑娘。

"姑娘"两个字他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话语间的意思已经很明显。

苏小米见身份被识破,便收回笑容,双眼一瞪,"有话快说,没话快走,本公子可是按秒收费,你耽误本公子这么久,收你一百两银子,你没有意见吧?"

"哈哈哈..."高富帅仰头大笑起来,"我是来给公子你带路的,要是这么算,你应该付我多少银子?"

"切!"苏小米没好气的睨了他一眼,"本公子又没有要你带路,但是你耽误了本公子,这是真实存在的,你要是还不快点走开,一百两就变二百两了!"

"二百两?"高富帅又是一笑,"只要...公子你愿意跟我走,别说二百两,就是一千两,我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跟你走?给一千两?"苏小米有点心动了,她又换上了一副笑脸,连忙拉住高富帅的手臂,"好,我跟你走,你带我去醉香阁。"

有人愿意带路,还愿意给银子,何乐而不为。

实话说,干大事者不拘小节,她又何必在乎这人是什么来路。

"哈哈哈..."高富帅看着靠近他的苏小米,心情似乎超级好,"我给你银子可不是要带你去醉香阁,我要带你去另一个地方,你愿意去吗?"

你大爷,说话不能一次性说个明白,害得她白高兴一场,她是爱银子,可不是什么银子都要的。

苏小米立刻又拉长了脸,放开高富帅的手臂,后退一步,没好气的看着他,"你要带我去哪里?"

"去哪里当然是我说了算。"

"不去!"苏小米想也没想就拒绝了,"要是你把我给卖了,我只拿了你一千两银子多不合算,像我长得这么好看的公子,这世间能有几个,就算要卖,最起码也得...反正你买不起!"

说着,苏小米转身就跑,这夏都里的人思想怎么都这么坏,不是迂腐就是色狼,还是她家的小强好。

看见苏小米跑远的背影,男子笑了笑,"有趣!"

"太子殿下..."一个太监模样的老公公走了出来,站在太子身边,看了眼跑远的苏小米,提醒他该走了。

"走吧。"太子殿下收回目光,"找人查一下,她是谁家的女儿,去醉香阁干什么。"

"是,回宫之后老奴立马派人去查。"

"什么回宫,现在就去查。"

"是。"

...

夏都的醉香阁,建立在最豪华的地段,这还没到天黑,醉香阁就已经是热闹非凡。

苏小米看着如此热闹的醉香阁,不由微微蹙眉,如果可以选择,她真的不想进去,也不知道小强被他们怎么样了。

"唉!"苏小米叹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这才高昂着头,跨步走了进去,刚到门口,就被站在门口的姑娘拉住,娇滴滴的说,"公子里面请!"

苏小米在姑娘的脸上捏了一把,然后又摸了摸姑娘的手说,"我是香君姑娘请来的客人,还请这位姐姐带路。"

那位姑娘脸上的笑容顿时冻结,不好意思的说,"原来你是香君姑娘的客人,楼上请!香君姑娘已经等候多时了。"

苏小米被人直接带到香君姑娘的房间,房间里只有香君姑娘一个人,她看见苏小米,脸色一沉,"紫烟,风轻寒已经进宫,你却没能完成任务,你准备要什么责罚?"

风轻寒进宫了?

苏小米得到这个消息暗自高兴,她还准备叫小强去查风轻寒去了哪里呢,原来是进宫了,真好,果然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只是,要怎么处理现在的问题呢?

又要怎么把小强毫发无损的救出来呢?

苏小米不由暗暗擦了一把汗,试探的说,"香君姑娘,你不会是认错人了吧,你我素未平生,更别说什么任务了。"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紫烟..."香君猛然喊了苏小米一声,在苏小米还没有反应过来,突然出手,攻击苏小米。

"啊!"苏小米尖叫一声,闭上眼睛,缩了缩脖子,用手抱住头,任由香君攻击过来,毫无抵抗之力。

香君的手停在苏小米面前一寸远的地方,不敢相信的看着苏小米,"你的武功呢?为什么全都没有了?"

苏小米见她的脑袋保住了,这才睁开双眼,只是双腿还没有出息的颤抖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真的不是什么紫烟,我叫苏小米,如有半句假话,天打雷劈。"

说着,她还胆颤心惊的看了看天,生怕真的来一个什么天打雷劈。

谁知道那个老混蛋是不是又想玩个什么新把戏,也许真的给她按一个什么特殊身份,来折腾她,就是嫌她还不够惨。

"不是吗?"香君突然伸手在苏小米的脸上拧了一把,"这脸是真的,为什么又感觉哪里不对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