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冷血硬汉

    虽然他不是神医,但是他知道,被捆绑的那个女孩说得对,伤口真的不能用生水来清洗,最好的方式是用酒。

可在这里,哪里能找到酒呢。

苏小米看出来毛头小子的犹豫,觉得有戏,连忙又说,"我有办法,但是你们得先放开我。"

"爷..."毛头小子不敢做主。

"继续!"美男声音平淡又冷漠,根本就当苏小米是个透明人,对她的话一个字都不信。

"是。"毛头小子这才在犹豫又犹豫之下,继续用沾了生水的布衣,小心翼翼的擦拭着男人的伤口。

整个过程中,男人是哼也没有哼一声。

仿佛这不是在擦拭他的伤口,而是在给他搓背一般。

这种硬汉子的形象,在苏小米的心里,顿时高大上了一层,她也越发的佩服起这个男人来。

不过,既然这个男人不肯相信她,给他吃点苦头也好,到时候无法医治的时候,再来找她,她可就要开天价了。

伤口擦拭好之后,毛头小子又拿出一把短刀,颤颤巍巍的说,"爷,我要动刀子拔箭了,没有麻沸散,会很痛,爷要是忍不住就叫出来。"

"动手!"男人的声音一层不变,依然平淡冷漠,貌似这箭根本不是在他的背上。

毛头小子把刀放在自己的衣服上擦了擦,自我感觉很干净之后,才对着有箭的地方,准备下刀子。

苏小米再一次没有忍住的开口,"喂,你这一刀子下去,你家的爷就是铜墙铁壁,也会受不了的。"

这一出声,毛头小子的手一个颤抖,刀子就掉在了地上。

男人怒了,抓起手边的剑,看也不看,"铮..."的一声,就朝着苏小米扔了过去。

"啊..."

苏小米吓了一跳,连忙闭起眼睛,好半天之后,没有感觉到自己哪里痛,这才敢睁开双眼。

一看,剑刚刚好插在她的脚边,不近不远,刚才可把她小心肝吓得差点跳出胸膛。

等她彻底回神,超级不爽,"喂,我是好心好意提醒你们,你们不承我一个情也就算了,还想要恩将仇报?"

"哼!"男人冷哼一声,阴森森的说,"你最好闭嘴,否则下次剑就不是在你脚边了。"

厄?

他都没有回头,怎么知道剑就在她的脚边,难道他背后也长眼睛了?

好吧,她遇到了极品,她闭嘴还不行吗?

苏小米气得白眼一翻,不再说话。

毛头小子再次拿起刀子,清洗干净,下刀前,下意识的看了苏小米一眼,苏小米转头看向天空,表示她不会再开口了,这个人是死是活,管她P事。

毛头小子小心翼翼的下刀拔箭,一寸一寸的深挖,男人硬是一声不吭。

这叫苏小米貌似看到了什么怪物,不由的睁大了双眼。

你妹啊,她真是彻底的服了!

麻药也不用,直接下刀子,这样都不吭声,这还是人吗?

简直比铜墙铁壁还要硬。

反正她也回不去了,以后有机会得好好的研究研究这个美男的构造,说不定以后她还能发明一个同款的。

毛头小子小心翼翼的挖了一会,便大汗淋漓,再也不敢下手。

此时,伤口已经见到骨头,那种骨肉分离的痛,只要是有感觉的人,都会受不了。

就连苏小米这样看着,心都揪到一起去了,她看了一眼放在脚旁的剑,眼睛一亮,连忙又看了男人一眼。

这个时候,男人应该是没有精力再顾及她了吧,不如...

想到这里,苏小米轻轻地朝着剑边挪了挪,背对着剑,眼睛一眨不眨,戒备的看着男人,手在身后偷偷地上下磨割。

"嘣。"一声细微的响,捆绑她的绳子被割断,苏小米心中一喜。

在确定没有被男人发现之后,她悄悄的拿掉绳子,抬手在自己的身上摸了摸。

摸出了两枚银针,她顿时笑了。

"嗖嗖..."

两枚银针从她的手指中飞出,一枚准确的打在毛头小子的麻穴上。

毛头小子睁大眼睛,傻了。

想要提醒他的爷,只是已经说不出话来。

当然,苏小米也没有给他多余的时间通知他的爷,另一枚银针已经在同一时间,打进男人的麻穴。

"你..."男人只说了一个字,跟着毛头小子一起倒了下去。

"哼!小样,敢跟姐斗,你们还嫩了点!哈哈哈哈哈..."苏小米得意的笑着,朝着他们慢慢的走过去。

倒地的两个人都瞪着眼睛看着她,完全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苏小米在他们身边蹲了下来,晃了晃手中的银针,"知道姐是干什么的吗?说出来吓死你们。"

随后想了想又说,"算了,就你们这些鼠目寸光,孤陋寡闻的人,说出来也是浪费时间,我就不跟你们废话了,你们不是不相信我的医术吗,今天我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神医!"

苏小米说着,又在男人身上扎了两针,然后才扶起男人。

这个男人看起来很厉害,她怕一根针管不了多久,所以多扎几针,以求保险。

再说,不多麻醉一些地方,这样直接下刀子,就算是这个男人能忍,她也不忍心。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欠他的,竟然会对这个想要杀了她的男人动了恻隐之心。

准备好一切之后,她看了毛头小子一眼,"你们有没有火?"

她从书上看过,古代人有钻木取火,石敲取火,先进一点的就是火镰和火折子。

前两种她肯定是不想用,也不会用,后面两种她又没有看过,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毛头小子的穴道被她封住了,不能说话不能动,对于她的问话也就眼巴巴的看着。

苏小米看到毛头小子的样子,才想起来他不能说话,顿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个,如果你身上有就眨一下眼睛。"

毛头小子非常努力的眨了一下眼睛。

苏小米微微点头,把手伸进毛头小子的怀里,摸出了好几样东西。

有银子,金疮药,和火石等。

不顾他们怨恨鄙夷的眼神,把银子收进自己的怀里,不客气的说,"这些就算是你们的医疗费。"

收好银子她拿起火石问道,"这个怎么用?"

当然,没有人回答她,她不由叹了一口气,"算了,就不给你用火消毒了,我的口水就够了。"

说着,苏小米鼓了鼓嘴,然后"呸"的一声朝着美男的伤口就吐了一大口口水。(未完待续)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