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冰火相碰

    想了想,她又伸手去碰他的脸,风轻寒头一偏,避开了。

见风轻寒避开了,苏小米生气了,她双手抓住他的双臂,不爽的瞪着他,"喂,你别动,我要看看你是不是幻觉!你这样动来动去的我要怎么看?"

风轻寒冷着脸,拍开苏小米的手,"别闹了,再闹我们今天都要被困在这里。"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嘶...有点痛!"苏小米突然笑了,"痛就是有感觉,有感觉就代表你是真的,好,我相信你,你说我们要怎么离开这里?"

风轻寒抬眼扫了扫四周,"现在,我要根据五行走,你要拉着我的手,不要走散,也许我们能在天黑之前走出去。"

"拉着你的手?"苏小米有点不太愿意了,她才不要拉着这个家伙呢。

她斜眼看着风轻寒,很怀疑这个家伙是不是想要趁机占她的便宜,虽然这个家伙美得触目惊心,但是她又不是什么超级花痴。

何况,她已经有心上人了,所以,她非常不乐意跟这个家伙做出如此亲密的动作。

风轻寒淡淡的睨了她一眼,"不要胡思乱想,我对女人没有兴趣,特别是你这样的女人。"

"啊?"苏小米眨巴眨巴双眼,顿时来兴趣了,双眼立刻冒出两个字"八卦"。

"这么说你是喜欢男人了,哈哈,喜欢男人好,我最喜欢看基友了,哦,基友你大概不懂吧,基友就是男人喜欢男人,用你们的话说就是断袖之癖,养男宠之类的,嘿嘿..."

苏小米意味深长的奸笑两声,眼睛发亮,"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小春子?小春子长得细皮嫩肉的,看起来又那么温柔可人,很适合做男宠哦。"

"闭嘴!"风轻寒顿时满头黑线,嘴角也不由的抽搐了一下,非常嫌弃的睨了苏小米一眼,牵起她的手,冷冷地说,"跟我走!"

"哦。"苏小米这次没有拒绝,而是非常高兴的跟在后面走,双眼却直直的盯着风轻寒,大脑里想的都是他跟小春子在一起的情形。

小春子看起来就是个弱受,绝对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

想着想着,她就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光胡思乱想也就算了,她又不知道是哪根筋突然不对劲,竟然伸手在风轻寒的手背上摸了一把,脸上还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神情。

风轻寒无法淡定了,不由黑沉着脸冷睨着苏小米,"你最好不要乱动,也不要乱想,爷是风轻寒,不是叫什么柯。"

"柯?"苏小米顿时愣住了,看向风轻寒,"你什么意思?你怎么知道柯的?"

"哼!"风轻寒冷哼一声,不再回答。

苏小米激动了,她一把抓住风轻寒,吼道,"说啊,你是怎么知道柯的,是不是你把柯给藏起来了?快点告诉我,你把他给藏在哪里了?"

"放开!"风轻寒冷睨着她,眼底直冒寒霜。

"你不说我就不放!"苏小米心中有火,怎么可能怕这么一点点寒霜。

"放开!"

"不放!"

"放开!"

"不放!"

两个人一时就这么僵持住了,风轻寒眼神里的寒冰越来越厚,似乎要把苏小米给冻结起来。

而苏小米的眼神里的火也是越烧越旺,貌似要把风轻寒给一把火烧死,这冰火相碰,谁也不怕谁,谁也不认输,就这么眼睛对着眼睛,互相瞪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风轻寒一个用力,猛的推开苏小米。

苏小米一个身形不稳,跌坐在地,刚想爬起来,场景突然又换了,这次连风轻寒也不见了,苏小米彻底的吓傻了!害怕了!

她现在什么心情都没有,连哭带喊,"小强,风轻寒,小春子,你们在哪里啊?"

风轻寒也没有想到自己会突然的变得如此的不冷静,推开苏小米实属无心,害得她失去了踪迹他也很着急。

他张了张嘴,想要喊一声,却发现,他连她的名字都还不知道。

他摸了摸怀中的密函,又看了看这片树林,要是给他一些时辰,他完全可以走出去的,只是那个女人就危险了。

但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他犹豫了,不知道是先出去送密函,还是先找到这个女人。

苏小米哭喊了一会之后,见无人应她,她只好爬起来,擦干眼里,准备凭借自己的力量走出去。

突然,她想起了那个老混蛋的话,"这个手镯,价值连城,必要时还可以救你一命..."

不如试试?

她举着手镯在空中晃啊晃啊,"手镯手镯,你能告诉我怎么走出去吗?"

谁知道手镯一点反应都没有,苏小米生气了,老混蛋果然没有那么好心。

她气得抬头对着天空大骂,"老混蛋,你是要把我困在这里吗?你不是说关键时刻这个手镯可以救我吗?现在就是关键时刻,你TMD快点显灵啊!"

手镯依然没有反应,天空却有反应了。

只听见"咔嚓"一声,一道带着雷声的闪电直朝着苏小米劈了过来,苏小米吓得连忙收回手,抱着头,生怕被雷劈。

就在这时,她所在的上空"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

苏小米感觉到雨水滴落在身上,放开手,抬起头,看向天空,一声感叹,这路还没有找到,天就下雨了,难道这天要灭了她吗?

要想灭她就痛快点,别这样要死不活的折磨她。

苏小米这么一想,火气就上来了,这火气一上来,她就什么都不顾了,看见路就走,管他十万八千里呢。

谁知道,她乱跑一通之后发现自己还在原地。

难道是鬼打墙?

苏小米一屁股坐在地上,生气看了看天空,然后往地上一躺,"老混蛋,我不跟你玩了,你想困死我就困吧,你想劈死我就劈吧,我累了,先睡一会!"

就在她闭上眼睛准备睡觉的时候,怀里的镜子突然掉了出来。

苏小米拿着镜子坐了起来,把镜子左右看了看,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魔镜啊魔镜,你说老混蛋让你把我带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到底想要干什么?"

她本来只是随口说说,没有想到魔镜上突然出现了两个血红的大字,"主人..."(未完待续)