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不许说话

    "啊!"苏小米吓了一跳,直接把魔镜给扔了出去,好半天才回神,又小心谨慎的把魔镜给捡了回来,小心翼翼的说,"魔镜啊魔镜,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吓我?"

"主人..."

这次的字明显的小了很多,也没有那么红了,苏小米那颗吓得乱跳的心终于平息了下来,试探的问,"是不是老混蛋有什么指示?"

"主人,我是想要告诉你,你要变强大。"

"要变强大?为什么?"

"天机不可泄露,否则我会粉身碎骨。"

"..."苏小米顿时满头黑线,话是它要说的,又只说了一半,还不如不说呢,真是的,一个两个都跟那个老混蛋一样!

"好吧,我不问天机,那你告诉我怎么从这里走出去,这个总行了吧?"

结果魔镜只出现微弱的"主人"两个字,就再也没有反应了。

苏小米气得想要把魔镜给摔死,最后还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把魔镜收进了怀中。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她努力的使自己冷静下来,看了看四周,想起了风轻寒刚才的话,按照五行走。

五行她知道啊,金木水火土,只是这里的什么东西是代表金木水火土的呢?

她摸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难道她现在所站的位子是水?

这么一想她心头一喜,准备试试。

水生木,木生火,木就是这些树了,那么她是不是得先找到火的位子才能走出下一步,可是,火在哪里呢?

她抬眼四处观看,顺着刚才走的路又仔细的走了一遍,一边走,一边细心观察每一个可能是生门的位置。

终于,在走第三遍的时候,她发现有一处不同,那就是,有一颗树上的叶子竟然有一半是红色,她刚才怎么都没有注意到呢?

她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就代表着生门,但是她决定试试。

苏小米来到那颗树前,伸手摸了摸那棵树,然后围着那颗树转了一圈。

结果,面前的景色突然的就又转变了,树林变成了一片果林。

果林?

苏小米抬眼看去,有红红的石榴,有红红的水蜜桃,还有红红的火龙果,不管是什么果子,哪怕是葡萄,也都是红色的。

早已饿得饥肠辘辘苏小米,看见这些果子忍不住的吞了一下口水,她心里知道,这些果子肯定不是那么简单的。

可果子的阵阵香味,却不容她这么想,只把她肚子里的馋虫勾得直翻滚,害得她心里痒丝丝的。

她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每一个看起来都很好吃的样子,苏小米纠结了,她到底要不要吃啊?

不管了,还是先吃了再说,反正生死各半,如果她不死,再去找生门。

这么一想,她就伸手去摘果子,只是手都还没有碰到果子就听到有人大喊,"住手!"

苏小米不由的缩回了手,看向来人。

我去,怎么又是他,真是阴魂不散,她怎么就遇不到小强或者小春子呢,偏偏每次都是遇见他,还真是"有"缘啊,哼!

苏小米斜了他一眼,准备不理他,继续摘果子,手刚刚碰到果子,风轻寒一个飞身向前,抱着苏小米就飞了出去。

苏小米觉得这个家伙有点大惊小怪的,不由翻了一个白眼,他的动作要是稍微慢一点点,她就能摘到果子了。

她瞪了风轻寒一眼之后,又朝着那些果子看去...顿时吓出一身冷汗,果园里哪里还有果子?

只见那些本来是果子的东西,全都变成了盘在那里的蛇。

苏小米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这一个两个不可怕,可这满园子都是实在是叫人渗得慌。

还好风轻寒及时赶到,及时带着她离开,不然她没能吃到果子,却变成了这些蛇的美食了。

她不由感激的看了风轻寒一眼,真心的说,"谢谢!"

风轻寒根本不跟她客气,更是无视她的感谢,只是冷冷的睨着她,淡漠的问,"你是要跟我一起走,还是一个人走?"

"当然是...跟你一起走。"

笑话,她哪里还敢一个人走,这个地方太可怕,她可不想一个人在这里瞎转悠,更不想成为这些怪物的腹中餐。

"我有个条件。"

风轻寒睨着苏小米,意思很明显,先讲好条件,才能带着她一起走,否则,就留她在这里自生自灭。

苏小米翻了一个白眼,"说吧,什么条件?"

"从现在开始闭上你的嘴巴,不许说话,直到走出这里为止。"

你大爷的!叫她闭嘴,她又不是哑巴。

"那个,万一,我看到可怕的东西能不能叫?"

"不能。"

"那个,万一我看到有危险能不能提醒你?"

"不能。"

"那个,万一..."

"不能!"

苏小米还没有把万一什么说出口,风轻寒就狠狠的拒绝了,她恨恨的瞪着风轻寒半天,瘪瘪嘴,很委屈的点点头,"好吧。"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些道理她都懂。

见她同意了,风轻寒一句话不说拉住她的手就走。

手突然又被这个家伙给牵了,苏小米很是不爽,刚想说话,风轻寒就冷冷的一个眼神瞟了过来,手也跟着松了一下。

她连忙把嘴闭紧,双手紧紧地拉住风轻寒的手,生怕他要松开。

风轻寒这才满意,牵着她继续往前走。

在经过几番波折之后,风轻寒和苏小米终于走出了这片怪异树林。

小强和小春子早就在树林外焦急的等候,小春子几次要回去找他的爷,都被小强给拉住了。

这能走出来已经很不易了,要是还返回去就更加难了,两个人为了这事一边争吵,一边打架。

看起来小春子根本不是小强的对手,但是却又不会输掉,两个人就这么较量着,手脚不停,嘴巴也不停,说一些无伤大雅的话。

当他们看到风轻寒和苏小米安全出来之后,全都住了手。

特别是小春子,看到他的爷顿时喜极而泣,飞奔向自己的爷,"爷,你怎么才出来,我都担心死了。"

"我没事。"风轻寒连忙伸出手挡住小春子,以免小春子扑进他的怀中。

看到他们两这么恩爱的一幕,苏小米眉毛一弯笑了,笑得很...反正也只有她知道这其中的意思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